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篇220之:上了布萊頓的列車

日期:2016-08-21,農曆七月十九,星期日
地點:英國布萊頓(Brighton)

布萊頓的海

布萊頓的海

「早安!我們共兩位想參加週日的釣局,並租借釣具,費用多少?」用手機發出短訊。

來到倫敦公幹,知道要過週末,於是在網上積極地找英國的船釣資訊。由於地方大,最理想是找到近倫敦,又有火車可到的地方。

英國的「南水」布萊頓(Brighton)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布萊頓有不少船家,網上的宣傳都頗具規模。每一家都把船期張貼出來,那日爆滿,那日有位都清清楚楚。揀好日子,聯絡船家確認,再在網上付款,非常方便。

至於釣點也有清楚說明,例如當天是否去深海沈船排,又或者珊瑚礁,沙泥底等。

「啊,原來沈船排英文叫Wreck Fishing。」看到熟悉的釣魚名詞的英文叫法,不禁會心微笑,釣魚本身彷彿已有一套「世界語言」。

魚獲相片更教人神往;那些在沙泥底釣獲的大「地寶」,英國有分類Turbot和Brill兩個類別,如果查學名,都屬於「鮃」一類,兩三斤級是都常見。至於珊瑚區的黑鱲,黑中帶閃藍,也見三斤級的。

深海還有些比較大的魚,例如十多斤的鱈魚(Cod),狹鱈(Pollack),甚至幾十斤的巨鰻(Conger)。

海邊的雪糕先生

海邊的雪糕先生

「釣條三斤的黑鱲真的不錯!」心想,好期待船家回覆。

不多久,短訊傳來。

「抱歉,已滿!」船家說。

之後找了好幾個船家,有些沒有回應,有些說天氣不穩,最後也沒法留位。

整個星期在處理新項目大大小小的問題,忙著忙著,很快到了週末。

「算了吧,沒魚釣也要去布萊頓看看!」心想。

在倫敦橋車站的自助售票機買好了即日來回票,便跳早上7:32的火車。

享受安靜行駛的一小時閱讀時間,然後車門打開,是一個光亮的總站。一陣寒風由大街來襲,唯有把戰衣從背包拿出披上。享受那種旅途上對未知事物的一絲緊張,夾雜著給外套包著的安全感和兩者的化學作用產生的幸福感。

海濱廣場

海濱廣場

廣闊的海岸線,起先給古典湖水綠色的欄杆擋著。站在欄杆上的海鳥,遠望那一疊疊海浪打在岸邊激出淡淡的鹹水味和一些小魚,讓那些還在忙於覓食的同伴們忙個不了。

「乖乖,別走!」心想,往前走並把手機靠近時,裝作沒有看見。可自己演技實在太差了,只拍了兩張相片便給對方發覺,怱怱飛走。

到了公眾碼頭,方發覺那是一個遊樂場,有機動遊戲,有夾公仔,也有堆硬幣,角子老虎等帶點博彩性質的玩意。拿著一杯熱咖啡,走在木板上讓海風吹著,吹著。

再向前走,有位師兄正拿著二十呎左右的長竿跟,釣著近岸的淺水,可惜釣了不久便勾石了。

再走了好一段路,終於來到布萊頓海濱廣場(Brighton Marina)。

釣艇都不出海了

釣艇都不出海了

「網上資料說,出海的釣艇就在這裡上船。」心想。

穿過停車場,經過一間間感覺優閒的餐廳,來到碼頭。

「噢,那不是灰維京二號嗎,為什麼還在碼頭,難道不出海?」心想,目光再向前掃。

「不是吧,布萊頓潛水員號也在?」忽然,留意到地板上的一張告示。

最後機會

最後機會

「海面狀況不佳,今天停航。」

「原來如此,今天注定出不了海啦!」想到這裡,頓覺理所當然。

釣艇碼頭的另一邊泊了很多職業漁船,每艘船都有一個名字;那裡的味道更像香港仔。

「你好啊,最後機會!」經過一艘名字特別的漁船,英文名叫Last Chance。正安靜地等候著,下一個好天的日子。

忽然覺得餓了,在一張露天的桌子坐下,等候那份供應至下午一時的英式早餐。

「也許漁夫認為,應該把每次出海當作最後機會,要全力以赴吧?」

毒王也在想著,下一個好天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