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篇:人生不魚意事十之八狗

日期:2014-02-15,農曆正月十六,星期六
地點:西貢大浪灣,沙塘口山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出發了
出發了

這個星期天氣很冷。氣溫甚至降至攝氏7度。

前一天,「話事鴿」群組異常熱鬧:

「週六溫度最低攝氏10度,最高15度。早上寒冷,多雲及有一兩陣雨。東至東北風5級,間中6級。」處長給我們發出天文台的預告。

「處長,這麼早又備戰?」夢人回應最快。

「今早風是有點,明天出到海…」頑童似乎有些擔心。

「明天出到海…就爆釣。」夢人是樂觀派。

「夢人非常make sense,魚餓了幾天,難得回暖少少,老虎都吃餐飽。」處長敬夢人一杯。

「處長東水市場分析:好淡爭持(魚吃餌時),先跌後升(溫度)。最後要聲明:手頭並未持有以下重磅貨:兩斤連尖,三斤青斑,四斤赤立,不過明天會大手掃貨!」頑童最喜歡搞作。

「明天實貨交收。」筏狂說。

「那種魚的PE值最高呢?」頑童說的PE,借用股市的PE之意,也指釣魚用的PE線,一絕。

「PE最高,應該是雞泡啦!」筏狂說。

「這股有毒,不好持有,玩玩就算。」頑童說。

「牠有吹漲概念,可以炒!最悶的就是石狗,通常好股都是好悶的,大家都不喜歡。」處長妙語。

石狗,很多時候都不是目標魚。不過街市最近的石狗漲價得很厲害,要港幣十塊錢一兩。

「新興市場一定有好多機會。」筏狂回應。

「我們這次去新釣場?」處長好像有點興奮。

「遠東釣場。」頑童沒說錯,「遠東」指東水較遠的位置。

「好,一起開拓新興市場。」處長充滿信心。

今天一早,我們都在九龍塘東鐵站外集合,分兩車出發到西貢碼頭。

東爺自汲水門遠親而來,難得,難得……不久,揪哥也出現了,然後是頑童,處長。最後,筏狂的車也到了。

約半個多小時就到了西貢。

船家是在網上找到的,艇可載六人,引擎馬力據說有160匹,相等於一部普通車子了。

雖然做好了禦寒措施,當快艇高速在海面滑行時,坐在艇最前排,仍然感到那種刺骨的冷。

過西貢的內港,遠遠見到我們說的「龜島」。

「上次在這點的釣況仍歷歷在目。」低聲跟左邊的筏狂說,筏狂在引擎的響聲中點頭。

「今天會不會碰到大魚呢?」我想。

這次的釣點,原定七星排,在果洲附近。可是,當艇過了沙塘口山時,方向有點不妥。這時,艇已離開西貢內港,風和浪愈來愈大。

忽然,一個六呎高的大浪打過來!

「啊!」艇被浪推高,然後由浪頂跌下,絕對比海洋公園的「海盜船」更刺激!

之後,每三至五秒,就出現一次巨浪。處長的右手緊扣筏狂的左臂彎,而我的左手,也緊扣筏狂的右臂彎,因為他在中間沒有扶手可借力。

是六級風!

大概過了四十五分鐘,艇在大浪灣停下。原來艇家因為太大風浪,去不了果洲,沒有跟我們商量便自行改航。

放下魚絲後,很快就得出一個結論:沒有魚訊。船家調整了好幾次位置,結果也是一樣。

一浪接一浪,艇身不停不規則地搖擺,非常惱人。

筏狂的白頸鹿
筏狂的白頸鹿

「天啊!」強忍受這種不適,繼續作戰,雖然內心在控訴於那種要暈船的感覺。

差不多正午12時,筏狂有魚訊!一尾手板大的白頸鹿被他的筏竿釣上了!

不多久,頑童釣到石狗後,又來一條小「花追」,放流了。

後來,我也有些微魚訊,是一條小石狗,也放了。

中午過後,我們實在支持不住了,於是請艇家向回程方向找個較平靜的釣點。

船在伙頭墳洲附近停下。

伙頭墳洲,橫洲,火石洲,和沙塘口山這一帶之前在地圖讀到。今天終於有機會親眼看到它們了。這裡環境古樸非常,露出的岩石應該就是土木工程拓展署所發現的古代超級火山的一部份吧?(見維基「糧船灣超級火山」)

即是說,我們身處的海底,以前是一個超級火山啊!

好厲害噢!不過,這裡也是沒有魚訊。

之後,船家回到我們說的龜島附近。

「這裡會有奇蹟嗎?」但等了良久,今天不是奇蹟日。

水警輪
水警輪

回程的時候,碰著水警查証,大家只有乖乖地交出身份証。

下午5時未到,帶著疲倦,無奈的心情,上岸了。我們可算是沒有魚獲,頑童,揪哥,和處長和泊在碼頭的小海鮮艇買了些金鼓回家,港幣二十元一條,相當便宜。

當天晚上,「話事鴿」群組開檢討會:

「今天第一釣點也是最遠右上方那處……」頑童用現代科技把行程記錄發出。

「今天走了許多路,也經歷了大風浪。有沒有人生得著?」處長忽然「哲學」起來。

「有!和人生一樣不能事事如意!」筏狂說,「但我們會再接再厲,捲土重來!」。

「我的總結是人的嘔吐系統是有bug的。明明已經沒東西可嘔,還在嘔甚麼呢?」處長說;今天辛苦了。

「這個艇家甚麼也不說,非常不專業!不過大浪灣的距離比果洲還遠,所以艇家沒有理由因為省油。不過也應該跟我們說一聲。」我發表了「不滿宣言」。

「就是了。」頑童短短的一句,跟平時不一樣,可以想像到那種「好氣沒氣」。

「人生不魚意事十之八狗。」我笑著說(見註),名符其實,今天「不魚意」,十條小魚中八條都是石狗。

結果,處長封了頑童做「公神」,因為釣得最多石狗,這個名字真是一絕。

而毒王,晚上九時多已極疲倦,入夢去。

(註:「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語人無二三。」是宋代方岳的名句,意思是人生不如意事實在多的是,其中的艱辛只有自己才真正體會,難以對人說得明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