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篇:花鮫出場

日期:2013-3-30,農曆二月十九
地點:蒲台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6:30

今天本來約了釣友們上德哥快艇,但週四得悉是次釣局取消(相信因天氣關係),於是改報了之前參加過的釣魚團,船長是朱先生。

記得首次參加船長的團是2012年10月13日(見南水實驗篇),距今還不到半年的時間。當時朱先生教了我和大師仕掛和南極蝦的釣法(我稱之為「南水方程式」),以及在該水域釣魚的一些心得,非常感謝。

由於釣友們決定集中火力應付4月6日即下週六的釣局,是次沒有人跟我拍檔。於是這次釣局,我姑且稱為「方程式春季預習」,也順便幫釣友們探一採春季的釣況。

但天不造美。天文台預測有4至6級風,間中有雨。

蒲台釣點今早船上有20多人,我揀了船尾的轉角位,旁邊是初次參加這個團的林先生和他的兒子。

船直駛往蒲台的南面,在一個內灣停下。風十分大,浪也不弱。我已經穿好池魚仕掛,並勾上南極蝦。今天的南極蝦有點發黑,希望不會有太大影響。號令一發,眾人下魚絲。我嘗試把仕掛放到最底,然後等。不到5分鐘,一個振盪從魚桿傳來,顯然是已經上勾了,於是拉上來。噢,是花鮫仔一條,約七吋左右。又創造了個人的「首次」:釣到這種魚!(花鮫英文名稱Mackerel)。

這時,船長向全船的人宣佈,有花鮫。之後,眾人開始非常忙碌,一時間驚嘆聲此起彼落,有時有人一掛上了3至4條。當我正忙於為仕掛上南極蝦時,船長經過,給了我一個錦囊:「你的仕掛是否有膠珠,有的話不需要上南極蝦了。」。不是吧?不需要南極蝦?於是我照著辦。

花鮫仔上水沒有南極蝦的仕掛一放到海中,有時候10秒之內,便有一陣劇烈震動,把桿提上來,6條花鮫仔就嘩啦嘩啦上個滿勾!非常壯觀。難題來了,要把掙扎中的魚一條條解下來並不容易,大概要我30秒時間。有些人乾脆把魚使力地甩開到地上或水桶,愈快愈好,以便爭取時間上魚。可惜這次我竟沒有帶藍手套,否則直接在勾上取魚也很方便。

釣花鮫的感覺跟釣池魚很像。如果要比較兩種魚的爆炸力,我會說不惶多讓。對於「誓不低頭」來說,滿勾的花鮫仔雖然不能對之造成甚麼威脅,但上魚的感覺還是很棒的。

接近中午,不怎麼吃力已經釣到30多條花鮫仔。不能夠推測魚群何時會光顧。有時候靜了下來,有時候又十分忙碌。中午時,我索性放下魚桿,吃早上外賣的豉油王炒麵。吃了幾口,魚桿又震,於是提上來解魚,又放回去,又吃幾口,又再解魚,非常機械。果然是方程式!

下午有一段時間因為仕掛掛底,我趁機嘗試不用方程式,改用上次釣剩的蝦肉及分勾釣組。可是,只能釣到一些細魚如石狗公,林哥,梳羅等。林哥我嘗試用牠作餌,其他放回大海。可惜釣獲甚差。

船家轉位,我決定還是用仕掛好了。我想,如果大自然決定今天是「花鮫推廣日」,何必勉強?

這時海浪極大,但花鮫仔搶吃更猛。這個時段,釣魚是不用等待的。一放絲,就有。而且,當仕掛還只是被水面浸過些少,已經可以目睹花鮫仔搶吃!這時嘗試釣其他魚是甚困難的;因為,所有的勾未到海底已經滿了!

雨愈下愈大,我的雨衣濕透,但幸好早上穿上了防水褲(這一點是吸取以前的失敗教訓),才不致於讓身體受寒。

四時多,船家回航。

這次,我帶著輕鬆的心情,和沉重的冰箱回家;想著怎樣向家人推銷這過135條花鮫仔。

(唔,我的日記很少有這樣的結局啊!感謝主。)

我的總魚獲
我的總魚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