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篇:無名師傅

日期:2013-10-30,農曆九月廿六,星期三
地點:長洲,南丫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30

因為風大,船家向西走。

「今天我們去那裡?」趁著船家在船頭跟我們閒談,收集一些資訊。

「長洲。如果不大風的話有機會去天然氣。」

「是否釣斑?」我問船家。

「最近的黃釘很大,反而小的沒有。」船家的回答,讓我充滿期望。

關師兄今天跟我同船,給我看上星期釣到的十多條大紅杉的照片。師兄從事甜品業務,每逢週三休息,出海釣魚,可說是「週三漁民」。其實我也較喜歡週三出海,一來船費便宜些,二來感覺上沒有那麼擠擁。

「開工啦!」聽到船的馬達好像減慢,立即示意師兄準備。

9:30,在第一個釣點下餌。

「今天要釣一條大花䱛,超過一斤的。」心說。

不過,第一個釣點沒有魚訊。

第二個釣點,也沒有。第三個,也沒有。

忽然,背後有師兄嘩然,看著他把魚拉上來,是一條門鱔!

船家趕忙走過來,問了全船都沒有人要這條門鱔之後,把線剪斷了,門鱔放回大海。

過了不久,該位師兄又嘩然,說燒手。船家立即拿撈箕。

上水,是一條超過兩斤的雞泡!

「真倒楣!釣到兩條大的都要不得。」另一位師兄說。

今天供應商出了甚麼亂子?

中午過後,䱛時代開始,我上了第一條䱛。之後,又是沉默時期。

這時,風很大,帶點涼。我趕忙穿上風衣。心裡擔心會暈船,雖然未至於去到那個階段,但開始感到有些少不適。海面湧起白頭浪,是五級風的格局。

三時左右,船家決定去南丫近岸處。

「卡卡卡!」力度不小啊!上水竟是一條不大的䱛。

䱛只要察覺到魚餌可被拖動的話,就很快會攻擊。

之後,我盡量放鬆魚絲,七條差不多大小的䱛陸續上水。

或者船家也覺得今天釣況太差吧,所以到了4:45左右才開始回程。

坐在船頭,聽到兩位師兄在交流釣技。

「螺洲那邊百多呎水深是很難釣的。如果鉛不夠重,即使到底也會向上帶起,這時你會感覺到鉛好像未到底,於是再放絲,如是者魚絲愈放愈長。其實,應該用粗主線,重鉛壓實主線,再配合幼子線。這樣,子線會隨鉛在海底跟著船被拖行,不用擔心不到底。」

我默默記著。

(註:今天沒有拍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