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篇:不一樣的釣組

日期:2014-04-04,農曆三月初五,星期五
地點:西貢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魚倉內的魚獲
魚倉內的魚獲

下了多天雨,今天放晴。

「太陽出來了。有霧;有霧必定無雨……揪哥,毒王,要來個半天釣嗎?」處長原本約我們今天到深水埗「掃」吃不同港式食品,忽然改變了主意。

「好主意!」對我來說,釣魚的吸引力大得多了,更何況,昨天大師在Whatsapp的留言,仍在腦海盤旋:「Patrick,Ken,吃東西謹慎些,最近認識有位兄弟43歲就要做通波仔手術。」感激大師的忠言。

龍哥直出水警總部這個老地方。

「龍哥,近來釣況如何?」我問。

「我整個禮拜也沒有釣魚啦!」龍哥說。當然了,整個星期都下大雨。

放下蝦餌,我們靜候。

對上一次跟龍哥出海學習,是兩個星期多前(見釣魚篇95之:龍式釣法)。有了上次的經驗,今天各人都用了幼絲,釣組也有些不同。

處長的釣組,在中通鉛下縛了一條大約兩呎長的幼子線。

揪哥的釣組,則是鉛在底,其上的主線用分鉤結縛了兩條短幼子線,再在子線末端縛上小鉤。

而我,則用了波子壓底式的約組,而鉤則用了小千又鉤。

海底魚訊不多。但天氣這麼好,相信總會碰到好機會。

揪哥首先有動靜,上水是一條石狗。

「石狗貴過石斑呀!」龍哥說。相信他是指街市人工繁殖的石斑。

不久,揪哥的桿彎得厲害……

「唉!走了!」揪哥忽然叫道。

「那條應該是斑啊!」龍哥說,也顯得有些不忿。

知道海底下有斑,各人不敢怠慢。

「卡卡卡!」一分鐘後,「誓不低頭」忽然感應到強烈魚訊!

一抽之下,竟然抽中,暗喜!然而,收了有兩秒的絲後,沉重感忽然消失了。

 沙巴躉
沙巴躉

看看魚鉤,空空如也。魚餌被奪走了!

「有大物!牠應該會在附近繼續覓食,我們四人中總有一人會把牠釣上的!」我說著。

真希望那個人是我,而且最重要的,是想得見這對手的樣子。

「如果是斑,是否換大一點的鉤會更好呢?」我在想,並立即行動,換上鉛頭鉤。

放下魚餌。

不到兩分鐘,「牠」又來了!這次也是毫不留情地奪取魚餌。

「這次我不客氣啦!」一抽之下,感到極強的反抗力!收了幾手絲後,感到魚絲拉得畢直,不敢勉強再收。於是把桿略向水面一指,化解對方的力量,趁可收的時候再收幾手。

對方的力量仍然頑強!

魚身漸現。這時,龍哥的撈箕忽然在右手面出現,迅速把魚撈上!

「是甚麼魚?」這條有一斤重,有些像青斑,但我不肯定。

「沙巴龍躉。」龍哥說。

「哈哈!竟然在這裡釣到沙巴躉!多半是走籠魚之類的吧?」心想。

甚麼魚也好,總之就是今晚必吃的魚!

網上說,沙巴躉是一種由老虎斑和龍躉雜交的混種魚。又龍又虎,難怪這麼好力。

近斤頭黑沙
近斤頭黑沙

不多久,龍哥的「魔術手」,不,是「龍抓手」,抓了一條黑沙上水。

不過之後魚訊不多,龍哥轉位。

「CP。」我立即發出Whatsapp訊息。CP,即是Change Position的簡寫。

十五分鐘後,揪哥的桿大彎,上水是一條標緻的黑沙!

似乎,揪哥的釣組開始發揮威力。

上了黑沙之後五分鐘,揪哥又發力。這次是一條不常見的魚。

「是三間細鱗。」龍哥說。不過我仍覺得這條魚的樣子怪怪的,真是不一般的細鱗。(後記:頑童後來在香港釣網會的魚樂圈圖冊找到鐵鱗的圖片,比較之下,相信揪哥釣到的應是鐵鱗。)

再五分鐘,處長的長子線開始發力!銀光漸露水面,好一條跳蹦蹦的黑沙!

十分鐘後,處長Encore,再進賬多一條黑沙。

忽然間,揪哥的桿彎得異常厲害……

揪哥的三間細鱗
揪哥的鐵鱗

「雙黑沙呀!」揪哥大叫。噢!原來揪哥的兩門鉤分別都上了一條黑沙,而且體型都不錯!

「我的釣組是否有問題呢?為甚麼連魚訊也沒有呢?」心想。由龍哥上第一條黑沙起計,已經過了一小時,其間我幾乎沒有甚麼魚訊。

經過以往的教訓,知道心動不如行動,於是立即剪除了波子釣組,換上跟揪哥相似的。

「我來也!」放下新的釣組,跟黑沙再較量。

「卡卡!」嘩,放下新釣組不到三分鐘,有好清晰的魚訊了,好像老花眼戴上眼鏡後那麼清楚!

一條十吋的黑沙上水。

「新釣組發揮功效啦!」我說。

「要釣多條確認呀!」處長回應。

「卡卡!」十五分鐘後,我的第二條黑沙上水了!

有時候,用甚麼釣組的確有分別,特別對於我們用桿的人來說;對於龍哥則不用說,他的龍抓手從來不需要釣組。

「卡卡卡!」又來了,一抽之下,感到這次的力量更強頑。

上水是一條近斤頭的黑沙!

下午三時起的時段非常靜,有水警輪走過來作循例檢查。

傍晚時分,龍哥轉位到淺水區。

「卡卡卡!」忽然有一個霸道的魚訊,開始收的幾下子頗有大魚感覺,但之後卻變得不像樣。

原來是一條手板大的小青斑,口咬著整隻生蝦。原來小青斑的花紋是這麼漂亮的。

是日海鮮
是日海鮮

「再見了,小青斑!」把牠拋回大海;噢!忘了拍照。

「龍哥,五月份有甚麼魚釣啊?」我們問。

「可以去遠些,帶你們釣雞魚!」龍哥的心情似乎很好。

「各位兄弟,努力工作啊,五月份我們去釣雞魚!」我說。

我們都帶著相當滿足的心情上岸,因為整天下來,各人都上了不少黑沙。

這晚,在佐敦道軍記加入我們三位晚飯的成員有白Sir和頑童。

必吃的沙巴躉鮮味彈牙,大黑沙幼嫩清甜,各有千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