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篇:風,繼續吹。

日期:2013-2-28,農曆十九
地點:螺洲,蒲台,天然氣,交椅洲一帶
開始時間:08:45
結束時間:17:00

今天難得粉嶺堂執事會的兩位成員參加這次的釣局,所以,我為這次釣局改了一個港式的名字:「執斑團」。兩位兄台均在政府部門工作,聲屬於紀律部隊,而戚則屬於工程方面的部門。大家於粉嶺堂執事會合作多年,但一起釣魚是頭一次。

天文台說今天會有四,五級風。上船時,船家說會去「天然氣」,而且強調該處今天很大風。

「天然氣」是甚麼地方?船一直向著蒲台島方向出發,直至在該島的西南面停下。原來這一帶的海床鋪設了南丫島發電廠用的天然氣管,而該條長93公里的氣管入口位於深圳大鵬灣坪頭角。從地圖看來,大部份的管道都在外海,在香港水域只有在蒲台島及南丫島的部份是比較貼岸。而船家今天說的「天然氣」,是指蒲台島西南面這一帶。

天然氣管
天然氣管(資料來源:香港電燈有限公司)

據船家說,天然氣一帶多斑釣。不過今天風浪太大,魚訊欠佳。在天然氣的一個多小時內,我只釣到一條手板大的白䱛。船拋得頗厲害,再加上全船的魚獲都不好,中午十二時左右船家便轉位。

各人均趁這時段進食。約在下午一時多,到了交椅洲,又開始工作。

不多久,聽見戚叫我,回頭一看,原來他中了一條約八吋的白䱛,連忙拍照。半小時之後,又再叫我,再來一條約八吋的黃釘,真不錯。十分鐘後,聲也上了一條體形相若的黃釘,皆大歡喜。

大雞泡
大雞泡

這個釣點魚不多,但不至於死寂。約在四時左右,一下猛烈的食餌訊號,我連忙抽桿,不中。於是上餌再放,很快又有類似魚訊。抽桿,中!感覺很重,有些像上次兩斤牛鰍的感覺,於是滿懷希望把牠拉上來。這時,聲及戚也見到我神色凝重,也留意我的動作。絞呀,絞,上水是一條過斤的大雞泡!拍照後放回大海。我多麼希望牠不是雞泡。

再釣多一會兒,船家便收隊了。我懷著一絲依依不捨,收拾好裝備回程。

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2 thoughts on “第34篇:風,繼續吹。”

  1. 牙䱛Otolithes ruber,潮俗称三牙。鲈形目石首鱼科。
    敲罟(gǔ)是一种霸道的渔法
    像武侠世界的六指琴魔用琴声杀人于无形,敲罟,一种利用声音捕杀鱼类的古老渔法,跟其他一切捕鱼方法相比,其威力实在是太强悍太霸道了!半个世纪前,这种原来只在潮汕蜑家渔民之间秘密流传的捕鱼利器突然像魔剑一样出鞘,划过了大半个南中国海,在中国的近海渔业身上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弥合的伤口。

  2. 鱼脑石为石首鱼科动物大黄鱼或小黄鱼等鱼类头骨中的耳石,是平衡石,与平衡觉的产生有关。
    按敲罟是一种大型的集体性渔业,每个组合称为“艚”,有罟公罟母即大船各一,配罟仔小艇约35只,由200余人协同作业。抵达渔场后,罟公罟母通过旗语和吹号,指挥小艇包围鱼群,并通过击圈驱赶鱼群,缩小包围圈,最后将长有耳石不堪响声刺激而翻浮在海面上的鱼类用大网捞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