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篇:梅花三弄

日期:2013-7-31,農曆六月24,星期三
地點:南丫島海域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05:30

獨自上了「不省油的艇」,直出南丫海域。

在碼頭碰到「風大雨大篇」當日船上的一位師兄David,問我當日條黃腳立好吃否,也告訴我他釣的斤頭花䱛味道極好。交流了一會,船到了。今天「不省油的艇」出了大艇和細艇。由於我被編排上細艇,跟David揮手互祝釣魚豐收。

誓不低頭在南丫
誓不低頭在南丫

在船頭坐下,開始縛鉤。有位首次上這艇的師兄和他拍檔也上了船頭(暫稱他為「一師兄」),看見我用80g的鉛,有點詫異地問我:

「我們會去好深水的地方嗎?」

原來一師兄帶來的鉛頗輕,擔心不能帶魚絲到海底。其他人建議他向船家求助。

今早出門時滂沱大雨,出到海,卻又非常好天。昨晚睡不著覺,但今天浪雖大,卻又沒有暈浪感。

大概10:00,背後的師兄上了一條斤頭花䱛。

「花䱛竟然生蝦不吃,吃死蝦呀!」師兄朗聲,給全船一個錦囊。

收到錦囊,立即換上死蝦作餌。我用的「死蝦」是新鮮的基圍蝦分段使用。

10:25,「誓不低頭」接到挑戰訊號,抽桿有沉重感。上水是一條超過10吋的花䱛,大約半斤重。

「終於輪到我啦!」好像孩子一樣發出歡呼。

我的花頭梅
我的花頭梅

想起有一次上了一部計程車,跟司機閒談,方知是「師兄」。從對方的白髮,猜想年紀大概60不到,談到有一年在鴉洲釣魚,一眾魚友上了極多的好魚,有紅斑,青衣等而且全是兩三斤的;他們吃不完,所以只吃魚背!說的時候,那燦爛的笑容也是跟孩子一樣,亳不掩飾。

「哈哈哈哈!」心裡發出「毒王的微笑」。

10:45,海底再傳來強烈的搶餌訊號。「誓不低頭」不敢怠慢,每一手絲收上來時都遇到反抗,

「是甚麼東西?」感覺到對方是有些份量。

一師兄的細鱗上水
一師兄的細鱗上水

上水了,竟然是一條金錢花紋的斑!

「這是……」一時想不起這種魚的名字。

「條花頭梅應有半斤重!」一位師兄告訴我。

對了,是花頭梅,是我第一條花頭梅啊!忙拍照。這條花頭梅半斤重已這樣強頑,一斤的不知會如何?

有了花䱛,又再上了花頭梅,而且時間尚早,心裡充滿希望。

一師兄卻仍未有零的突破。這種橋段,似曾相識……

中午一貫地靜。帶來兩個餐包很快吃完。

我的第一條頭鱸
我的第一條頭鱸

船家轉位到了近岸地帶。這個時候,上了一些池魚,沙立,小白䱛。

13:33,一師兄忽然緊張起來,原來他的魚絲非常沉重,於是他身旁的師兄立即支援,一手一手小心翼翼地把魚絲收上,而船家這時已拿著撈箕等候。

大概一分鐘,對手上水了!原來是一條兩斤多的細鱗!一師兄高興得差點要跳舞。

不久,我的魚絲又大咬,力度也不弱,上水是一條八吋銀白色的魚,魚背有整齊的格格,背鰭佈滿黑點。 這條魚我不認識牠。

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

「是甚麼魚?」問身旁的師兄。

「是頭鱸呀,不如用條石九跟你交換?」師兄打趣道。

「哈哈哈哈……休想!」心裡也打趣答。

四時多回航。

這晚,三條今天最好的魚(另加一條小白䱛)出現在餐桌:花頭梅,花䱛,頭鱸。全放在一隻大碟內,加薑,蔥,芫茜,冬菜,灑一些鹽,蒸7分鐘,熄火再焗2分鐘。然後再加較甜了的豉油,和熟油。

這道菜,我稱為「梅花三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