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篇:雙四門的紅杉

日期:2013-10-23,農曆九月十九,星期三
地點:大潭,狗䠋,螺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釘公
釘公

船家往東行。

經過赤柱,我連忙Whatsapp釣友:

「今天走東,好難得!快到大潭。」

大潭,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上週筏狂和Johnson在他們新發掘的S釣點上了不少好魚,包括大火點,芝麻斑等。

船今天竟然在大潭港對開的海面停下。印象中以前沒有試過。

「下魚餌……」船家發號令。

今早買了斤半赤米蝦,沒有買生蝦。自己有點懶洋洋,和一絲悶氣。

海底很靜,十分鐘後,船家轉位,在狗䠋洲附近停下。頑童最近傳來一篇文章,說狗䠋洲其實因為其地型似古時占卜用的「筊杯」,英文音譯為Kau Pei,後來原文失傳而導致由英「反譯」中而成「狗䠋」。

「卡卡」,有魚訊!是一條釘公。這次是真釘公。(見「釣魚篇74之:尋找大魚的蹤跡」)把牠放進桶內,仍然不停地游,生猛非常。

不過,由於整體魚訊不多,船家再轉位。

轉位後不久,船內嘩然,原來有師兄上了斤頭黃釘。

「毒王獨釣嗎?」筏狂傳來Whatsapp問候。

「是。」簡單回覆。沒有拍檔,少了可以吹水的那一種熱鬧。

三蘇
三鬚

「今天會不會釣到大黃釘呢?」心想。可是沒有買生蝦啊!「上次那條斤頭雙牙斑不是也吃急凍赤米嗎?」心再提出一些「理據」。

「卡卡。」這條魚頗有勁,上水後,是一條甚有型格,線條優美的魚。忙拍照,發Whatsapp。

「三鬚,好colorful。」頑童回應。

「嘩……」忽然,同船又有一條大黃釘上水,有釣友用撈箕幫忙著。遠遠看著,撈上來的這條黃釘,有斤多重,口裡仍咬著生蝦。

不多久,船內又嘩然。眾人屏息以待,等待該神色凝重的師兄上魚。

上水了!有師兄忍不住「爆粗」,原來是一條斤頭雞泡!

這個時段,雞泡橫行,甚至把我的天地鉤也快速剪斷了好多次。船家看勢頭不對,決定轉去深水位置。

中午過後,我們在螺洲旁,對面可遙望狗䠋洲的位置停下。

這條水道,叫做雙四門。

「下魚餌……」

絲放了許久也未到底,眼看魚絲一圈又一圈地送出,最後只剩下幾圈。

「嗒。」鉛終於到底了,幸好。

聽旁邊的師兄說,水有130呎深。

整天魚獲
整天魚獲

在香港,重要的水道都有個「門」字。是的,例如汲水門,螺洲門。

螺洲門是香港水域最深之處,超過200呎。雙四門跟它隔著一個螺洲,水也不淺。

「卡,卡卡,卡」帶勁魚訊來了,等到最重的一下「卡」之後抽桿。

上水是一條紅杉,八吋左右。

「卡卡,卡卡」又是帶勁的魚訊,鍥而不舍地要咬到蝦仁為止。抽桿後的對抗力不弱。

是一條十吋的紅杉。

整個下午,「供應商」差不多只有兩種選擇:紅杉,或者雞泡。

難得雙四門派紅杉。所以,我毫不客氣地提取了六條。

正想提取第七條時……

「回航啦!」

黃昏似乎比平時早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