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篇:十度,筏戰

日期:2017-02-25,農曆正月廿九,星期六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40
結束時間:18:40

我們的冰箱

「錚~」波仔由竿套被抽出的時候,一道藍光閃過,響起幾乎聽不見的高頻。

「鏘~~~」正組裝著波仔時,右邊又響起另一種高頻。

抬頭一看,眼前出現一枝白色的竿。

「毒王,看這枝黑鯛仙人II,剛從日本買的,你喜歡的顏色啊。」筏狂笑著讓我看他今天的兵器。

「嗯~不錯~」看著竿柄,想起武士劍。

「鏘~~」這時,左邊又響起同樣的高頻,耳朵幾乎受不了。

「尤長這枝在馬鞍山買,也是日製的,店主入貨不多,已給我們秘密組織掃光了。」筏狂得意地說。

攝氏十度,上了龍艇,瞬間便到了慣常的釣點。

尤長的「黑仙」最先有魚訊,一條標緻的黑沙上水了。

不久,輪到筏狂的「黑仙」彎腰。只目筏狂淡定地駕馭著竿,抽起,回絲,抽起,回絲~

另一條標緻的黑沙也上水了。

「卡!」忽然,一個快速的魚訊閃過,然後又靜了下來。

「波仔,那是甚麼?」我試著學美兒的腔調,試試波仔是否真的會說話。

「一條反應非常快的黑沙。」波仔冷靜地說。

「卡!」這時,另一個魚訊又出現,且轉瞬即逝。

把魚絲收上,蝦頭不見了。

「真是高手。」我說,換了蝦餌再放下。

「卡!」這次有點不同,看到竿尖慢慢被拉下去。

「上!」一抽之下,忽然~

「毒王,不要急,慢慢回絲。」筏狂指導著這個第一次在「龍潭」用筏的初哥。

「伏伏伏!」只見波仔的腰彎得厲害。

「天啊!釣感太強了!」心裡既驚又喜,只見波仔竿腰上下擺動自如,一點也不怕。

上水,是一條十兩的黑沙,撲撲有力。

龍哥見我們三人都上了黑沙,正準備使出龍抓手~

「是雙魚取水!」心想。

「呀!」忽然龍哥叫著,原來已被黑沙奪了餌。

「今天的黑沙真的非常精口!」筏狂說。

這時,尤長的黑仙又有動靜,劃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上水,是一條體型甚佳的黑沙!

「果然是專對付黑鯛的啊!」我們笑著說的時候,龍哥再度運勁…

「雙魚取水!」這一招誓要在電光火石之間,比對手反應更快!

終於捕捉了一條黑沙上水。

當一切再靜了下來的時候,我們轉位到了「重慶大廈」。

龍哥忽然運勁,再使出一招「亢龍有悔」。

一條十二兩的海芝麻彈跳跳地上水了!

不過今天太大流,三克重的鉛漂得老遠;於是我們趁黑沙黨未開大會之前,趕往牠們的總部。

「毒王,試用青蟲嗎?」尤長今天因為天冷,買了一盒青蟲以防蝦餌不受歡迎。

「好啊!」見尤長似乎魚訊不絕,於是一試。

「卡卡卡!」放下青蟲不久,海底立即有反應,輕輕一抽,波仔大彎!

「伏伏伏!伏!」回了幾手絲之後,

「噢,走了!」我說,感到魚絲輕了,再回多幾手絲也是一樣。

尤長的斤三兩

「可能抽竿時未夠大動作,勾得未夠入。」筏狂說。

這時,左手邊的尤長似乎碰到對手,只見「黑仙」有輕微吃餌的動靜,但彎了一下子竟然定了下來。

「這條魚真精口啊!」龍哥也留意到這個細微的動作。

在這半秒之間,尤長使出「尤氏起手式」,運勁於指掌之間,快速地一抽!

「噢!天!!!」不抽尤是可,一抽就「弊傢伙」,只見黑仙彎得不尋常!

「伏伏!伏伏伏伏伏!」對手在發力,似乎要抗議尤長不客氣的一擊。

只見尤長駕馭著黑仙,一手上,一手落,回絲非常有節奏。

「伏伏伏伏!伏伏伏!」對手似乎仍未服輸。

不過,龍哥的撈箕已在等候著,我們也等看對手的真身!

上水,是一條一斤三兩的大黑沙!

「是黨的巨頭!」這種尺寸,在這水域少見,相信如果不是大會的長老級,也差不了多遠。

「卡擦!」只見尤長捧著鰭邊發藍的黑沙,展露著勝利的微笑拍照。

這個時段,筏狂和龍哥都上了好些黑沙;直至傍晚時份,我們再轉戰淺水區。

風漸大,寒氣不斷入侵。

全艇魚獲

「四道防線,你們仍撐得住嗎?」我問。

「寒氣已入侵了三道防線了,請毒王忍耐,捱過這最後一小時吧!」四道防線同聲回答。

「好吧!」在龍艇上站起來,深呼吸著,讓氧氣加速燃燒。

「卡卡!」忽然,波仔有魚訊!

「上吧!」一抽之下,竿腰大彎,回了幾手,對手已現身。

「噢,是芝麻斑啊!」真想不到,這條也有十兩吧?

這時,尤長的黑仙又有動靜。

「伏伏,伏伏伏!」只見竿身大彎,對手應有一定份量。

上水,是一條磅頭紅魚,在灰暗中發出金光。

「謝謝你,龍哥!」回程的時候,17公升的冰箱迫得密密的

「今天真是奇蹟!」在龍船餐廳吃著龍哥釣的芝麻斑時,真的特別開懷。

我們談著釣具,談著三月要再來一局。

這時,飯桌旁放著我們的竿,似隱隱釋出戰意,

蓄勢待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