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篇:油塘味道

日期:2017-01-14,農曆十二月十七,星期六
地點:又一魚排
開始時間:09:15
結束時間:16:45

三家村碼頭

攝氏十三度,下著微微雨的早上。

「各單位注意,開始報到!」重新部署了「四度防線」,對抗今天這種天氣。

「毒王,第四度防線報到,攝氏37.8度,一切正常。」最貼身的天蠶衣充滿自信地說。

「好極,緊守崗位。下一位!」我用軍兵的口吻說。

「毒王,第三度防線報到,攝氏37.5度,熱流失率每分鐘百分之零點五度。」毛絨衛衣非常細緻。

「非常好,緊守崗位。下一位!」我欣賞這種專業精神。

「毒王,第二度防線報到,外牆攝氏13.5度,內壁攝氏 36.7度。」這件羽絨一向極有能耐。

「做得好,緊守崗位。下一位!」我一邊說,一邊想著水份滲透的問題…

「毒王,第一度防線報到,水份滲透率為零。」毒王的新衣是Gortex的,最能夠擋風擋雨,是做前線的材料。

「很好,很好,大家繼續努力,別掉以輕心。」我說,天氣變化無常。

北風使勁地吹著「又一魚排」;頭趟來此,在排上走走看看,試了好幾個釣點。

「那些泥鯭去了那裡呢?」釣了幾個小時,竟然一條魚也沒有。

「卡!」忽然,有個小魚訊。

一拉之下,「波仔」的竿腰忽然彎了!回了幾手之後,是一條手板大的泥鯭。

「好極,終於破龜啦!」等了好久,已是下午了。

有些日子,魚得來極不易。

回程時,提著冰箱和裡面的八條泥鯭,由碼頭漫步到油塘。

「傳說中有間叫做友甚麼的魚具店,不知有否營業呢?」心想。

油塘中心有三個商場:嘉發,嘉富,嘉貴。那間釣具店是位於…

「嘉發!」心想。

在香港經營魚具店,舖租貴,兼且網上平台的競爭又大,非常艱難。在網上有時看到一些魚具店的名字,打電話去號碼已經不存在。

「噢!是這裡了!」店子門口掛著的小剪刀呀,仕掛呀,小鉤呀之類的,真教人興奮。

拿了把小剪刀,和兩副細鉤仕掛。

「有沒有名片啊?」付款的時候我問看店的師姐。

「沒有了,你拍張照吧。」師姐指著貼在玻璃門的卡片說。

「好的。那店舖開幾點啊?」我問,心想要更新「毒記」裡的漁具店頁面了。

「明天開七點。」師姐說。

「那麼平時呢?」明天是星期日啊!

「平時嘛~七點鬆些。」師姐有一絲兒猶豫。

這麼早開,多半是做魚餌的生意。

嘉發有兩間魚具店,嘉貴有一間,一年前去過一次,還買了包鉛頭鉤。

肚子有點餓,本想去嘉發的「醉瓊樓」吃鹽焗雞飯,但今晚,倒想喝些熱湯。

「麻煩你,一碗香茅豬扒扎肉湯米。」在一間粉麵店坐下。店子不大,有幾張桌子。

「乒乒乒~啪~」忽然,一位活動不便的大叔不小心弄跌了桌上裝餐具的圓筒子。

「對不起啊~」店姑娘走過去看個究竟時,大叔滿面歉意地說。

「不要緊的。」姑娘溫柔地說,彎下身子,把灑滿了一地的叉子拾起來,若無其事地走回廚房去。

油塘中心對面是數年前落成的「大本型」,裡面是每個商場都有的那些知名度較高的店子。不過有空的話,不妨横過高超道來這一邊看看吧;買些鉤也好,鉛也好。

三扒兩撥地吃完了一整碗。結賬後,提著冰箱和裡面的八條泥鯭動身了。

走在路上,有一股暖意,由裏頭滲透出來,比四度防線更受用。

「一定是那碗湯米了~」毒王在想。

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