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篇:尋找大魚的蹤跡

日期:2013-10-09,農曆九月初五,星期三
地點:天然氣,南丫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四線雞魚
四線雞魚

一早到了逸港居停車場。下車後,迎面而來一位精神奕奕的師兄,原來是David。交談後始知大家對上週六的成績不滿意,今天再來補課。

今天船家出兩艘艇。我被編到細艇。上了艇後,忙準備釣組。由於人未齊,艇仍在碼頭等候。

「毒王兄!」隱約聽見有人呼喚著。

「毒王兄!」忙轉過頭來,原來是旁邊大艇上的關師兄。

「你上次釣那條金條是否用生蝦?」關師兄問。

「金條……」呀,想起來了,是汲水門那次。

「不是,是用死蝦。」我告訴關師兄。

想再聊幾句,但這時船也起動了。唯有下次有機會再談。

青叔掌船,直出天然氣西。

天氣好極了。

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說裡,有一個故事叫做「三個問題」。這三個問題就是:甚麼時候該動手做甚麼事;該重用甚麼人;怎樣才知道甚麼事情最重要。

「唔,最緊的時刻是『現在』。」忽然想起這個故事。

「落魚餌!」青叔發司號令,全體同學乖乖地下魚絲,只欠沒有說:「Good Morning, Mr.青」。

水很美。

仍然用著上次布線接駁尼龍線的組合,有想過全換過布線,但最終沒有這樣做,不想浪費。

忽然,有一種中了魚,但又不大確定的感覺。(多半是因為尼龍絲的彈性太強吧?)抽上來,竟是牙帶一條!

牙帶,總教我想起袓母,想起小時候在新蒲崗吃祖母煮的豆豉牙帶魚。

「卡卡!」上水是一條小烏絲斑。

斤頭牛鰍
斤頭牛鰍

「卡卡!」再來一條打鐵立,之後再一條梳羅。

「打鐵立的味道甚佳!」船家說。

立即把打鐵立放進冰箱,也放走了小烏絲和梳羅。

之後,也再沒有上甚麼魚,更不要說大魚了。

船家之後轉位,到了南丫近岸。

「卡卡卡!」這個魚訊有點怪。上水是一條像釘公的魚。

「大釘公。」我連忙Whatsapp。

「好吃。」夢人立即給了食家評論。

「不多像啊,我見街市的大釘公的頭比較圓。」頑童立即回覆。

「假釘公,又叫唱歌婆,四線雞魚。」箋狂回覆。

立即放進冰箱。

之後,開始上了不少的䱛。釣䱛的秘訣是:「放鬆魚絲」,讓䱛去搶絲。不多久,已上了七,八條䱛。

回程了
回程了

「今天會不會有大魚呢?」心想。心,一直在想。

好想。

下午三時左右,「卡,卡!」,有些魚訊。「卡卡!」又來了。來真的了,輕輕一抽。

忽然,對手發力,「誓不低頭」感到一股沉重的力,忽大忽小。上水是一條斤頭的牛鰍,超過一呎長。

忙穿起大師推薦的矽膠手套,制服這魚。這手套本是廚房開焗爐取物用的,真虧大師想得到。穿上,脫下極方便,而且最重要是:可以單手操作。

回航時,船飛馳著。濺起了一些水花撲向我身上。

(註:今天探訪弟弟,魚獲做了手信,故沒有拍整體魚獲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