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篇:生死時刻

日期:2013-12-27,農曆十一月廿五,星期五
地點:雙四門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今天是2013年最後一次出擊,跟大師拍檔。

大師的Setup
大師的Setup

艇家向東走。大師和我在想著同一個問題:「會去天然氣嗎?」

冷風刺骨。「不省油的艇」在大浪中前進,而由於風勢實在太猛,船搖晃得厲害,故只得在狗䠋洲附近停下來。

這種天氣,會有魚嗎?

「今天我們抱著打龜的心態,有魚的話就當是驚喜吧。」我跟大師說。大師也點頭稱是。

帶備了生蝦和街市的急凍蝦作餌。縛了兩個分鉤,上鉤用死蝦,下鉤用生蝦。

海底比想像中稍微活躍。

10點左右,大師首先告捷,上了一條頭鱸。

不多久,驚喜的魚訊來了,上水是一條八吋長的沙立。

「晚餐有魚了。」心想。

忽然,旁邊有師兄上了一條體型長,但外貌卻甚惡的魚,聽說是……

海狼
海狼

噢,我的桿又動了,絞的時候,由於放鬆了磅頂,故此「誓不低頭」在不須硬碰之下,上了另一條一樣的惡魚。

「是海狼!」不記得是大師還是其他師兄說。

「魚身好暖啊!」拍照時,我握著海狼時感到微溫。

「那麼海底的溫度應該比海面高。」大師說,這個是好消息。

再不多久,又上了一條地寶。這時,有三條魚在手,感覺良好。

船家轉位,沿雙四門再往前行,越過狗䠋洲。

「這裡有紅杉啊!」我忽然想起上次全船釣到大量紅杉是在這一帶,於是跟大師說。

魚跟人一樣,也有自已群族的「地頭」,所以,某些區域是比較容易釣上某種魚的。而這一帶,我為它改了一個名字,叫「紅杉區」。

十一時多,大師上了一條紅杉。

我在這段時間,也上了一些䱛和一條紅杉。記得在一年前,自己很羨慕別人釣上紅杉。

下午一時多,大師的桿大動,上水是一條頗大的紅杉!

「街市裝!」頑童在Whatsapp回應。

可惜船家不喜歡在這釣點逗留太久。

「收魚絲,去天然氣!」船家忽然宣布這個大喜的訊息。大師和我相對而笑,眼神充滿期待,似乎「天然氣」這個名詞就等於大魚一樣。

船再停下時,各人紛紛使出混身解數。我也揀了生猛的生蝦作餌。

可是,等了良久,天然氣卻似乎不景氣,幾乎沒有人有魚上,更不要說大魚了。

船家於是離開天然氣,返回赤柱衛星站附近。

十一吋黃釘
十一吋黃釘

我的釣組因為經歷多次掛底,損失了不少。於是決定換了用最省時,最簡單的「波子壓底」單鉤。

這時,身旁的師兄上䱛非常頻繁。顯然,他的釣組和餌的配合,非常吸引䱛。

「釣䱛用死蝦會好點啊!」那位師兄的朋友看到我用生蝦作餌,給了我一個溫馨提示,我也報以點頭微笑。

「轉,還是不轉用死蝦好呢?如果轉,就可以上多些䱛;但如果不轉,就有機會上大一些的魚。」心想;這可真是個「生死時刻」了。

「算了吧,繼續用生蝦啦!說不定有奇跡出現呢?」雖然已經四點了,但喜歡奇跡的我,不想放棄。

看看身旁的師兄,他的水桶已裝滿了䱛。

4:49,幾下魚訊之後,「誓不低頭」忽然傳來強勁拉力!於是一手手絞上來……

「嘩!」船內嘩然,原來是一條十一吋的黃釘,大概10至12兩吧?今天來說是頗大的魚了。

回程時,看著橙紅的夕陽,談著2014的計劃……

這個釣局真暢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