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篇:我喜歡遊走釣具店

日期:2020-07-24,農曆六月初四,星期五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9:00

又到龍潭了
又到龍潭了

「毒王,我發現毒記記載那間在禾輋的釣具店已經不在了。」東尼說。東尼是教會姊妹堂的弟兄,相識多年前,近來多了碰見的機會。

「噢,是嗎?謝謝告知啊,讓我晚上回家更新一下。」我有點茫然地說,又一間店舖關門了,這年頭開舖真困難。

盛暑天氣太好了,那些魚不知去了那裏。一水待了不久,龍哥便往西壩方向行。

自出海以來,我的娛樂,除了上電影院,咖啡室,逛文具舖,錢幣社之外,又多了一處地方,就是釣具店了。

香港地小,釣具店雖然不能跟日本那種「超市級」的比較,但它們總是努力地在僅有的空間,豐豐富富地放滿各式各樣的竿,絞,鉤,鉛,魚絲,手網,工具盒,冰箱,較剪和刀,手套,解鉤器,打結器,氣泵,甚至一系列的釣魚外套,褲子,帽,鞋,面罩等等。

佐敦是香港釣具店的重鎮,有超過十間。

「可否幫我找找有沒有中古的青波巧竿?」不久前去了佐敦的日本二手釣具店。(對了,就是碰到「誓不」的那間。)

「等我找找~」職員打著鍵盤,在屏幕掃視著。

「呀,找到這支。」說著,指著屏幕上的圖片。

那是一支1.57米的「青波巧」。

「阿瑟王說,舊的青波巧有跟竿袋的。」心想,曾見過相片,是一個修長的硬塑竿袋,甚有看頭的。

「要等起碼廿一天,送到再通知你可以嗎?」職員問。

「好吧!」我說。雖然覺得1.57米長了點,但或多或少為了那個竿袋,便立即付款訂了。

日本的二手(「中古」)文化相信很普及,而且每項中古品都有評級,非常均真。

忽然,龍哥使出了一式「突魚其來」!

一股特別的味道隨著魚上水而來,正是「白鬚公」也,有斤半重。

「卡卡,卡!」

「毒王,有魚訊了!」美兒很久沒有出海了,或者因為有了筏竿之後發現出龍潭更合適吧?

「上劍勢!」上水,是一條花頭梅,半斤左右。

「做得好,美兒!」我說,竟略有點歉意。

傍晚的時候,龍哥又來到淺水區。

這時,輪到東尼有異樣了,只見東尼帶點興奮地回絲。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黑沙。

「很久沒有見黑沙了,你每次出來都有貨交喎!」我笑著說。

這個星期天,忽然想去荃灣,看看那裏的釣具店。

「太好了,聖餐完就可以出發。」心想。這陣子的主日崇拜是網上的,而每個月的第一個主日的聖餐,當然是自備的了。

「唔~這罐威路仕葡萄汁竟有212卡路里啊,倒一小杯就夠了。」微笑著想。

整天魚穫
整天魚穫

第一間去的,位於大陂坊,進門口見到一隻灰色的大肥貓,守護著種類繁多的釣具。這店子給我我印象,是很努力地更新他們的facebook,而且入貨相當精緻。

「這條褲有中碼嗎?」看中了一條迷彩短褲,大熱天出海最涼快。

「只剩下大碼了。」店員查了一下電腦說。

最後只買了個軍事款式的釣具盒,一些子線和鉤。

由大陂坊走了九分鐘到了荃樂街,那是一間非常新淨的店子。竿的種類不少,店子的盡頭有冷櫃放著釣餌。

「噢,原來這就是黑鯛工房的限量版。」門口的玻璃櫃放著一隻紅色的筏絞,相信是店舖的「亮點」貨品吧?一般來說,放在玻璃櫃的通常都是價錢較貴的。

然後又走到河背街,甫進門口,收銀處旁看見各式各樣的氣泵。

「那個Happyson氣泵很小巧,買個傍身也好啊?」心想。不過最終也沒有買,因為,又答不出自己甚麼叫「傍身」。

就這樣一間間地閒逛,除了在沙咀道口那間今天休息之外,荃灣區所知六間釣具店中的五間都探訪過了。

在沙咀道跳上了巴士,離開荃灣的時候,有一絲滿足感。

「今天不能一起吃晚飯了,八月再見吧。」上岸的時候,因為限聚令收緊了,晚上不能在食肆用膳,唯有告別了。

「那支青波巧幾時到呢?」毒王在想,

向著賣燒賣腸粉的店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