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篇:雞脾,薯條,朱古力

日期:2017-04-22,農曆三月廿六,星期六

地點:西貢火石洲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15

火石洲下著雨

「都無魚咬嘅!」根叔的艇火石洲一帶轉了多次位,海底仍是非常靜,正準備轉位。

「那邊好像下雨啊!」泰隆指著遠方的雲。

忽然刮起了一陣北風。

「呵呵呵,毒王,好久不見啊!」天竟然下起大雨,海面也開始起白頭,一把熟悉的聲音在風嘯中隱隱傳來。

「呵呵,毒王,記得我嗎?」聲音說。

「噢,是浪怪!」心想,今天不妙了,輕看了初夏前的乍暖還寒,身上的薄薄三件衣服怎辦?

「不怕,最外面的是戰衣!」心想,Gortex最靠譜了吧?

「嘩啦嘩啦~」雨愈下愈大,風愈吹愈寒;回頭一看,泰隆跟安祖的衣服也濕透了。

「毒王,有事報告。」忽然,戰衣忍不住出聲了。

「請說。」今天防線薄弱,心裡作了最壞打算。

「因為多次出戰,外層薄膜失效,雨水正在入浸!」戰衣說。

「好,緊守崗位,我還可支撐。」我說,吸了一口涼氣,忍著那股寒氣,默默希望太陽快出來。

「高生,你的座位下有兩件雨褸啊。」根叔提示;於是立即打開暗格,拿出來給泰隆和安祖。

浪怪,北風,狂雨夾攻之下,船搖晃起伏甚大,船外白茫茫一片。

「怎麼樣啊?呵呵呵!」浪怪得意地笑著。

「浪怪,別狂傲,看招!」把極仙拉後,然後一揮!

「浪~劍~勢!」魚絲飛出十來呎,打在浪怪的頭上。

忽然,泰隆的竿有異樣,竿頭頗有弧度。

只見泰隆穩定地絞呀,絞;不多久,一條斤頭的細鱗上水了!

我們的魚獲

中午過後,雨漸收細,厚厚的雲層透著極少的陽光。

「都沒魚咬嘅,我們去橫洲。」近四點時,根叔又再轉位,帶點兒不滿,更帶多點尋找大魚熱情。

船在橫洲頭停下。

忽然,根叔急速回絲,一條磅頭的沙鱲上水了。

「卡卡!」這時,極仙也有魚訊。

回絲的時候,感到頗有些力,原來是一條手板大的沙鱲。

沙鱲出場不久,一切又靜了下來,我們終於回程。

在茶餐廳坐了下來,我們都累極了。

「麻煩你,下午茶餐要雞脾,薯條,和熱朱古力。」我說。

把茄醬倒了一大把在餐碟上,豪氣地用薯條蘸著吃。

「真不健康啊,呵呵!」心想。

雞脾沒有漿粉,炸得皮脆金黃。

「這種風格,是中學時代的小食店…那一間呢?」心想。

忽然,一道神奇的力量把我從昔日的回憶中喚回來。

「噢,真香濃!」一口熱朱古力,

把時間凝結在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