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篇:南水開竿篇

  • 日期:2012-11-14,星期三。農曆初一。
    地點:赤柱,螺洲,蒲台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趁著新遊戲快推出,於是請了一天假,跟Andus和Boris去參加釣魚團。

經過上兩次南水的教訓之後,這次我決定不再固執,在釣具和魚餌上作出兩項改變:

1)開了枝「新竿」,其實是一枝二手的 G-Craft Super Short Rodders JEKYLL 411 (Jig Wt 12 oz),加 SEMETANA ASASE2 100H 橫絞,線是約20磅PE。

2) 用仕掛,和南極蝦

開桿

記得星期日晚 Bill (綽號 「大師亅)電話傳授他當日爆釣的秘訣:鉛要夠重,剛好觸底。故此我也在買了1號(100g) 的中通鉛備戰。

心裡默默感激大師的錦囊。

是日有15人參加,熱鬧非常。Boris身體不適也照樣上陣。開船不久,各人開始整理釣組。第一次用仕掛和海釣橫絞,費了些少功夫去挷釣組,而且發覺其實子彈鉛較配合仕掛。

梆好後,拿了些南極蝦,準備就緒。

船直開到近螺洲附近。10:00左右,船家一聲號令:「放絲」,15人一連串急速的動作忙過不停。手輕按橫絞的放絲掣,左手大姆指輕輕加些了壓力在轉動的絞絲上,絲竟然順暢地由鉛拖引到海中,沒有「炒粉亅。10:20,感到一陣震動,抽了一下竿,感到有阻力,於是攪起魚絲,原來中了池魚一條,加樹葉一片!那種快樂難以形容。在短短的25分鐘,Andus,Boris和我已每人上了一條池魚。Andus還多了一條石九。

由於水流大,各人用鉛的重量不夠,我們發生多次纏絲事件。大家每次都很有耐性去解開糾纏不清的魚絲。水流大的時候,3號中通鉛(40g)真的不夠,1號就差不多。

船家再轉釣點。這個釣點似乎特別多雞魚,一瞬間,我們各人都起了不少雞魚,有時候甚至一副仕掛上有兩條,三條甚至更多的雞魚。也有試過上了荔枝,但都放回海。到了中午的時候,大家的魚獲已相當不錯。Andus後來更上了一條手板大的火點。

這段時間,我又做了一個實驗:換了「波子壓底」釣組 ,1號鉤,和早上出來時在街市買了的28元急凍蝦;想知道會不會釣到不同的魚。等了良久,發覺魚訊確實比用南極蝦和仕掛少很多。浪費一個小時之候,我再改回用仕掛。

下午船家再轉去衛星站附近。由於經過幾次勾石,我的1號鉛已用完,唯有用兩顆3號鉛勉強應付。不多久,感到有魚啄食,於是抽竿,是一條顏色很漂亮的魚,船家說:「是燕子刀」。

後來再沒有甚麼魚訊,轉去銀洲。也是很靜,而且水流特別急。這時見Boris的位置旁邊有位,於是轉過去。把仕掛放到底,但流很大,魚絲向左漂得很遠,我的鉛又不夠重,唯有慢慢收回魚絲。怎知這個慢慢收的動作吸引了一條魚急速地搶餌,於是起桿,原來是約手板大的小黃釘。當然,放回大海啦。

說起勾石,就發現我的魚竿其實很堅硬,用來扯斷勾石的魚絲也不怕斷竿。當然,它的堅硬是因為它專門釣大魚,所以對於小魚就不怎麼敏感,Andus說我的竿有魚也不怎麼彎可能就是這原因。Andus的觀察力相當強。

5:00左右,回航了。各人顯得相當盡興。看見其他團友也是滿滿的收獲。Boris的冰箱也擠得滿滿的,帶病的他一下子紅光滿面,完全看不出病容!

上了岸,Andus把他的魚也給了我,我的冰箱變得很有份量。回程的司機是一位約60歲的大叔,我們談起釣魚;原來他年輕的時候多次去鴉洲釣魚,曾有次釣得很多兩三斤的紅班,立魚,等等「好魚」,並且多到幾個朋友只吃魚背都吃不完。他向我要了釣魚團的電話。

整天下來很累但充實。對於南水又認識加深了。其實仕掛自己手製也不難啊,連接仕掛主線的支線連勾一定要短,不要超過兩吋!

下次,一定要組織至少七人團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