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篇:雨過了,重新出發

日期:2019-04-20,農曆三月十六日,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毒王的金頭鯛

「伏,伏伏伏!」一水沒甚作為,龍哥轉到橋咀附近,細陳和果頭都起了黑沙之後,「黑仙」終於有一個像樣的魚訊了!

「上~劍~勢~~」一拉之下,對手頗有蠻力。

「要撈箕嗎?」細陳問。不見好一段日子,細陳已晉升為「斑長」,最近獨自駕著「細陳二號」出海,釣得十一斤和十九斤的青斑共兩條。

「不用。」這次竟然沒有猶豫,自己也覺得意外。

上水,是一條十兩的金頭鯛。

這時,天漸漸變黑,中午卻似黃昏。龍哥著我們收起魚絲,把船駛近岸。

「幫我縛著船頭的那個泡,用藍色那條纜。」龍哥催促著,船已在橋咀島北的防鯊網旁停下,天空的烏雲極厚,雨開始變得黃豆般大。

根據細陳的分析,今天會起石湖風,不過在龍哥的地頭相對上較安全。

「轟~~轟~~」天咆哮著,風吹起,雨點「啪咧啪咧」地打在背上,每一下都感到一絲極短暫的痛。

「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心想,幸好被防水外套和防水褲包著,氣溫還可以,那種痛提醒我活著的美好。

忽然,浪變得愈來愈大,在內灣是少有的!

「呵呵呵,毒王,很久不見啊!」一把熟悉的聲音響起。

「噢,是~~~浪怪!」正奇怪這傢伙不是應該在橫洲呀,火石洲呀那一帶出現麼之際,一個大浪撲過來。

船上下被拋了一下,方定下來。

忽然,擱在一旁的黑仙的竿頭動起來。

立即把黑仙拿起,原來中魚,是一條比手板還大的黃腳立!

「謝謝你啊,浪怪!」我笑著說。

浪怪送的黃腳

浪漸細,雨漸收,開始覺得有些寒意。

「看,這樣做~」龍哥說著,把手肘舉起,拳頭對拳頭,然後把腰左右扭動。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龍哥,果頭和我,分別披著橙色,黃色,和藍色戰衣,在海上「神龍擺腰」。

「雨過了,重新出發!」下午三時廿四分,在群組發訊。

傍晚時分,龍哥的魚絲有異樣。

「要撈箕嗎?」細陳是行動型,起來走到龍哥身旁。

「不用太早~」龍哥說時,一手拿絲,一手搖櫓,正是「龍抓手」的功架。

我早已收起魚絲,拿起手機拍影片。

只見龍哥時而放絲,時而收絲,有時輕輕把櫓推一下~

銀影漸現,細陳把撈箕一伸~

一條過四斤的細鱗上水了!

龍哥的細鱗

「毒王,上岸開檢討會嗎?」果頭問。

「要啊,不如萬年華啦!」我說,喜歡它的燒臘,雖然這一陣子正積極減磅,收了五公斤。

細陳點了叉鴨瀨粉,果頭則點了叉油雞飯。

「唔,太好味了~」毒王吃著,沈醉著那碟瘦叉飯,

和那種忘卻計算脂肪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