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篇:方程式失效之謎

日期:2012-12-29,星期六。農曆十七。
地點:海洋公園,數碼港附近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5:00

天文台說,今天氣溫介乎攝氏15至19度,吹4級東北風後再吹5至6級北風。

這一次跟老表們去一轉南水。參予成員包括Angela & Chung,CY,Johnson,Cindy & Alan,和 Andrew一行8人。由於考慮到有初次船釣的,和萬一有暈船不適的時候可以提早上岸,故此選擇了包船。等船的時候,跟Bill打了個照面,他跟另一團。

Angela & Chung是烹飪高手,已經包辦了午餐。Johnson在澳洲進行醫療科學的研究工作,難得放假回港,還帶了支私伙竿。CY表妹在上次西貢之戰上了一條10吋長青衣,今次是第二次出擊。Cindy & Alan 帶了很多飲品上船。Andrew為團隊預備了一些手絲和鉛。這次行程的資源真豐富。

開船啦
開船啦

船長雄哥說,今天大風,去不了浦台,所以第一個釣點,去了近銀洲附近。大夥兒忙了一輪,仕掛呀,鉛呀,搏絲呀,解絲呀,上南極蝦呀,終於開始作釣。天開始下雨,大風,船也搖得頭頭是道。可是海底下有點不對勁:除了最初幾口之外,幾乎零魚訊。約在10:20,為了打破這個悶局,也是因為風浪太大,船長轉釣點,回到近海洋公園附近。這時候,從Whatsapp傳來Andus訊息 “Can u see me?” 嘩,Andus真厲害,於是我四處張望,果然見到Andus和德哥!真有一種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的感覺,忙揮手示意。從Whatsapp所見,他們的魚獲也不太理想,但起碼有一條連米和大泥鯭。我們仍未破蛋。Chung給了我一客5星級薄餅,內有燒雞,芝士和茄子醬,非常惹味!令我戰意大增。

釣了一會,不幸的事件發生了,Alan的姆指被仕掛魚鉤勾入了!我匆忙地從桶內拿出酒精和膠布,只見雄哥已經著Alan坐下,然後用鉗子小心但快速地把它拔出來,再噴上雲南白葯,加上CY細心地擠出菸血,再消毒和包上一塊防感染的膠布,而Johnson則在旁作醫學知識上的輔導,終於把傷口穩定下來。約在中午時份,Cindy & Alan先行上岸。

在船艙內避風
在船艙內避風

船駛去數碼港。我在這個位置上了一條大肚的小石九,立即放生。之後也沒有魚訊。大夥兒也是零魚獲。雄哥於是再試行駛出去近衛星通訊站的排口。去到後,已有另一隻船也在。可是非常大風,大浪,大雨,比起上次被5級風打敗的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應該是5至6級風吧。但上次的5級風下,我還是不停上魚,但今天,卻是零魚訊。南水方程式竟然失效!真是大開眼界,眼觀另一隻船的師兄們也是悶悶不樂,沒有一個有起魚動作的。

於是,下午3:00我們就回程了。記錄是:零魚獲(不計放生)。Bill,Andus,德哥的戰果也不理想。

對於這次魚兒不開口,釣友們收到不同的意見。有認為天氣冷,有認為風大,有認為流大,影響海牀。我嘗試比較上次5級風但爆釣的日子,有以下發現:

上次是農曆廿二,潮汐來說是死流。今天是農曆十七,生流。有分別
上次溫度是攝氏14-17度,今次溫度是攝氏15-19,今晚天氣會驟跌有些分別
上次吹東北風和東風,今次吹東北風和北風。風向有些分別

但說生流就不利釣魚?看看南水開竿篇(2012-11-14)和南水方程式(2012-11-28)兩篇日記,兩天都是大生流,魚獲也極佳,是一個反証。

是否和天氣驟降,而海洋生物已察覺到一些微妙的環境改變有關?

是否跟北風有關?是否跟季節有關?但上個星期2012-12-22還是不錯的,如果跟季節有關,會在一個星期內有這麼大的改變嗎?

看過網上的文章,談及影響魚胃口的極少。所見過的論點,有講及以下的因素:

1. 水溫
2. 含氧量
3. 能見度(清或濁)
4. 水流

水溫跟氣候和地面溫度有關。含氧量跟海洋生物的繁殖,水質和水溫也有關。能見度跟水質和水流有關,水流(current)是一個複雜的課題,但以南水這種“表面水”來說,主要跟潮汐和浪有關。浪是由於風。風透過和海面的摩擦,把能量傳給海,而海的帶能水分子上下移動形成浪。

我只能說,我們所知的甚少。真正的原因暫時未知。可能是一組因素,又或者有主因。

大自然暫時把謎底收起來,這也是釣魚吸引的地方。但當作是一個經驗累積也是好的,以後踫上有類似的天氣就要有心理準備,或是乾脆忍一忍。

這次旅程其實收獲甚豐。有多少次一班老表們一起這樣玩?真的很難得。就算釣不到魚大家還是嘻嘻哈哈的!這些快樂的片刻,豐富了整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