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篇:汲水門派

日期:2013-8-24,農曆七月十八,星期六
地點:馬灣
開始時間:11:00
結束時間:17:00

誓不低頭和小白
誓不低頭和小白

這星期在泉州探望入了醫院的祖母,昨天方返港,得知筏狂今天有釣局,立即決定加入。

釣局原本有四個人,頑童由於早上天氣不穩,按兵不動。東爺因身體不適,正處於兩難之中,去,還是不去?

「有幾條細鱗在外面等著你啊!」毒王的天性就是愛落毒。

東爺禮貌地微笑。

筏狂把一枝1.3米,鮮黃色的小船竿,交到東爺手中。

「東爺,你枝新竿不錯啊!」太油腔了吧?

「是3比7先調子的!」筏狂補充說。3比7調子,即是在竿受力時,近竿尖部份3成長度會彎曲。筏狂對竿素有研究,這個選擇相信是兼顧了靈敏度和硬度。

「東爺,一定要試試新竿了!反正這裡是你主場,如果支持不住也可以立即回家啊!」毒王啊,你也太過份了!

前往汲水門
前往汲水門

「我也很想試試新竿。」東爺顯得有點無奈,但最後也決閉關。

最清楚自己狀況的,莫過於自己。相信東爺已經作了最明智的決定,我們絕對尊重。

筏狂和我二人在碼頭跟東爺揮手,感覺這一別,好像是要出海十天八天似的。

出海時,天陰,卻沒有雨,我們大呼清爽。船家走大排咀方向的路線,跟上次不同。

由於上次整體的魚訊都頗密,今天我們都抱有較高的期望。

魚絲放下之後,半個小時過去了,海底依舊很靜。大海啊,你實在難以估計!

(人生啊,你又何嘗不是?)

11:42,筏狂的竿動了,只目見他努力地攪,一條八吋牛鰍上水了!然後,到了11:55,筏狂的竿再動,是一條手板大的絲立。

在家的頑童,為我們一眾釣友「分了門派」,在Whatsapp內發佈。

大師常在南區作業,且居於南區,稱為「南水島派」相當貼切。揪哥多在西水作業,理所當然成了「西水寨」主。白Sir一貫瀟灑作風,成了「逍遙派」簡直一絕。夢人最有兄弟情誼,屬於「兄弟幫」會。至於頑童,每次拍的人物照在Whatsapp上發佈之後,不出半小時,一定有「第二版本」出現,是「全Gag派」的搞作主腦。在下毒王,開了這個「週六漁民」之後,被封為「毒王谷主」。而筏狂最近努力開發新釣場,對汲水門充滿熱忱,所以成為「汲水門派」的創辦人之一。

12:00,我的桿終於有訊號!上水,是八吋沙鑽一條。

「如果釣多幾條就好了!」想著今晚的蒸沙鑽,一排一排地堆個滿碟。

筏狂的細鱗
筏狂的細鱗

「今天好像不見䱛。」跟「汲水門派」的筏狂說著,心覺奇怪。

不多久,輕微急促訊號之後,一條手板大的䱛終於上水!

「劃(䱛)時代開始了。」我在Whatsapp留言。

由於䱛是集體行動的,筏狂很快也上了一條䱛。

東爺忽然來電,原來他要出關了!我們著船家在最近的碼頭等他。老遠已看到黃澄澄的東西,原來東爺要試竿啦!

船家拐了一個大彎,到了青馬大橋附近。

14:17,東爺的新竿有訊號,上水是一條沙鑽!連忙拍照。5分鐘後,再上一䱛!喂,這枝竿是甚麼牌子的啊?

下午3時多,筏狂忽然神色凝重,低聲說:「撈箕!」船家迅速遞過撈箕。這時候,對手似乎已受到控制,筏狂沒有用撈箕便起了魚:是一條半斤裝的細鱗!

果然是「汲水門派」。

為了不讓「汲水門派」獨釣細鱗,各家各派都磨刀霍霍,等待9月7日的「大日子」,在「汲水門」一較高下!

且看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