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篇:不省油本色

日期:2014-01-03,農曆十二月初三,星期五
地點:赤柱,天然氣,東龍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今早和Ken拍檔。Ken是我在銀行IT界的舊同事,主攻數據規劃(Data Architecture),在金美爆釣團的Whatsapp群組,大家都稱他為Ken Sir;難得Ken有空,今天一起出擊。

Ken今天帶來一支新的船桿,鮮紅色,大概1.5米吧?是一枝一體化而不是兩段併合的設計,這種設計讓魚桿的表現完全發揮。

早上
早上

在碼頭等候船家時,我們的話題當然少不了IT課題啦!例如Big Data。當然,Ken Sir也會帶起有關湯水的課題。

「石狗公對皮膚好好的。喝了石狗公魚湯皮膚很滑。」Ken Sir說。

「說起石狗公,讓我想起石崇。聽說是護膚妙品,特別是能讓手術後的皮膚疤痕消失。」我說。

「石崇的刺有沒有毒?比泥鯭厲害嗎?」Ken問。

「比泥鯭厲害!不過最厲害的還是老虎魚和獅子魚。」我說。

「煲了後可吃嗎?有沒有毒?」Ken問,當然了,Ken最關心那煲湯。

「可以!」我喝過石崇湯,味道跟石狗公一樣。

花竹蝦
花竹蝦

今早天氣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一流!」。氣溫18度,有陽光,海面平靜,風力二至三級。

船家直出天然氣。

魚餌店新年加了價。以前買6兩蝦是50港元,現在要66元。不過,比起香港其他地區仍是便宜。我們買了非常生猛的小花竹蝦。

「下魚餌!」船家發號令。

船上十八名大漢立即採取相應行動。

釣了半小時,船上竟沒有一人有甚麼可觀的魚獲。

「這裡是天然氣啊!」心想,天氣這麼好,不可能沒有魚獲吧?(上次跟大師出海時,天然氣已不竟氣了一次!)

「我們出東龍島!」船家似乎比我們更緊張。但是東龍島頗遠啊!不愧是「不省油的艇」老闆。

過了狗䠋洲,船繼續向東,往清水灣方向前行。

「下魚餌!」在東龍洲一帶的排口停下時,船家再發號令。

「卡,卡!」忽然有魚訊,果然是東龍島。

力度中等,但強頑。上水是,一條雞泡!

有時見有師兄會把釣到的雞泡折磨一番才放牠走。有人或許會想,釣魚本身對魚類已是一種殺害,所以折磨雞泡魚再放牠走不是更「優待」牠嗎?

在我眼中,隱隱覺得這樣做「不美」。

「再見了!」解下鉤,把雞泡拋回大海。

這時,Ken Sir的桿正吃力地應付著海底下的魚訊。看著他一手手絞上來……

「是大墨魚!」超過一呎長,漸漸露出水面。

「噢……!」忽然聽見Ken大叫,原來在絞上來的途中脫了口。聽不清楚「噢」之後說了甚麼。

「唉!下次一定要用撈箕。」Ken搖搖頭說。

之後,魚訊也卻稀少。船家無奈之下,中午後返回赤柱附近。

在赤柱,我們釣了一些䱛,也真慶幸「䱛時代」於一點正準時播放。看到Ken也慢慢習慣了新桿,上了一些䱛。

兩人魚獲
兩人魚獲

回程的時候,跟Ken Sir談著下廚的課題。

「有一道菜叫酥炸小黃魚;小黃魚即是小黃花魚,英文是Yellow Croaker,是䱛的一種。今天的䱛當晚即炸味道會相當好啊!」我說。

「Ding!」晚上,Whatsapp傳來圖片。

是一幅酥炸小䱛魚的相片,Ken Sir發出來的。

「第一次炸魚。」Ken Sir 在Whatsapp說。

「爽脆…」夢人回應。

「好!」大師回應。

「Good good good good!」筏狂回應。

「這道菜,也是不省油!」我在想。

毒王微笑著。

註:東龍島,即是東龍洲。

One thought on “第87篇:不省油本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