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篇:扯旗兵團

日期:2014-02-24,農曆正月廿五,星期一
地點:南丫島,螺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出發時的毒王
出發時的毒王

立春和大浪灣兩場戰事都打得差透了。

這個星期一,是夢人的假期。處長和我在昨天也決定加入戰事。

「夢人,處長,我們又一齊作戰啦!」這個組合在歷史上是首次的。

「對,大作戰!」夢人回應。

「天氣回暖,有比較好的期望。」處長說。

「訂定枱啦!」筏狂說。

「明天買定爆谷上班!」白Sir說。

早上,「不省油的艇」向西行駛,直出南丫島一帶。

天文台預測,今天有攝氏15至20度。

可是,出到海時,盡見海面湧現白頭浪。冷風吹得無情極了,跟我們在碼頭出發時感到的暖意完全相反。

9:30,在釣點放下魚餌。

可惜,魚訊半點也沒有。

「零,零,零!」夢人Whatsapp報告我們三人的釣況。

船家雖然在附近轉了多次位,也不見情況好轉。

10:30,船家決定放棄這個釣點,往東行。

船在高速前進時,寒風撲面份外冷。

「都春天了,為何還是這麼冷呢?」毒王,問得好。

這時,海面有一大群海鷗,給我們的艇嚇跑了,在水面出現了壯麗的百鳥飛舞場面。

「青叔,我們往那去啊?」我問在駕駛座的青叔。

夢人的黑沙
夢人的黑沙

「螺洲。」青叔的回答,給我燃起一絲希望。

大約中午12時多,我們在螺洲附近作釣。

12:30,魚訊來了!上水是一條雞泡。

12:50,夢人有好消息,只見他的「海夢」輕鬆地上了一條十吋的黑沙!

13:17,處長的桿也上了一條沙鑽!

海底的生機漸現。

不久,一條扯旗立,給處長的船桿逮個正著。

同一時間,我的水桶除了海水外,仍是空無一物。

呎長大狗棍
呎長大狗棍

青叔好像看穿了我的心,走過來在我耳邊說:「你的鉤太大了,換個細點的啦。」Yes, Sir。

「卡卡!」換了細鉤之後,緊隨魚訊上水的,是一條手板大的扯旗立。

「卡卡,卡!」,我的細鉤不斷釣到扯旗立。而我的魚餌,是生蝦剪開成一粒粒的小蝦肉。

用細鉤的好處是,許多時候扯旗立是自動上勾的,而上了勾的魚訊是非常明顯的。

上了幾次扯旗立之後,感覺到好像把魚絲放鬆,上立的機會更大。

忽然,夢人的桿大動,上水是一條跳硼硼,一呎長的大狗棍。這種尺寸的狗棍,我是頭次看到。

「狗棍釣上來時腥味重,但清蒸卻出乎意料地鮮味啊!」記得出發時曾跟夢人說過,想不到他真的釣到狗棍。

我的扯旗立
我的扯旗立

「毒王,你要不要啊?」夢人竟然要把狗棍送給我。

「你不要嗎?」我有點奇怪,「那謝謝你了!」

之後,大家再繼續上扯旗立。

下午四時多,船家決定回航了。

我的冰箱內,有十三條扯旗立。今天總算有點收穫。

「全靠上了不省油的艇,才可有點收穫。」夢人在「檢討會」說。

「船家真的很專業。」處長也和應。

對極了!船家,謹此向你致敬,升旗!

2 thoughts on “第92篇:扯旗兵團”

  1. …..睇左好多篇你既釣魚日記,發現 ….

    我地可能有坐埋同一條船呢?艇家有一大一細中式遊艇係唔係?

    而呢一篇係 2 月 24 日,咁o岩我係 18 號就上類似既船又係南區,都係有成堆扯旗立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