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篇:赤武士記

日期:2013-11-23,農曆十月廿一,星期六
地點:西貢羊洲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上週馬灣一戰不甚順利,跟筏狂有約,今天出戰西貢。

筏狂和他的赤武士中魚一刻
筏狂和他的赤武士中魚一刻

之前一天,Whatsapp內熱鬧非常。

「天將放大魚俾揸絲人也,必先備其生餌,撈箕跟身,魚箱實Full……」頑童果然是鬼才,把孟子的名句用港式粵語改為其釣魚版堪稱一絕(註)。

「好好把握明天,下星期氣溫又開始下降了…」夢人非常細心。

「天氣突變是爆釣先兆。」筏狂分享他的心得。

「SHORTARM又要發出悲嗚了。」夢人說的SHORTARM,可就是筏狂的船桿?

「明天用赤武士。」筏狂說。

「赤武士」,是筏狂喜愛的兵器,一枝暗紅色的筏桿。筏桿的設計,一般來說桿頭偏幼,靈敏非常。

中午時份,筏狂跟母親「手絲王」到達碼頭,我們上了龍哥的船。

龍哥的艇飛快在海上奔馳。跟上次不同,這一次先去羊洲附近。

這個釣點其實平平無奇,而且距離岸不遠……

忽然,筏狂手中的「赤武士」彎得厲害!筏狂站立起來,熟練地跟「赤武士」一起一落,全神貫注地應付對手的突擊。不多久,對手現身了!是一條接近一斤的連尖!

想不到這麼快!

全船都知道黃金時間不容浪費,努力作釣。

筏狂的連尖
筏狂的連尖

十分鐘後,「赤武士」又大動,而且比剛才更彎!此時,龍哥已準備好撈箕。只見筏狂比剛才更吃力,魚絲上了多手仍未見對手現身。

「又一條大連尖?」眾人極期待知道答案。

對手終於現身了!在撈箕生猛地跳躍的,是一條斤多的細鱗!

在我眾多的釣局中,第一個小時內釣到兩條大魚的,筏狂算是第一個了。

可是,我卻沒太多魚訊啊,為甚麼呢?

筏狂的細鱗
筏狂的細鱗

「你的鉛太重了。」龍哥好像看穿了我的心。

換了較輕的鉛繼續作戰。

不多久,手絲王也釣到疏蘿,好像上次的Level One翻版。

龍哥轉位到滘西洲附近。

下午1:45,感到吃餌。把絞的魚絲放鬆,讓牠帶絲。不多久,較猛的吃餌後抽桿,起了一條手板略大的絲立。

「總算有個開始啦。」心想。

不久,因為魚訊稀少,龍哥再轉位。

下午三時左右,船已在寧靜的早禾坑海灣附近。

上了蝦,把絲往遠處拋,慢慢拉,慢慢拉。

海底似乎有些不對勁,因為抽起些少絲時的感覺有點怪。

筏狂的細鱗和連尖
筏狂的細鱗和連尖

再抽起些絲時,忽然一個極強橫的拉力跟誓不低頭較量!

「這一刻等得太久了。」誓不低頭也真是等得太久了。

對手的力量十分沈厚,然而我沒有想過放絲給牠,誓不低頭也是拼命地對抗著……

「啪!」斷絲!

噢!

龍哥也頗不高興,說遇到這種級數的對手應該就一就牠。

「連你這枝桿也這樣彎,這條魚非同小可。」龍哥說。

「誓不低頭啊,我們真是太過自負了。」心想。斷絲的部份,不是3號PE,而是前段12磅的碳絲。

唯有繼續作戰,希望下一刻來到。

3:50,龍哥中魚,輕鬆地上了一條10兩左右的紅鮋。

入夜了
入夜了

差不多同一時間,手絲王也上了一條黑沙。而且5分鐘後,再上一條牛廣,實在快速之極。

4:30,日落感極強。龍哥忽然拖了條10吋黃釘上水。

之後,海又靜了下來。最後的一小時,我們在水警總部附近的位置也沒有甚麼收獲。

「我中連尖和細鱗時,只用一粒5B鉛。5B鉛只有2 gram多些。我今天用的鉛,最大2號日本鉛,即8 gram左右。去到深處沒辦法,一定要重少少;5B不是不能落到海床,但要花很長時間。」筏狂在Whatsapp和眾釣友分享這次經驗。

如果遇到同樣環境,用太輕的鉛,就拖不動跟「誓不低頭」拍檔的絞;但要放棄不用「誓不低頭」,我又有些不願。怎辦呢?

固執的我,陷入了深度的沉思。

(註:孟子原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意思是上天要把重大使命委託某人,必先磨練其意志,讓他筋骨受到勞累,身體挨餓,受窮乏之苦,經驗逆境,這樣來磨練他的心志,發展他本來缺乏的才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