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篇:風大魚大

日期:2013-7-20,農曆六月十三,星期六
地點:蒲台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05:30

等待了十天,今早和大師踏上「不省油的艇」。揀了船頭的位置,我坐最前,大師在旁。

一個星期前,天文台明明預測今天只有2至3級風,但兩天前卻忽然變成5級風。

我最怕5級風。(詳見釣魚篇之16:被5級風打敗

對於暈船的痛苦記憶,是出乎意料的短暫。只記得是曾經非常痛苦,至於怎樣痛苦法,卻又說不上來。

「是啊,不一定暈船的。」我的心想。

今天船家在逸港居碼頭出發,向東行,直至見到蒲台和遠處的擔杆島。

浪很大,的確是5級風的浪。

「但5級風不是應該見到白頭浪嗎?為甚麼沒見呢?」我的心想。

心啊,你真麻煩。

9:45分左右開始作釣。這個釣點的水頗深,不久,由於勾石,一副釣組已報銷。

之後,在船起伏之間,暈船魔魘悄悄地進入了我的大腦。我無法專心釣魚了,心內湧出一種對抗力,但這種對抗力只讓情況更差。

「我不行了。」告訴大師。

大師提議跟我換位,因為我坐的最前頭的位置起伏較大。換了位後,稍稍好些,但仍有作嘔的感覺。向船家要了一粒暈浪丸,吞了後當然不會立即生效。心裡暗暗感激大師的幫助,但口中只能吐出一句簡單的謝謝片語。

「下次5級風真的不要出發了。」我的心想。不過,這個「想法」我已「聽」過很多次。

捱到大概中午,我沒有魚獲。反而同船的師兄們大勇,有很多人已經釣到呎長大花䱛,斤頭雙牙斑等。

忽然,作嘔的感覺增強,我立即把頭伸出船外,不過卻吐不出甚麼。唉,我就是最討厭這種狀態!

足斤黃腳立
足斤黃腳立

就在這種「捱打」的情況下,經驗告訴我,糟事會趁機堀起:我昨晚預備的最後一副釣組,給海底一塊「石」勾著了!更神奇的,就是這塊「石」竟然主動拉的的魚餌和釣組。5,4,3,2,1,「啪!」再見了,我的好釣組。

然候,旁邊的Billy師兄開始凝重,船家忙拿撈箕過來。收,收,收……,一手絲有幾呎吧,十數手之後,對手現身:是一條兩斤四兩的青斑!

剛才的「石」,莫非就是這條大物?

於是,在昏暈狀態下,逼出了一小點意志,決定不縛前導線,只用布線,和波子壓底這種最基本的釣組。

12:07,海底傳來一個扎實的魚訊。連忙抽桿!對手立即發難,「誓不低頭」當然不甘示弱,凛然迎戰。可幸的是,這時的釣組是由頭到尾的布線,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每上一手絲,感到對手的力量只是飄忽不定,卻沒有絲毫畏縮。

終於上水了,是一條足一斤的黃腳立!魚身漂亮非常,一身銀甲再加上大背鰭,好一副戰鬥格。上水後仍有力地拍打著魚尾。

大師立即幫忙制服這條立魚,並且脫下拖鞋,放在魚旁給我拍照,以顯示比例。

我心裡真希望大師也上一條大魚。

是日海鮮
是日海鮮

之後,船家也走了好多釣點,我再釣上了兩條狗棍和一條8吋黃釘後,便沒有再釣到甚麼。右手旁的Billy師兄卻仍不停上魚。大師和我都很詫異,覺得這位師兄實是奇人,我們也留意到他主要用生蝦作餌。我們都頗認為,今天應該全用生蝦才對。

「又用錯餌嗎?」我的心用不知是否責備的口吻問我。

上岸後,立即出發,趕在七時晚飯前把這條足斤黃腳立交在媽媽的手中。

不知是否有一種「派成績表」的感覺?

2 thoughts on “第60篇:風大魚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