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篇:龍式釣法

日期:2014-03-19,農曆二月十九,星期三
地點:西貢近岸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霧中墨艇
霧中墨艇

「明天最新天氣報告:部份時間有陽光,早晚有霧,東南風2至3級。中午霧散,天陰,海水清澈,魚類活躍指數頗高,釣魚人仕宜攜帶足夠冰箱以應付起魚量。5時開始巨物靠岸,炸桿風險極高……」昨天在Whatsapp群組我一時興起,「作」了天氣預告。

「留些魚給我們啊!」筏狂說。他跟夢人過兩天也跟龍哥出擊。

中午陽光普照,溫暖得教我默默為寒冬漸遠而歡欣。

快艇經過防波堤時,見到有幾位師兄在岸釣。

第一個釣點,在水警總部附近,是龍哥的例牌菜。

魚倉內的黑沙
魚倉內的黑沙

縛上上次出南水剩下的兩鉤仕掛,然後放餌!

水底頗有魚訊,可是轉瞬即逝。

「卡卡!」這次捕捉時間一抽……

感到綿綿的反抗力,上水是一條八吋黑沙。

「好的開始。」心想。

揪哥的魚桿又動,手起刀落又一條九吋黑沙上水!

「揪哥,我們下次再戰!你我總會釣到上得餐桌的大魚的!」這句話出現在頑童復仇記一篇。今天可會是揪哥的日子?

這時,只見龍哥急速收魚絲,一條十吋黑沙出現在眼前!

「這樣才像樣啊!」筏狂立即為我們打氣。

「原本312消失的四小時的時空轉移了來今天!」頑童說。

處長上黑沙立
處長上黑沙立

忽然,龍哥像變魔法似的,又抽了一條十一吋黑沙立上水。

「釣立就真是要輕鉛……」頑童又說。

揪哥的桿突然間彎得頗厲害!只見他一手一手把絲絞回時,桿的彎度幾乎沒變。

上水原來是一條一呎長的黑沙立,相信有斤頭。

「處長上魚了沒?」筏狂在Whatsapp問。

這時,龍哥轉位,到了白沙洲附近。

這回輪到處長的桿大動了,很快,一條十吋黑沙給處長請了上艇!

「卡擦!」立即拍照留下處長這一刻燦爛的笑容。

不多久,揪哥又上了一條黑沙,今天真是他的日子。

可是,下午2時過後,揪哥,處長和我,都遇到同一個問題:魚訊忽然消失了。

「是我的釣組不對嗎?」我在想。其實在第二個釣點開始時,由於勾石我已經把釣組換了「波子壓底」。

海底幾乎沒有流,而且水面甚多像枯萎了的水草似的物體。

忽然,龍哥不知從那裡又變了一條黑沙出來!而且,他的戲法源源不絕,之後一條又一條的黑沙不停地上水!

龍哥用的絲極幼,之前曾經留意到。他只用一隻小鉛頭鉤,沒有另外加鉛,所以龍哥的釣組可說是「沒有釣組」。而且幾乎每隔5秒鐘,龍哥就做一個拉拉魚絲的動作。

揪哥上芝麻斑的一刻
揪哥上芝麻斑的一刻

龍哥轉位到白沙洲旁的枕頭洲。

這裡對於我們來說,仍舊是毫無魚訊。

但對於龍哥來說…..

只見龍哥的魚絲畢直,漸漸水底下泛起銀光,一條斤頭黑沙又上水了!

「碳絲不好超過2號。」龍哥看到我無奈的樣子,給我一些啟示。

「餌也要時不時拉動,不要讓牠靜止。」龍哥又說。

「真的有這麼大分別嗎?我的碳絲是3號。」我在想,但又不能不服。龍哥已經上了十多條體形不小的黑沙,而我,只上了一條。這回真是技術性被擊倒了!

差不多下午四時,一條閃亮的斤頭紅魚又給龍哥變出來了!

「又有紅魚,龜島嗎?」筏狂問;問得好!

但我沒有更幼的絲了!倒是揪哥厲害,原來他帶來了粗,幼,極幼三種魚絲,而且他立即換了最幼的。

揪哥的斤半芝麻斑
揪哥的斤半芝麻斑

四時半未到,揪哥的桿又大彎了。這次,揪哥神色非常凝重!

「撈箕!」揪哥終於大叫,龍哥立即把撈箕遞給我。

我一時之間找不著手機應放的位置,放身旁又怕會跌進魚倉。

「放下手機先啦!」龍哥見狀也緊張起來。

我唯有握著手機立即撈魚!噢,天!一條斤半的石斑上水。

「是芝麻斑!好大條啊!」撈了上船,更可以看個清楚了。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處長對揪哥說。

「對極了!」我說;「這是揪哥的代表作!」心想。

「毒王都應該有代表作」頑童傳來訊息。

「我也想……」是的,我想。

揪哥的背影
揪哥的背影

下午五時多,海面一片金光,太陽快下山了。

忽然,有人又變了一條黑沙立出來!這次是揪哥。

「始終是你的!」龍哥對揪哥說。

六時左右,海面情況急速改變,出現仙境一樣的大霧。

龍哥急急回航,經過兩艘釣墨魚的船,在霧中顯得它們份外美。

上岸前,龍哥把所有的魚都給了我們,總共超過十五斤,當中八成都是他一個人釣的。

今天真的領教了「龍式釣法」在沒有流之下格外的威力。

「魚,我經常吃,而且揀部份來吃!」龍哥帶點自豪地說。

「龍哥,四月份再來找你!」告別時,心裡帶著一份謝意,和敬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