第231篇:秘密組織

日期:2016-11-25,農曆十月二十六,星期五
地點:不敗魚排
開始時間:10:20
結束時間:17:20

毒王的絲立

毒王的絲立

「所有風球除下,917最後召集,未報名的快手!」九月份中秋搞了局「大潭筏試」,比試前夕在群組最後召集。

「毒王,今晚是買筏竿的最後機會。」筏狂說,還發了張「黑鯛仙人II」型號的相片出來。

不過那局,最後還是用了手絲。

「星期五有興趣上排嗎?」何西說。

「有。」本來星期六去塔門,但船家因爲大浪取消了。

何西說,上排最好用筏竿。

莊臣的油追

莊臣的油追

「毒王,你喜歡竿腰軟些還是硬些?」幾天前,決定要買一支筏竿,約了筏狂在釣具店。

在店內,筏狂如數家珍,那一支竿是甚麼調,那位釣友用過,都在他的記憶庫裡。

最後,筏狂拿起一支「青波巧」。

「就是這支了。」我的心說。把這藍色的竿握在手裡,竟有種曾經相識過的感覺。

「這竿有兩支頭蕊,調子分別是9比1和8.5。」筏狂說。

買竿的消息傳出,金爆群組又熱鬧起來。

「毒王被毒。」細陳說。

「似乎毒王都沒有解藥…」力蘇說。

是的,這次毒性甚深。

我們的魚穫

我們的魚穫

晚上回到家中,Whatsapp忽然出現 一個新的群組!

「歡迎!」B說。

「歡迎!」A說。

「歡迎!」C說。

「熱烈歡迎毒王!」W說。

「熱烈歡迎毒王!」K說。

「天啊!是傳聞中研究筏釣的秘密群組!」一切來得太快了。

當我我還未及細看這支「青波巧」,已坐在由何西帶路,一艘往秘密魚排的船上。

「噠噠噠…」船上有八位乘客,似乎除了莊臣和我之外,都是這個秘排的常客。

「駕著船的就是不敗排主。」何西悄悄地示意。

不消一刻,已到目的地,排上有隻黑狗和兩隻小貓咪都走過來迎接我們。

「這裡好悠閒啊!」我說。何西示意我們把背包和冰箱等行装放在一張長枱上。

整個排比一個籃球場大,排上有許多小洞洞,有網的養着大星鱸和石斑,沒有網的可以讓人垂釣。有間較大的小屋子裡面有雪櫃,屋外有多條管子連著氣泵。何西熟練地找了两個水桶放入沙蝦给氣養著。

我小心翼翼地把青波巧由竿套拿出,忽然一道藍光閃過,跟排上的寒風激撞,釋放出一種莫名的愉悦。

我們找一個洞前坐下,放下蝦餌。

「卡,卡。」只見竿頭有時微彎,夾集了一些魚訊。那種魚訊跟手竿和船竿也不相同。

「幾時才應該抽竿呢?」心想。

這時,何西的竿有動靜,一抽之下,一條泥鯭上水了。

那邊廂,莊臣使出「龍式釣法」,也輕易上了一條泥鯭。

勾上南極蝦,再慢慢把釣組放下。

「卡!」一個小魚訊出現之後,竿頭忽然彎得急速。

「上!」把竿一抽,竿尖即時傅來一股對抗力。

上水,是一條泥鯭。

泥鯭有一種獨有的腥味,但用果皮清蒸是相當美味的。

忽然,何西的竿大動!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絲立。

「卡卡,卡。」未幾,青波巧也大彎,抽竿後對手狂奔。

「噢!噢!」回絲的時候,對手忽然發力,竿頭彎至及腰。

「毒王,中魚記得不要太心急呀,小心粒鉛頂爆竿頭呀!」筏狂的忠告忽然在耳中響起。

把筏竿舞上舞落之後,對手終於上水了,原來是一候絲立!這種釣感真好。

正在得意之際,莊臣又使出龍抓手了。

一條過斤的油追被何西撈上了。

回程的時候,湧浪甚大。

不敗排主逐一送我們在不同碼頭上岸。

我且把青波巧用竿套封著,

暫掩他的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