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篇:那些年,錯過的大魚

日期:2014-04-21,農曆三月廿二,星期一
地點:南丫長洲之間
開始時間:09:00
結束時間:17:30

船上小黑狗
船上小黑狗

整個復活節期各釣友都有節目安排,難得跟揪哥今天出海。

印象中是我第三次上船長雄哥的艇。船未泊岸,已看到一頭小黑狗熱情地擺尾,歡迎岸上的眾師兄師姐。

揪哥和我在船右側安頓下來。

「最近C銀行一眾前IT職員搞了個飯局,你有去嗎?」我問。揪哥和我,也曾在C銀行工作過,雖然年份不同,但記得那些年曾見過面。

「沒有收到邀請啊,不過我們F系統團隊也有想過搞個飯局。有幾個舊同事仍在F系統團隊內工作啊!」揪哥說。

「F系統仍在運行?真是功力深厚啊!」我詫異地說。

銀行系統一般會受到業務需求,人事變動,又或者科技更新而被淘汰。能夠維持二十年以上,殊不簡單。

船在南丫南面和長洲南面之間停下。

天陰,太陽不猛,似乎是釣魚的好時機。

放下餌之後,卻魚訊稀少。

船家轉了兩次位置,結果也是一樣。

到了第三次,我們終於有突破了!

「卡!」一條梳羅上水。

忽然揪哥的桿有反應了!上水是一條體形不俗的石狗。

船家再轉位。

「卡卡!」另一個魚訊給捕捉了,原來是小黃釘。這種尺碼要不得,唯有回歸大海。

大約十二時半,「䱛時代」開場了。揪哥開始上了一些䱛。

不經意地望向船尾,看見有位師兄用一條超短的船筏桿正努力地上魚。看到桿的彎度,似乎是大魚。

「用甚麼餌?」船家走過來問。

「南極蝦加死蝦而已!」師兄一邊說,一邊繼續努力地控桿,而且有時還要把桿指向大海卸去對手的力度。

船家這時,迅速地拿起撈箕。

船上各人的焦點也開始放那師兄的桿上。

船家忽然動手一撈,然後嘩聲由船尾轉來!

師兄的巨鱗
師兄的巨鱗

一條重量級的細鱗上水了!全長應該超過兩呎,重量我估計介乎三斤至五斤之間。

師兄高興地拍照,氣氛續漸平靜下來,各人繼續工作。

「不知道何時可碰上這種大魚呢?」心想。當然,要釣大魚可以去沙巴參加釣魚團;然而那種感覺不及在這個水域出現「奇蹟」。

我的釣組可能鉛太輕了,連䱛也上不了,於是換了重些的鉛。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記憶中妳青澀的臉…..」船上忽然播起「那些年」這首歌。聲音像是從古舊的收音機發出的,在大海中聽著,別有一番味道。

「卡卡!」噢,有魚訊!上水是一條䱛。

我的魚獲
我的魚獲

這天,我釣到五條䱛;揪哥起碼是我的兩倍。

在這個水域,「翠華檢討會」是少不了的。

「Patrick,你為甚麼會搞手遊業務?」談到工作時,揪哥忽然問起。

「唔,我小時候已開始寫遊戲了……」我說。

忽然間,思潮把我帶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