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篇:毒王的實驗

日期:2014-03-25,農曆二月廿五,星期二
地點:青龍頭,汲水門
開始時間:13:00
結束時間:18:00

頑童的紅斑
頑童的紅斑

午的太陽驅趕著早春的餘寒。

揪哥,頑童,處長和我在青龍頭上了梁先生的艇。

這陣子釣況好壞可以相差很遠。上星期筏狂,手絲王,和夢人出擊,回程時裝爆了兩個冰箱的黑沙立,大夥兒晚上到軍記吃飯慶祝。

至於馬灣這一帶,在討論區看到,似乎仍是石狗的天下。

「有沒有死蝦?」梁先生到了釣點後的第一個問題。

「在冰箱!」揪哥今天負責買魚餌,有生蝦,死蝦和蠔肉。

「卡卡!」幾下明顯的魚訊,上水是,意料中的石狗一條。

「集中爆狗先啦,如果上到八兩裝的,比石斑更好吃!」夢人傳來短訊。

印象中蒸石狗的味道相當鮮甜,可是大石狗可遇不可求。

試把魚絲拋遠些再拉回來……

「卡卡!」又有魚訊,上水是蠔妹一條,總算有些新意思!

頑童和他的六鉤仕掛
頑童和他的六鉤仕掛

抬頭往前望時,一串六個鉤瀟瀟洒洒在眼前搖晃著,原來頑童已經換上仕掛啦!

大約下午三時,船家轉位到汲水門附近。

「嘩!終於有條石釘,而且吃沒有餌的仕掛鉤!」頑童叫著,並開始解魚。

「可是,這條石釘的樣子有些怪….噢!不!…」心想。

「是紅斑!」我興奮地叫道,立即拍下照片。

紅斑口中取出的小蝦
紅斑口中取出的小蝦

這時,察覺到紅斑的口中有幾隻小蝦,樣子非常特別,相信是這一帶活動的生物。於是把牠們拿出來,作為我的魚餌,暫且稱牠們為「小紅蝦」啦。

我的釣組因為掛了底,於是重新縛過。在工具箱發現了一個仕掛鉤,於是把它縛在「上門」,也順便把剛獲得的小蝦勾在上門。

「卡卡!」放下魚餌不到五秒,強烈魚訊來了!上水,是一條大約六吋長的石狗,顏色鮮豔,是石狗中的極品!「小紅蝦」果然有效!

頑童又把剛釣到的石狗口中的小蟹給我,遂把牠勾在下門。

「卡卡!」又有石狗,不過吃上門的餌。

這種實驗真好玩!來,讓我做第三個實驗!

二十斤石狗
二十斤石狗

把蠔肉剪開,勾在上門,再放餌……

「卡卡!」很快有魚訊,而且石狗吃上門啊!蠔肉真有效!

「頑童,你是否有帶粟米!」很想做一個「石狗是否吃粟米」的實驗。

頑童給了我半條新鮮粟米。因為實在太新鮮了,於是咬了它幾口,然後再把一粒勾在上門。

「卡卡!」拉上來的石狗,會吃那一門呢?

「哈哈!石狗也吃粟米!」真有趣,石狗不吃下門的生蝦,卻揀了上門的粟米。

回程時,整個魚倉都是石狗!

船家一箕箕地把魚網上,放在海鮮袋內。這次半天的收獲,竟是我們上次整天在青龍頭釣到的兩倍,大約有二十斤。

飯店後面的小巷
飯店後面的小巷

「今天的『半天釣』的確不錯!」吃著深井的燒鵝,我們都覺得釣五個小時是一個極享受的選擇。

「這裡來料加工費怎計?」頑童問這茶餐廳的伙記。

「一斤45元,看,記帳卡後也有印著。這裡常有人把釣到的魚帶來煮的。好像那枱食客,今天釣到很多魚帶來。」伙記笑著說,招呼相當周到。

「下次我們在青龍頭釣到大魚也要來。」我說。

「我們把細鱗帶來!」處長說。

一定要把這個計劃放在日記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