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篇:第二條件

日期:2013-1-26
地點:長洲一帶
開始時間:08:45
結束時間:17:00

兩星期前跟大師約定,這天跟馬先生的艇去釣斑。大師因公事不能來,我唯有獨自踏上這個「尋斑之旅」。

早上到了碼頭,見到一眾師兄在等船。船到後,問其中一位,方知馬先生有兩艘船,一大一細,這艘是大的。心想,先上船再算。上了船後,知道船家已安排了我坐細船。剛好細船也來了,我便由大船直接跨上細船。

上了船後,看見有四位師兄師姐在準備魚餌,應該是新鮮的大蝦肉。至於我,則帶了約四両半的生沙蝦作餌。不知為甚麼,這一團給我一種跟蒲台釣團不同的感覺,比較家庭式。或者是因為船上嬸嬸的笑容,又或者是船裏的擺設吧?船上大約有十六人。

走南丫島的路線。沿著榕樹灣,再落下尾灣。這時看到一個很大,類似貨櫃碼頭的建築,後面是三枝煙囪,應該是南丫島發電廠的一部份吧?船繼續行,最後,去到長洲南面的釣點。看到遠處點點風帆,想起港產奧運金牌名將李麗珊。

南丫島下尾灣
南丫島下尾灣

開始作釣。我先試用「企頭絲」釣組,可惜沒有甚麼收獲,而且可能我處理釣組的方法有誤,子彈鉛下的子線常常往上纏住主線。於是改用自己最熟悉的方法,波子壓底。同一時段,後面四位師兄師姐(就是用大蝦肉作餌的,暫簡稱為「四人幫」)已經不停報捷,用手絲上了幾條磅頭的班,有黃釘,也有青斑。

我嘗試多做晃餌動作。不多久,有一下頗沉重的拉力,跟我枝「誓不低頭」的G-CRAFT對抗。我大喜,連忙絞上來。噢!是大雞泡一條,看了牠一會,拍了照後便放回海。

大雞泡
大雞泡

船家嬏嬏告訴我,魚鉤要拖地,不要懸空。她用的釣組有兩粒中通鉛在底部,有一,兩門分鉤子線,長及底。我立時想起Andus式的釣組,在波子壓底的中通鉛下加一粒擋珠(或者擋膠),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於是立即換了用此釣組。(提起Andus,由於近來的週六都忙於証券業的系統維穩工作,希望他打後可以多些時間出現。)

船家在這個時段也轉了幾次釣點,見到他的努力,心裏也默然欣賞。

Andus式釣組開始發揮作用了!先起了一些小黃釘,又再起了九吋左右的石釘。四人幫更厲害,上了多條約斤頭的斑,而且上斑的頻率是全船最高的! 這時我在想,大概跟用餌有關,因為在幾個釣點都得到全場最好位置的機會不大。

釣斑是很吸引的。牠的力度相當大,魚訊亦相當明顯。以往也有釣斑的經驗,但目睹同船不停有人上斑還是第一趟。

轉到有一個釣點,右面的師姐上了一條白䱛。心想,䱛是一群的,也許有機會…,忽然有魚咬,立即扯上來,果然是白䱛一條。但之後就沒有人釣到䱛了。

不多久,又一下微重的拉力,上來又是九吋石釘一條。是這條斑不夠力,還是我枝桿太硬?

海面風浪開始大,氣溫也驟降,幸好有帶羽絨。約五時左右,回航了。

這次旅程算是順利,不是完全沒有不適,但起碼沒有嘔,相比上星期真是好得多了!少了南極蝦的腥味,也不見人用「南水方程式」。雖然大家都在香港南面作業,一個往東,一個往西,卻是兩種不同的文化。

更深刻體會到之前提及釣魚的第二條件(見方程式失效之謎二篇):魚餌和釣組,的重要性。

下一次會再來,也會準備得更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