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篇:青龍何處覓馬友

日期:2014-01-18,農曆十二月十八,星期六
地點:青龍頭,馬灣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00

今天在青龍頭上船。

青龍頭碼頭
青龍頭碼頭

青龍頭碼頭保留了一種懷舊感。簡簡單單一座石頭砌成的候船亭子,亭頂安放了字牌,整整齊齊寫著:「青龍頭碼頭」五個黑色大字。大字右面再書小字「往大嶼山東北區」。可能因為日曬雨淋的緣故,有些字開始掉色。

一行六人,分成兩隊。筏狂,Johnson在馬灣先上梁太的艇(暫稱A艇)。而頑童,揪哥,Ken和我則上了梁生的艇(暫稱B艇)。當兩艇在海上會合時,只見Ken輕輕鬆鬆地由B艇跨到A艇。

不多久,兩艇已經到了大嶼山的陰仔灣。這時,已經有幾艘船在駐紮。

「馬友艇?」夢人在Whatsapp看到我們拍的照片,似乎感到這個場景有「戰意」。

近月收到有關釣馬友的消息。有報導馬友出沒在西水例如青馬大橋,也有說在蒲台發現大量馬友踪跡。曾聽聞有師兄說馬友的排口很窄;當一艘船釣上馬友,其他船就會設法逼近,以增加上釣機會。也是因為這樣,船之間的釣友容易發生磨擦甚至口角。

仔細觀看其他的船,上面的釣友都在安靜地等待。

這時,揪哥神色凝重地等候魚訊。似乎,海底下有些非常精口的魚訊。

揪哥釣上蟹捉狗
揪哥釣上蟹捉狗

十時左右,頑童桿動,上水是一條比手板略大的絲立!

「吃餌相當精口!」頑童說。

不多久,揪哥的桿也動了,上水是石狗公一條。

「街市的石狗公現在可要百多元一碟啊!」頑童說。

頑童再上一絲立。看來精口魚難不倒頑童。

忽然間,船家梁生扯了一條馬友上水,大約十吋,半斤左右。

這個時候,似乎有馬友群在海底游走。船隻之間的距離也好像愈來愈近。

「我們已中了四條馬友!梁太兩條,Johnson一條,筏狂一條。」筏狂在Whatsapp發出短訊,報告A艇釣況。

頑童仕掛三條狗
頑童仕掛三條狗

可惜之後馬友似乎逐漸遠去,於是不多久,眾艇也作鳥獸散。

兩艇也在這時,轉位到汲水門。

魚絲放下不久,感到魚訊頗密,我們釣上的都是石狗!

忽然,揪哥神色凝重,狂抽之下,上水竟然是一隻蟹,抓著一條被勾上的石狗!

回過頭來,另一邊廂,頑童不知那時竟換了仕掛,得意地展示同時勾上了的兩條石狗!

「頑童,下次如果同時釣到三條,我幫你拍照,照片名為狗,狗,狗』啦!」我半開玩笑說。

12:49,忽然聽到頑童笑聲,原來他真的同時釣到三條石狗!

Johnson的石蚌
Johnson的石蚌

「卡擦!」留住這快樂的一刻。

之後,我們上的石狗愈來愈多。

下午三時多,忽然傳來筏狂A艇號外:「剛才上絲中途給怪獸猛扯,收幾手後走脫了!」

「收魚絲,我們去釣馬友!」這時候,梁生的手提電話接到通報,有馬友出沒。

艇由汲水門直奔青山公路青龍頭段附近。

這個釣點已經有兩艘艇在作釣。

「用整隻生蝦放下去!」梁生說。

B艇的石狗
B艇的石狗

「卡卡!」魚訊來了,一抽之下,已經感到不妙!馬友的魚訊不是這麼弱的吧?

上水,果然是,又一條石狗。

B艇在這個釣點,竟然繼續上了更多的石狗。

「梁太中兩斤馬友!我已拿著撈箕,不過上到水面,斷了絲!」A艇筏狂忽然傳來短訊。真可惜!

接近尾聲時,A艇再傳來訊息:「Johnson上了一條石蚌。」真是出人意表!

上岸的時候,我們的海鮮袋裝滿了石狗。有多少?單是B艇,已經有200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