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篇:打龜失敗記

日期:2013-12-18,農曆十一月十六,星期三
地點:大潭外海,雙四門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今早攝氏九度,在香港,十度以下的日子都可說是寒冷。

「今天就叫做打龜日啦!如果釣到魚,就算失敗;如果釣不到魚,就算成功。」早上送兩個女兒上學時,我在車內說。

「爸爸,希望你釣不到龜……」大女兒說。

李師兄的手絲
李師兄的手絲

「哈哈….」那麼我要暢懷地失敗了喔?

跟阿忠上了朱先生的一艘低身的釣艇。在前往釣點途中,我們談論釣技。

「這種竿我見人用來釣吞拿魚的啊。你可以配一枝幼點的竿,接駁這竿的下截。」李師兄指著「誓不低頭」說。

雖然我喜歡「一竿走天涯」的理念,但想想這提議也不錯。不過,如果「誓不低頭」的下截接駁了一枝新的上截,應叫甚麼名好呢?在未想到一個好的名字之前,我的心有些不情願,這種固執的想法真奇怪,必然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艇在大潭外海停下。

阿忠練得一手好手絲。在大潭外海,只用一粒20g中通鉛,和最簡單的釣組。不多久已起了一條「地寶」,即是左口魚。

之後非常靜,於是船家往狗䠋洲方向駛去,在雙四門停下。

中午十二時多,我今天第一條䱛終於出現,約八吋長;正式宣告:打龜失敗。這種失敗的感覺真好!

之後,似乎「䱛時代」不斷重播,船上眾人多有上了䱛的。反而阿忠和我相對地少。

赤柱外釣點
赤柱外釣點

「不要怕浪費了,把生蝦拆肉吧!那些䱛太細不夠生蝦快。拆了肉我們上䱛會快過其他人。」阿忠說。

於是,我把整隻生蝦去殼,再勾上放下海。

「卡卡,卡!」不出十分鐘,果然有䱛吃餌!

於是趁這時段起了一些䱛。

「卡卡!」這一次力度有些不同。上水是一條紅杉。

「這種泥底少其他魚。」阿忠想釣一些石底的地方。

不久,船家轉了去石底的釣點。

下午四時多,忽然看到阿忠抽了一條十吋黃釘上水!

「我部了牠很久了!」阿忠說。這個「部」字是廣東話,意即部署,等候機會攻擊。

回程的時候,阿忠談到自己釣大魚的經驗。

兩人魚獲
兩人魚獲

「釣大魚用餌一定要生猛。我們用的是幾吋長的活蝦,街市買的。」

「有一次在貨櫃碼頭,只有幾呎水深,我用50磅手絲放下魚餌之後,不久發現絲輕了。於是用手慢慢收回絲。忽然之間,絲在手間高速拉過,手立即燒了。我嘗試握緊條絲時,卻不夠力。最後,條魚入了石駁位,完全拉不動了。原來當我發現絲輕了時,條魚應該是叼著餌浮了上水面。」阿忠回憶時,也顯得有點可惜。

「那會是甚麼魚呢?」我問。

「船家說,應是盲鰽,相信有十幾斤。」阿忠說。

「十幾斤!將來會否碰到這種對手?」我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