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篇:仕掛有別

日期:2017-06-16,農曆五月廿二日,星期五
地點:狗䠋洲,蒲台島一帶
開始時間:08:45
結束時間:17:00

我來了,南水

颱風過後兩天,海面極不穩定。

「啪沙~~~」海浪擊打著船身,在衛星站附近尤其猛烈。

「啪~啪沙~~」船身左右搖擺得厲害,是五級風的格局。

「釣得!」船停在狗䠋洲對開,一聲號令,各人紛紛放下釣組。由於船上提供南極蝦,師兄師姐們大都使用仕掛。

身旁的師兄有動靜,一條標緻的雞魚忽然上水了。

「釣雞魚要放鬆副絲啊!」師兄說。

把仕掛鉤上南極蝦,放進海裡。這時極仙注目著海面的動靜。

「卡,卡!」忽然有些微魚訊。

「極仙,我們放鬆點魚絲試一試?」我說著,把極仙微微向下。

「卡卡,卡卡卡!」這時,魚訊竟然開始強而有力。

「上劍勢!」極仙立即發力。

「伏伏伏!」回絲的時候,對手不甘示弱,不停地發力。

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雞魚。

毒王的雞魚

五年前,這一帶的雞魚是一大群的。但現在這種景況比較少見。

「卡卡卡卡卡卡卡!」不久,魚訊的節奏改變了。

感到釣組有重力,回絲之後,三條手板大的「蝦米池」掛在六鉤仕掛上。

這時,身旁的師兄也有動靜,也是蝦米池,不過體形大了一倍。

釣這種池魚方便得緊,仕掛根本不需要任何魚餌,空鉤也可。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又來了。

「上劍勢!」雖然明知池魚易釣,極仙還是認認真真地耍了漂亮的一式。

上水,又是手板大的蝦米池。

未幾,身旁的師兄又中魚,拉上來一看,竟是教人羨慕的大蝦米池。

「為什麼同一個水域,幾乎同一個位置,師兄的蝦米池大這麼多呢?」見師兄連續起了多條大蝦米池後,心裡頓然起了疑惑。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轟炸式的魚訊又來了,暫時把疑惑放在一旁。

「這才是方程式的真諦啊!」心想,回絲時感到這次比較重手。(註)

整天魚穫

上水,是一條花鮫池,十吋長。

這時,師兄又中魚,上水也是一條同樣尺碼的花鮫池。

「噢,師兄的仕掛有紅布包著鉤的!」師兄解鉤時,方留意到仕掛的樣子跟我用的不同。

我的仕掛,金色鉤,鉤頂有線色小珠,和一片淺粉紅色反光,硬挺的「羽毛」。師兄用的,沒有那種硬挺的「羽毛」,反而是一小塊紅色薄膜包起了鉤,刻意拖著沒有包著鉤的末端。

「師兄這種以前也用過,也是池魚仕掛啊。」心想,有機會要買一副來實驗一下。

「卡卡卡卡卡卡!」又一輪攻擊過後,扯上水的仍然是那種手板大的蝦米池。

回程的時候,冰箱內有三十多條蝦米池和幾條花鮫池,再加三條雞魚,一條牙帶,一條大白頸,和一些小石狗;豐富得很。

「南水的魚真漂亮。」拍了一張照,發到群組。

「燃起我的南水回憶。」奔哥說。

船在飛馳著,經過大潭,

在衛星站底擦過。

(註:見「第15篇:南水方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