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篇:風雲變色

日期:2014-03-31,農曆三月初一,星期一
地點:南丫島一帶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8:00

昨晚從大埔開車,穿過大老山隧道之後,忽然聽到有極多的硬物襲擊車身。打著死火燈慢行,車外的風雨像八號風球一樣。

回到家中,看到Whatsapp已充滿了香港各處落冰雹的訊息。

在海上
在海上

「與廣東沿岸一道低壓槽相關的溫暖潮濕氣流於昨日 (三月三十日)傍晚與一股偏東氣流在珠江口一帶匯聚,為香港帶來狂風雷暴、冰雹、暴雨和大風……」香港天文台在網站解釋這個現象。

「今天的釣局去不去好呢?」心裡在盤算著。

沒有收到船家取消釣程的消息,於是選擇了船家的決定。

早上天色陰暗,沒有下雨。

跟處長上了這艘西式遊艇,不過聽說船主朱先生外遊。今天船上有大約二十人。

船往西行,不走螺洲蒲台方向,改為走南丫路線,因為一般來說前者的風較大。

走了約三十分鐘,忽然風雲變色,狂風吹起,且下起極大的雨!這時,船的右面當風,大量雨水捲入,各人連忙把右面的簾落下。不一會,狂風又衝擊著船的左面,於是大夥兒又把左面的簾落下。地板有大量積水。

「轟轟!」雷在狂吼著,似乎在說:「後悔吧?」

大浪把船拋起,各人在船內緊握著扶手,不發一言。

「我們可以找到一個穩定的釣點嗎?」心想。

這時,有些師兄開始暈船,躺了下來。

䱛魚獲
䱛魚獲

而我,在這種五六級風的情況,緊張的心情卻克服了暈船的陰影,只感到輕微的悶意。

當風稍減時,船家找到一個釣點停下。

放下魚餌不多久,竟有一條餓極的小黃釘上水!

不過魚訊並不多。

差不多中午時分,暈船的師兄和朋友要求船家讓他們上岸,於是船家直往南丫島的碼頭,讓四位師兄上岸。

處長和我決定留下,繼續作戰。

下午的天氣竟然出奇地平靜。遠遠的島,有一層霧包圍著。

「有霧就不會有雨了!」處長說。

「卡卡!」魚訊忽然來了,是一條䱛。

「卡卡!」不多久,又來另一條。

「䱛時代呀!」處長說著,也開始上䱛。

回程時,整個冰箱有十多條䱛,比想像中好。

「走在路上的感覺真好!」上岸後,第一句跟處長說的話。

「是啊,腳踏實地!」處長說。

「今早真是驚險!能夠安然回來,並非必然啊。」我在想。

在翠華開「檢討會」時,處長和我狼吞虎嚥地吃著「淨紫菜四寶」,計劃著搞一個「掃食團」,掃深水埗內特別出色的港式食品。

例如燒鵝,椰汁,腸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