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篇:想起花狗棍

日期:2013-7-24,農曆六月十七,星期三
地點:蒲台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05:30

跟Andus,即是白Sir,和他的朋友阿雷(音Lui)上了不省油的艇。阿雷蓄著山羊鬍子,頭髮些微花白,不過從面孔看來應該不到四十歲吧?用手絲。希望日後認識這位釣友多一點。

今天大概是4級風。我們坐在船頭享受著南水的風貌。「忽然」驚覺悠閒。媽媽常說我有勞碌命,真的沒說錯;難得今天的思維包容了這個名詞。

是日釣點
是日釣點

雨漸大,我連忙拿出大師送給我的雨衣。這件戰袍大師說是親友送的樣板。穿上後,全身被包著,有兩個洞孔讓雙手伸出,頗給人一種保護感。

之後,雨勢增強,視野白茫。船家向東駛到螺洲。

在釣點等待了一個小時多,卻沒有太多魚訊。船家轉位,到了蒲台和螺洲之間的通道。

11:00,感覺到有魚訊,抽了桿後,仍然感覺有魚訊。旁邊的白Sir說我中了魚,因為桿頭不停到震動。我拉上來一看,果然中了橙紅色的荔枝一條。真是如夢初醒。

「黃金時間啦!」心裡盤算著。從天文台的潮汐表看,11時左右是漲定反退的時段。如果在這黃金時段又身處好的釣點,中大魚的機會就更高。

10分鐘後,一個稍猛的魚訊,給勢不低頭輕易捕捉了。是一條八吋長的黃釘。

這個時般,船上有師兄呼喚撈箕,原來是3斤多的細鱗來訪!後來聽船家說,那些細鱗吃剪開了的基圍蝦。

黃金時段過得很快。中午時份,船家轉位到一個內灣。帶來的一梳香蕉,轉眼間就消化了。

大概下午2時左右,有頗猛烈的魚訊。上水是狗棍一條。

「又是狗棍。」心裡第一個回響往往是最直接的。狗棍不好嗎?

幸好內心「正」,「邪」兩派沒有繼續交鋒,因為知道有魚釣起碼比打龜好!

接著下魚絲,很快,又有頗猛烈的魚訊。

是的,又是狗棍。想起狗棍上水後難在水桶活得久,於是立即把魚獲全放進冰箱。

狗棍的身體呈長條狀,頭部樣子頗惡,有尖銳的牙齒,真的有點像狗牙。想起在大潭釣過幾條花狗棍(見釣魚篇之6:花狗棍日)。花狗棍的樣子跟狗棍一樣,但身體卻「莫名其妙」地多了幾條藍色橙色的花紋,名符其實。

之後,再釣到一條小紅杉,兩條池魚,再來一條黃釘,一條手板沙立。

下午3時多,船家決定轉戰天然氣,這個釣點常令人驚訝。

可惜個多小時內,都沒有甚麼魚訊,只上了另一條手板沙立。白Sir則上了一條狗棍。

是日個人魚獲
是日個人魚獲

4時多開始回程。未釣到大魚當然有些想上訴的感覺。不過,下次啦。

回到家裡,請了外母吃晚飯,由我下廚。雖然沒有大魚,但我把所有清理好的魚獲放進一個大碟,加入薑,蔥,芫茜,灑一點鹽,再一丁點冬菜,也頗有「派頭」呢!蒸了6分鐘。加入豉油和些熟油……

海鮮出場了!這大堆頭的海鮮讓我嘗真了不同小魚本身的味道,結論是:

1)狗棍最好味,比斑類的黃釘更好!細骨卻是多得很。
2)池魚也極好味,原來新鮮的池魚清蒸是這個味道的!
3)荔枝的味道很好,魚肉較散。

以往的小魚,多是放在冰格,之後煎來吃。大堆頭蒸魚,原來可以是這樣美味的!

「清蒸花狗棍的味道不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