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篇:大白鯊與黃腳立

日期:2013-9-11,農曆八月初七,星期三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在碼頭跟友叔和關師兄閒談幾句,不省油的艇就到了。

天文台說有四級東風。出到海,船家說不止四級。這種情況下,唯有先找個不當風的釣點。

途中,船家說起釣魚的往事和秘訣:

南丫一帶
南丫一帶

「有次漁農處問我怎樣對付大白鯊。釣大白鯊條魚絲每隔二十呎縛一個浮波,中勾之後,條魚會發力,走得很遠,架艇就要跟牠成八字方向走,消耗牠的體力。鯊魚跟人一樣,跑得久總有力氣不繼的時候,這時就可拉牠回來,用繩縛著牠的尾,整條拖上來。」

「用幾多磅絲啊?」我好奇地問。

「一百磅。」

「一百磅夠嗎?」

「夠了,在水裡,十磅的絲可抵幾十磅重。」

原來如此。

「黃腳立最精口,不過有朋友我教了他之後,九成都中。」船家開始派錦囊了。

「黃腳立不會第一口就吃餌,必定把餌拖走一段時間,才開始食餌。所以,一定要放絲給牠。當牠開始食餌時,你會有一刻感覺到卡一下,表示牠吃到鉤了,這時就可以抽。」

「用幾多號絲?」旁邊的師兄忍不住問。

「最細號的絲夠了。」

釣點到了,靠近南丫。

10:00,卡卡,上了䱛仔一條。

魚訊不多,等了一小時,才上第二條䱛仔。

忽然,後面的師兄說魚絲很重,用力拖。幾手之後,失望地說走了。

只見船頭另一位師兄上了一條銀光閃閃的長魚,是牙帶。可是,為甚麼不見了下半截魚身呢?

「有怪獸吃了半條,可能是鮫鮫。」筏狂在Whatsapp猜測。

船頭又有些歡呼聲,遠望過去,只見一位師姐上了一條約八,九吋的黃立倉。

11:52,又有些急速魚訊,原來是沙立,比手板略大。

船家決定出西天然氣。

12:30,吃了些香蕉後,感到魚桿有些若隱若現的魚訊。上水是一條牙帶!那種腥味很特別,很濃烈。這是我第一次釣到牙帶。

整天魚獲煎了吃
整天魚獲煎了吃

這個釣點風大浪大,有一陣子船搖得特別厲害。

「我要嘔啦。」聽到右手面的師姐跟她的同伴說。剛說完,她就向著海嘔了。

因為風大,船家再轉位,去長洲附近。

14:26,一個急劇的魚訊捕上了,是8吋黃釘一條!25分鐘後,又來另一個急劇魚訊,是一條小芝麻斑。

「大師,今天我竟然無事。」回程途中,我用Whatsapp報告。

「毒王已練成金鐘罩第十層!」筏狂回覆。

但願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