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篇:烏軍之戰

日期:2017-03-18,農曆二月廿一,星期六
地點:不敗魚排
開始時間:09:30
結束時間:17:50

毒王的烏頭

「卡,卡!」兩個稍為扎實的魚訊出現後,波仔立即彎腰,一道美妙的弧形又出現了。

上水,是一條四指泥鯭。

「太好了,一早就出現這種尺碼,這個位置一定要好好開發一下。」心想。

不敗魚排有一個潛規則:只要把凳子放在某個位置,如果不走開到其他位置釣,那個位就是你的。

「尺碼不錯啊!你這個位可釣到大眼䱽。」坐在對面不遠處的師兄說。

「大眼䱽?好啊,不知我這竿是否應付得了?」我笑著問,帶點假謙虛。

「毒王,我絕對應付得了的!」波仔忽然有些不忿地說。

「卡,卡卡卡!」忽然,又一個魚訊來了。

這個魚訊,跟泥鯭的有微妙的分別。泥鯭的魚訊帶點鍥而不捨,但這魚訊卻多了份戒心…

「 來吧!」波仔叫著,把腰一彎,忽然有一道爆炸性的力量把竿拉成漂亮的弧型!

「噢,天!是甚麼東西?」於是急速回絲,水底有道銀光閃了一下。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大眼䱽,肉厚,不停搖擺著身體。

「果頭,煩借解扣剪一用。」可能因為用泥鯭鉤中的,入了扣。

解扣之後,大眼䱽放進活倉內依然生猛非常。

大眼䱽

今天的天色灰暗,沒有陽光的日子泥鯭甚少。

「不敗幫主,請問貴寶號有供應杯麵嗎?」一點過後,肚子餓了。

「有!還有誰要杯麵?」不敗朗聲道。

「我!」處長在另一個洞穴聞聲立即回應。

不一回,杯麵出現了,我們在排上捧著吃。

「毒王,在排上吃杯麵是否很過癮呢?」處長開懷暢言。

「是啊!真好味道!」這天略帶陰寒,把麵連湯都全喝下,讓一道熱流走遍全身。

「好麵,好麵!」十塊錢的「合味道」,名符其實。

再走回去作釣的時候,排上的氣氛忽然緊張起來!

對面那位師兄所釣的洞穴,多了兩位師姐,都用手絲,坐在師兄的對角。

忽然,坐在角落的師姐大動作地一抽!

「中了!」此言一出,洞穴各人立即收起所有魚絲,遠處有另一師兄立即拿撈箕跑過來。

只見師姐動作極快,不一會,一條長身銀色的魚被撈上水了!

「噢!是烏頭!」這一條有斤半。

另一位師姐見狀,立即把絲量了若干「尋」,魚鉤上縛了一些白色的東西,再放下水。

不久,這位師姐又出現大動作,幾下子之後,又一條大烏頭上水了!

「天啊,烏頭大軍出現了!」心想。

這段時間,烏頭陸續上水,吸引了其他的戰友來到。

「吱嗡~」忽然一道熟悉且刺耳的聲音響起,原來果頭也聞風而至,按捺不住體內的中通波,傳到中通竿尖。

不多久,輪到果頭的竿大彎!

各人立即合作地收魚絲!

中通竿毫不留情,只見果頭的重心有些向後,不停地回絲。

「吱嗡~~~~」魚身漸現,中通波的力量竟然無處發洩,把整條斤半的烏頭飛了上排!

「小心呀,果頭!」我們都緊張地來,怕果頭不小心掉進身後另一個洞穴。

「我也要釣烏頭!」此情此景,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把泥鯭鉤剪掉,換上大一點的鱲鉤。

「鉤上綿花,把魚絲放到底,再回四圈絲。」提米跟亞瑟王一起來,給予溫馨提示。

「是啊,烏頭最愛追白色的東西。」中間的那位師姐說。

不敗排上,常備此物,原來釣烏頭竟省儉如此。

把釣組放下,試了好久都沒有反應,於是拉上來看看,那些綿花縮成一小粒,寒酸極了。

「哎呀,你的綿花太沒有誠意了,我是魚的話也不會吃啊!」師姐續說。

「就是嘛!」對角的師姐附和著。

呆望著手頭的釣組,正準備換綿花。

毒王第一條烏頭

「這個你拿去用吧!」師姐把自己秘密武器慷慨地遞給我。

「噢!謝謝你!」心裡感激,看看手裡,秘密武器竟然是一塊剪成條狀的化妝綿!

把寶具縛好之後,再放下去。

這時,輪到揪哥有動靜了!

各人識趣地立即彈開,不敗走過來,撈箕拿在手。

上水,是一條斤多的烏頭。

這段時間,果頭,提米,揪哥,和洞穴的各大高手都不停地上烏頭,鬧烘烘的。

「為什麼上不到烏頭,究竟是怎麼樣的魚訊?」這種境況比打龜更難受,因為眾人都上到同樣的魚,唯獨自己沒有,那很大可能表示,自己有一些「錯誤」的因素。

「毒王,你過來這裡坐吧!」忽然,何西走過來,邀請我坐在那洞穴的「旺位」。

再次放下魚絲,回了四,五個圈。

忽然,海底竟然出現不敢相信,對綿花有興趣的魚訊,而且頗「斯文」的。

「毒王,留神!」波仔忽然大叫,原來當我感覺有魚訊增強時略略一抽,對手立即有反應!

「伏伏,伏伏伏!」只見波仔彎著腰,充滿信心地對抗著。

回了多手絲之後,對手終於上水了!

是一條磅頭的烏頭!

「好啊,毒王!」各人歡呼打氣,真教人感動的一刻。

再放下絲不久,魚訊若有若無,於是試試稍稍抽竿。

「毒王,小心!!」波仔竿腰又大彎。

「伏伏,伏伏伏伏伏!」這次的對手明顯更強橫。

忽然一道藍光閃過,平時沒有留意這道藍光的意思,今天終於明白。

當青波巧準備作戰,又或者準備迎接更強的對手時,這道光就會出現,好像在說:「我本是遇強愈強的。」

再上幾手絲的時候,才發現這竿的承載力去到某一個位置,竟像「打開」了新的能量一樣!

「伏伏,伏伏伏!」再回多幾手,魚身漸現。

「毒王,你過來這裡!」何西讓開自己的位置,讓我走過去,免得烏頭接近繩纜。

上水,是一條斤多的烏頭。

開心地拿著拍照後,然後繼續最後十五分鐘「衝刺」。

這時,提米手上的竿有動靜。

提米拿著的,是「黑武士」。

只見「黑武士」彎起來的姿態,別有一種剛毅之氣。

提米熟練地回絲,一條兩斤級的烏頭「措手不及」地被上了水面。

當拋箕放下的時候,烏頭忽然逃逸。

提米把「黑武士」向下,卸下當下的爆炸力。

最後,撈箕成功地捕獲了這對手。

「今天真教人興奮!」回程時,回味無窮,各人都有烏頭帶回家。

「提米,一向都用筏竿?」在鯉魚門道的行人路上,我們暢談著。

「六個月左右,是亞瑟王教我的。」提米笑著說。

「噢,亞瑟王這個門派很毒的,你沒有救了。」我笑著說,想起手上的,青波巧。

「應該說,是我打救了他才是啊!」亞瑟王也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