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篇:誰偷了我的細鱗?

日期:2013-11-16,農曆十月十四,星期六
地點:馬灣,交椅洲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早上的汲水門
早上的汲水門

九月的大日子,令人難以忘懷(見釣魚篇67之:為交椅舉杯!)。今天,筏狂,東爺和我三人,決定再出戰馬灣。

早上的小碼頭,非常寧靜。有一位師兄在垂釣,另一位在拍照。

跟他們打個招呼後,自然地談到釣況。

「我自小就住在馬灣。以前很多魚的,但愈來愈差了。」拍照的師兄說。

「其他地方何嘗不是?」我在想。

「聽說港珠澳大橋的橋躉工程開展後,影響了魚群進入馬灣的通道,不過等到橋躉完成後,又會聚集魚群。」師兄續說。

這個「大橋理論」我是頭次聽到。

不久,筏狂和東爺也到了,我們準時上船。

東爺的大石狗
東爺的大石狗

快艇飛奔,在岩口石停下。

船家預備了的生蝦,比一般沙蝦略大。

「這些蝦好生猛啊!」邊說邊快速下餌。

不久,筏狂以為勾到石,豈料釣上來是一條滿有刺的東西,但又不像是海參。

這時,東爺上了一條小烏絲,而我也上了一條小石狗。

船家看勢色不對,決定轉釣點,去交椅洲。

這時,我看到船家放在其「雪榚盒」內的釣組,有兩門鉤。上門用分勾結,底下有粒約20至30克波子鉛,一粒擋珠,然後是下門鉤。簡單非常。不過論簡單,算是西貢龍哥的釣組最簡單了。嚴格來說,可說是「沒有釣組」,因為只有一隻鉛頭鉤,又何來「組」可言?

大約十時十五分,東爺的桿大動,上水是一條大石狗。

「好狗!」夢人Whatsapp評論。

筏狂的牛鰍
筏狂的牛鰍

十分鐘後,筏狂的桿也動了,上水是一條十吋牛鰍。

同一時間,我的桿也動,是一板手板大的「蠔妹」。

船家把船駛到近小交椅近岸處。

忽然,筏狂和東爺一同中魚!上水後,各得一條「左口」,又名「地寶」。

「我們進入了左口區啦!」我笑說。

不過,左口區只是限量派發了兩條左口,然後整個區域也靜了下來。

太約中午十二時正,一個較猛烈的魚訊給捕個正著!一條九吋長的沙立跳繃繃上水了。

船家由交椅洲返回,又在岩口石附近作戰。據船家說,這一帶有大魚。

我的沙立
我的沙立

12:38,東爺的桿又動!上水是一條十一吋長的馬友。

「馬友抑或是馬友郎啊?」夢人Whatsapp問。

「頸下有多少條鬚?馬友仔有6條鬚,馬友郎有5條……」頑童也回應。

馬友出現了一條之後,整個海好像死寂了一般,偶然只有些石狗踪影。

我們的細鱗呢?

下午五時,我們回程了。船家整天也只是釣到兩條沙鑽,幾條石狗和小紅杉。

「去那裡釣魚啊?」的士司機問。

「馬灣。但今天收獲很差。」

「馬灣沒魚啦!港珠澳大橋動工後,機場一帶的水很臭!」司機續說。

同一天內,第二次聽到「大橋理論」。

當晚的沙立清蒸四分鐘鮮味非常,不遜大魚。

跟筏狂有約,下星期我們往東水找龍哥再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