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篇:九份和水湳洞

日期:2019-06-29,農曆五月廿七日,星期六
地點:東坪洲一帶
開始時間:08:15
結束時間:17:00

九份山景

「今晚找個地方吃了這條魚吧?」上岸的時候,奔哥說。

「我明早去台灣,一會兒又約了人交收二手物品,不去了。」我說,「這條魚你們幫幫忙吧。」在冰箱裏拿出那條「錦鯉」。

這天時而陽光燦爛,時而烏雲大雨,牛仔褲濕透了,幸好在沙頭角街市內有洗手間可以幫自己整理一下。

獨自孭起背包,跳上往台北車站的「桃園捷運」,然後再乘搭去瑞芳的「台鐵」。

上次來台北,是十年前了,那時孩子們只有十多歲,照片說那時踏足過北投和淡水。

「為什麼我對淡水一點印象也沒有呢?」心想。

倒依稀記得原本想去九份卻最終沒有成行。或者因爲「千與千尋」吧,好想去看看。

在瑞芳車站附近上了九份的公車,在山路繞了不一會,老街口就出現在面前了。

「真是發夢一樣,昨天還在沙頭角!」在「全家」便利店買了一支水,然後走入老街。

老街一景
老街一景

「一碗福州魚丸。」在一間店子停下,「不其然」地說起閩南話。

「要冬粉嗎?」店姐姐說。

「不要了。」冬粉是閩南說法,即是香港的炒粉絲。

「鵝什(註)。」店姐姐說。(註:鵝什用廣東話讀,即閩南語「五十」)

「唔,好味道,不過沒有小時候在阿嬤家的好吃。」心想。這碗有四大粒白色,包著肉餡的魚丸,湯底釋出淡淡的芹菜香。店子還賣魯肉飯,乾麵,真想統統來一客啊!

「不要吃太多,免得回港增磅。」近來思維裡多了一道防護機制,叫做體重控制。

老街名店

老街內還有賣芋圓的,胡椒餅的,咖啡的,杏仁粉的等等;也有賣紀念品的小商店,賣皮具的也不少。

「這條皮帶跟你這條一樣寬。」老闆見我在門口看得入神,忙出來打個招呼。

「可以只換皮帶而保留扣子嗎?」我問。

「可以,收八百五十啦(台幣)。」老闆歡然地點頭。然後在店內的工作桌上為我的舊皮帶做「換皮手術」,不消十五分鐘,出店的時候皮帶已不扣在最後一格了。

走了一段路,到了一間關了門的二手書店,門外張貼了告示:

「~非常感謝房東,鄰居,書友和同業們的支持,讓我們在九份生存了那麼多年~」

有些事情注定錯過。找著「轉角」咖啡店呆坐了一會。

瑞芳九份國民小學門前拍下

「沙啦~沙啦~」這天沙頭角特別熱,不遠處有烏雲飄近,頓然傾盤大雨,熱氣瞬間消失。

「卡卡,卡!」烏雲擾嚷一番後遠去,海底忽然有動靜。

「讓劍勢!」忘了黑仙是一枝筏竿,回絲的時候竟感到像樣的反抗。

上水,是一條十二兩的三鬚!

「錦鯉呀!」不記得是誰說的,不過紅彤彤的真像錦鯉。

玫瑰山城望出去
玫瑰山城望出去

漫步到「昇平戲院」,又走上「妹仔茶樓」,這些「打卡點」沒有燃起我的熱情。

晚上住在九份北面「水湳洞」的一間旅館。

「怎麼整天下來時間過得那麼長?在香港一天不是很快過嗎?」心想。晚上太靜了,睡不著,唯有看電視,看電視,看電視~

清早起來,孭著背包,經過山徑,橫跨公路,終於走到「陰陽海」邊。

台灣水湳洞的陰陽海
台灣水湳洞的陰陽海

「有師兄在磯釣呢!」心想,這裡有甚麼魚呢?

「陰陽海」的海水顏色因為山上流下的水含大量天然礦物,呈黃褐色,與藍色海水形成鮮明對比,而得名。

水湳洞漁港
水湳洞漁港

再向前走,有個小碼頭,寫著「水湳洞漁港」,停泊著不少釣艇,有師兄在船上收拾整理。

「想在這裡出海有什麼門路呢?」毒王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