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篇:汲水門下

日期:2013-8-17,農曆七月十一,星期六
地點:馬灣
開始時間:14:00
結束時間:19:00

颱風尤特在兩天前逐漸遠離,今天的釣況會如何?

是次釣局由筏狂組織。由於他的朋友東爺居於馬灣,認識這一帶作業的船家,故此今天我們往馬灣作釣。

以前對馬灣印象不深。原來馬灣是介乎青衣和大嶼山之間的一個島。馬灣和青衣之間的海峽叫做「馬灣海峽」;而馬灣和大嶼山之間的海峽叫做「汲水門」。

馬灣小碼頭
馬灣小碼頭

這天我在中環上船,大概20分鐘便到馬灣碼頭。沿著珀麗路,芳園路,馬灣鄉事會路行約10分鐘與筏狂和東爺會合,再前往一個見到魚排的小碼頭。

船家準時到達。是一隻纖維快艇,最多可載三位乘客。船飛快直往釣點:汲水門。飛馳的時候,有一種極舒暢的感覺;雖然在浪頂與浪底之間的起伏是頗顛簸的,但並不使人感到暈眩。

14:09,第一個釣點在汲水門大嶼山近岸處。

今天帶來了少量紅蟲,一些基圍蝦,和一些上次釣局剩下的生蝦,經過急凍後,稱為「神仙蝦」。

十五分鐘左右,有一個小魚訊給誓不低頭逮個正著,上水是一條小石狗。

跟筏狂討論這個釣點的水深,相信有30呎;談到魚種,據聞這裡有細鱗出沒。

又有一個魚訊,這次較猛,上水是一條十吋長的沙鑽。由於已經入扣,於是花了一些時間解魚。

14:46,魚訊逐漸頻繁。不多久一條小䱛上水了!然後,坐在後面的東爺也上了一條䱛。

汲水門大橋
汲水門大橋

「卡卡!」魚訊又來了,一抽之下,兩條石狗公掛在天地鉤的上下門。

忽然間,筏狂上魚了,是一條䱛,不過又入了扣。

「我也想釣到石狗!」筏狂說。

不一會,筏狂真的上了一條石狗。

在這段時間,汲水門不停供應石狗和䱛。

「是細鱗呀!」不記得是誰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船家用紅蟲上了一條半斤裝細鱗。

「用紅蟲的反應完全不同!」這時筏狂也開始用紅蟲,而且察覺到海底下有異樣……忽然一下強力魚訊,噢!走失了。

「嘩!」又是細鱗,船家又上了一條十二兩的細鱗!

船家的功夫真好!

15:55,船家轉位,稍稍南下。

海底豬肚
海底豬肚

感到勾著重物,拉上來後,是一個顏色鮮豔,樣子詭異的東西!

「這個東西看似一個心臟!」頑童在Whatsapp留言;一語中的,像極了一個心臟!

「是海底豬肚呀!」船家悠悠地說。

「是否有毒的啊?」我有點擔心。

「沒有毒的!」船家的語氣堅定。

拍照後,把它拋得遠遠的。

這時,筏狂又有魚訊,是沙鑽一條!

黃昏的青馬大橋
黃昏的青馬大橋

而我,則繼續領取石狗。

16:58,船家轉位,回到汲水門馬灣近岸處。

這個位置的水流依舊非常大,而石狗和䱛也不停出現。

「細鱗啊,快些來吃晚飯啊!」我向著大海說。

18:30左右,船家說回程了。這時,東爺忽然感到魚絲傳來強力的拉扯。

全船漁獲
全船漁獲

「是魚啊!」只見東爺努力地收魚絲….「啊!」收到一半,對方脫了口。

帶著一點不捨,上岸了。

慢步珀麗路,看著黃昏閃閃發光的青馬大橋,給它拍了一張照。

「今天好極了。」我的心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