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篇:一場秋雨

日期:2013-8-7,農曆七月初一(立秋),星期三
地點:長洲海域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05:00

立秋。

芝麻斑上水
芝麻斑上水

今早甚懶,在漁具店添了生蝦和神仙蝦就上船了,沒有預備蝦仁。

不省油的艇直出長洲。船內多是熟客。這天我揀了船尾,看到友叔坐在船右側最近上船的入口。

未到十時,已聽到船的發動機開始靜下來,然後各人迅速地放下魚絲。

左手旁的師兄用手絲,不多久已上了黃釘和芝麻斑,似乎上魚的頻率甚高。

忽然,「噗噗」,魚絲傳來令人振奮的強力魚訊。來不及細想之下,抽桿!

上水是一條半斤重的芝麻斑!這條芝麻斑來得太快了。把牠放在水桶時只是10時正而已!感覺極度良好。

不久之前,自己分不清黃釘,石釘,芝麻,和泥斑等。魚類書籍和網上文章的「描述」文字不足以表達魚身圖案。曾以為只有芝麻斑有斑點,看書後才知很多斑都有斑點,所以不能單靠有沒有斑點去分出芝麻斑。

回程
回程

細看手上的芝麻斑,就明白芝麻斑就是芝麻斑,毫不混淆。

不知是否沉醉於過早的「戰果」,之後個多小時都沒甚收獲。

直至11:45,一個急速的魚訊喚醒了醉意,上水是一條八吋黃釘。

中午時分,是「沉默時期」。不過間中也上了幾條池魚,和沙立。手板大的沙立給我的力量感絕不亞於一條八吋的黃釘。

IMG_641213:45,一個較強的魚訊忽然來襲,原來是一條約十吋的花䱛!幾分鐘後,再一個強魚訊是一條八吋的黃釘。

這時,友叔要撈箕,原來有師兄中了大物。看著他們把對手撈上來:是一條像成年人手臂般粗,且有兩手張開般長的「油追」。

這時,Whatsapp的釣友「嚷著」說要換水,於是把水桶的水清了,換上新鮮海水,我叫這個動作做Reset。

Reset後,一條狗棍很快便在裡面游水了。之後,又有一條飽滿的䱛加入。不過,我有理由相信這條䱛肚裡裝滿魚子,於是放流了。

16:20回程時,黑雲滿佈,遂下了一場大雨。

人說,「一場秋雨一場寒」,下星期可會涼快一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