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篇:臨別抽斑

共 199 次, 今天 117 次

日期:2020-11-02,農曆九月十七,星期一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包公和紅魚
包公和紅魚

「伏,伏伏伏!」一水附近,一道稍強魚訊傳來。

「悔劍勢!」白棍蓄起一個能量圈,隨即反擊。

上水,是一條斤頭包公。

龍哥見狀,立即使出「突魚其來」,一條斤半紅魚也上水了。

天睛。

今天是細陳移居英國之前,最後一次上龍哥的艇。

「自已一個去嗎?」龍哥問。

「不,跟阿哥一起,先住朋友家,再找地方。」細陳說。

艇咆哮著,直飛大頭洲。甫停下,龍哥靜靜地划著搖擼靠岸。

「釣得。」龍哥發司號令。

細陳放下魚絲未夠十秒,忽然竿身彎曲!

只見細陳淡定地回絲,上水,一條標緻的磅頭芝麻。

「哈哈,細陳,龍哥一定是把魚教好在你前方。」我笑著說。

不久,奔哥的絲有異樣,只見奔哥回絲時有點阻力。

把撈箕拿在手時,心理有些壓力。

「噢,天,那是~」撈箕一抄,一條三斤級的墨魚竟然上水了!

「奔哥,好厲害啊~」我笑著說。

奔哥的大墨
奔哥的大墨

「估不到竟然釣到墨魚,而且是第一次釣到這麼大的。」奔哥開心地說。

細陳說,還有五天就飛了。

「我們去釣沙巴吧!」龍哥忽然興之所至。

「有幾大機會啊?」聽龍哥這樣肯定的語氣,我好奇地問。

「七成啦。」龍哥充滿信心地答。

「七成?細陳,龍哥今天特別為你餞行啊!」我興奮地說。

直飛「黑沙黨大會前總部」,一個曾經大量黑沙出沒的釣點,現在不見有黨羽現身,因為已被更惡的勢力佔據了。

「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放下魚餌不久,白棍立即有反應!

「上劍勢!」白棍蓄起能量圈還擊。

「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對手忽然發出恐怖之力。

「悔~劍~~~~啪!!!」忽然,魚絲斷了!

「噢!天!!!」沒想到竟被一道強頑之力K.O.了!

這時,奔哥的絲有異樣,只見奔哥力頂了幾手之後,也是斷線收場。

「唉!是筏技問題,還是不該用筏呢?」心裡有點困惑。

這種困惑,不幸地連續出現了三次,已經變成沮喪。

忽然,細陳的竿大彎,只見細陳有持無恐地急速回絲。

回了多手之後,龍哥的撈箕到位。

「真是沙巴啊!這條怕有三斤!」總算看到對手的真身了,雖然我們估計斷絲那幾條「應該更大」。

「我的子線不會少於五號!」細陳說著,帶點師傅的口吻。

這晚,我們在「和記」來料加工,果頭因為住得近,也來湊熱鬧。墨魚白灼了,沙巴碎蒸了,我們開懷地談天說地,享受釣魚人奢華的海產。

幾天之後,那個子線不少於五號的細陳「話事鴿」傳書,

據報已成功登陸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