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篇:春天,第一條花䱛

日期:2013-3-16,農曆二月初五
地點:天然氣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這日的釣局組織得比較倉卒,但出發前一晚看到大師的Whatsapp說可以出擊,立即答應出發。

是日有3至4級風。我們上了「不省油的艇」,直出天然氣一帶。

船鼻上的冰箱
船鼻上的冰箱

大師揀了船側沒有座位的位置,我們的工具就放在船的鼻子上。很享受那種海風,帶丁點冷,但又不致於吹得人頭昏。

在第一個釣點,由於大流,多人的釣組掛底,故轉位。

11:00左右,見附近的師兄上了一條白䱛,暗喜。自知「誓不低頭」對魚的敏感度差,故更加留意輕微的魚訊,有時候甚至用手輕托桿上的絲去感應。吃餌訊息猛然到來,立即抽桿,竟然中魚!上水是一條花䱛,有約10吋長,是我頭一次釣到花䱛。魚色極美,銀中帶金,背鰭整齊有致。

 

十吋花䱛
十吋花䱛

不久,大師發功,立即先後上了白䱛和紅衫。

12:12,有輕微魚訊,抽桿後卻感到有些阻力,是甚麼魚?原來是一條白頸鹿。船家說白頸鹿食味很好。可是,為甚麼這條白頸鹿肚下帶有一絲一絲白色的東西?忽然想起,可能這條魚在散精。想到這一點,於是拿起整個桶連魚帶精倒回大海了。(那條花䱛早已放進冰箱了,不用擔心。)

春天的白頸鹿
春天的白頸鹿

12:50左右,見大師的桿頗有阻力,原來是一條體形不錯的紅衫。印象中大師常釣到紅衫,而我自己一次也沒有釣到過。

約在下午二時多,同船有人報捷,釣到一條十二兩紅斑。

在一時至三時這個時段頗悶,差點睡著了。我在想,天氣這麼好,水又沒有「麻根」,釣不到魚可真是個人技術問題了。但是,不知怎的,魚訊確是沒有。

15:57分,當船家準備開船轉位時,有一下猛烈魚訊,忙收上來,這時已開船。於是在船移動和魚的兩重阻力下,起了一條8吋左右的斑。由於我常記得大師當日起K BOND斑的情境,故此,跟大師說這條斑比K BOND斑略細。轉位後,我的釣組不知怎地,天地勾被底石去了個天勾。由於剛才上斑的是地勾,而我留意到其他師兄這時上了斑的也是中了地勾,於是索性也不補回天勾。

16:12,又有猛烈魚訊,上水又是一條8吋斑,感覺良好。地勾果然集合了馬氏多年釣斑的精華。

個人魚獲
個人魚獲 (白碟直徑9吋)

五時左右,在一種想繼續作戰的心情下無奈地回程。船家對我的三條魚獲好像不大滿意,因為比較同船的人,我的魚量是明顯較少。我相信是技術問題:可能桿太硬,忽略了很多魚訊,也可能是鉛太重。我不知道只用生蝦作餌是否另一原因,因為同船的人多有帶蝦肉作餌的。可是心裡不太想買另一枝桿。

Whatsapp的釣友都磨刀霍霍,想在四月份搞一次釣局。

我極相信,將會有很大的作為。

(後記:花䱛的學名,應該是Nibea albiflora,又名黃姑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