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篇:把握時機

日期:2014-05-12,農曆四月十四,星期一
地點:西貢內灣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7:30

斤頭䱛
斤頭䱛

昨晚紅色暴雨。

「明天如果下雨還去嗎?」收到阿新發的Whatsapp。

「明早看看天氣,再電聯龍哥後,跟大家確認啦。」我立刻回覆。

能夠出擊的機會,似乎相當眇茫。

「今晚要把明天的天氣放在晚禱的首要事項之一。」我告訴內子。

「首要事項?」內子似乎不敢相信。

「是的。」我微笑說。

早上,天陰密雲,但沒有下雨。

「我們照舊。」龍哥在電話內給了我一個清晰的信息。

在翠塘花園會合了新和楠之後,我們往碼頭方向進發。

阿新,阿楠今天首次跟龍哥出海學習。帶了一個大大的冰箱,打開了,裡面滿了冰塊,飲品,橙,和剛好熟的呂宋芒。

「差點忘記了你們不用買冰,這裡的冰也夠我用了。」我說。阿新經營甜品屋,冰,是「業務用」的級別,大大粒,晶瑩剔透。

天氣愈來愈好,陽光在密雲中漸透出來。

「剛才你說,這裡水不深,那麼為甚麼帶『誓不低頭』呢?」臨上艇前的一刻,阿新問我。

這時,龍哥到了。我們上艇後,不到五分鐘便到達「第一釣點」,即是水警總部附近。

阿新,阿楠用手絲,釣組是約15克的中通鉛,直出一個鉛頭鉤。

「用『誓不低頭』除了不怕燒手之外,另一個主要原因,是用慣了它,有一種感情。」我跟新說。

「即是好像感覺它有生命一樣?」新回應說。

「對極了!」我說。我在想,新對於車也有一種熱愛;因為熱愛,所以明白。

第一個釣點告訴我們:「這裡沒有魚啊!」龍哥很快轉位,到了白沙洲。

阿楠感覺到這裡魚訊不錯。

龍哥開始施展「龍抓手」。阿新,阿楠也紛紛放絲。

忽然,一條呎長的白䱛被「龍抓手」抽上,出現在眼前!

「嘩!好大條䱛啊!」老實說,在今天之前,我以為龍哥帶我們去的釣點,是沒有䱛的,那知道不但有,而且有十二兩……

新的斤頭䱛
新的斤頭䱛

不多久,「龍抓手」再發功,另一條更大的白䱛又出現了!

「嘩!這條更大啊!」阿新說。是的,這條,起碼一斤!

「有䱛的話,應該不只一兩條吧?」我在想,當然合情合理啦!問題是,如何釣上呢?

忽然間,一道巨力扯著魚絲!連平時的「卡卡」的魚訊也欠奉。我醒覺時,「誓不低頭」已經在沉著應戰!

上水,是一條斤頭䱛!不是未釣過斤頭魚,但那一刻,我仍然呆了半晌!

「Patrick,我幫你拍照。」阿新說,伸手拿我的手機,剛握著的時候……

「噢!不,輪到我有魚啦!」阿新忽然說,這時,我立即取回手機,準備迎接上魚一刻。

只見阿新一手一手地上,水下的魚影漸露,上水是也一條斤頭䱛!

「嘩!好勁啊!」立即拍照,留下這奇妙的一刻。

這時,楠好像有些異樣……

「我又有魚…..」只見楠有力地一手手拉起魚絲,很快地,一條斤頭䱛又出現在眼前!

楠的白䱛
楠的大白䱛

實在令人鼓舞!

這段時間,我們各人不停地上䱛。惟一不同的是,我們上了䱛又拍照,又Whatsapp;而龍哥,則專一釣魚。

「趁著有魚時就爭取時間啦!錯過了就沒有。魚是不會留在同一地方等你的!」龍哥提醒我們。

「知道!」我們回應著,乖乖地開工。

龍哥所說的就是「時機」,這個課題的重要性,深深體會。

忽然間,有一道相當強橫的力出現,誓不低頭毫不退讓。絞絲時,誓不低頭告訴我,這對手甚少遇上!

「會是䱛嗎?但力量竟這麼大…」心想,如果是䱛,恐怕有兩斤吧?

忽然,魚絲鬆了;魚,走了。

「噢!天!」魚,真的走了。

「這條可能是紅魚。」龍哥說;大概是吧,可惜無緣相見。

開釣了約九十分鐘,船上已有差不多十八條斤頭䱛。

這時,有其他艇走過來,而魚訊也漸稀少,於是龍哥轉位,到了「第三釣點」,在鹽田梓村對面。

「龍哥,䱛怎樣煮才好吃?」阿新問,果然是飲食業的。

「最好吃就是炆。先炸至金黃色,再調一些五柳醬汁澆在上面就成了。」龍哥說。

據龍哥說,「第三釣點」是一條公路,有「私家車」,也有「貨櫃車」。我們當然希望有「貨櫃車」啦。

「今天的貨櫃車可能去了另一個關口。」阿楠說。

龍哥再轉位,到了「第四釣點」,滘西洲對開。

放下魚餌不久,忽然一個急速魚訊,起初有點強,但之後卻弱下來;原來是一條七吋芝麻斑,於是把牠放進生倉,然後再上魚餌。

魚餌到達海底,把牠輕輕躍動,在這個釣點我們笑談著剛才的䱛……

忽然,在沒有任個「魚訊」之下,有一道力在扯著魚絲,我絞回魚絲幾下,力量卻愈來愈大,不能強用絞;這時,只見「誓不低頭」一時抽上,一時垂下,並趁其間有些少鬆動的魚絲時爭取時間回絲。

「這條魚不要走…」潛意識中,不想走魚事件再發生。

魚身漸露,這時,阿新已經拿著撈箕等候貴賓。

解下青斑一刻
解下青斑一刻

上水,是一條足一斤三兩的青斑!

「我第一次釣到青斑啊!」解魚時,有點手震,可能興奮得過度。

青斑的花紋相當霸道。我留意到,我的鉛頭鉤剛好夠穿過牠的嘴。

斤頭青斑
斤頭青斑

Whatsapp群組愈來愈熱鬧…

忽然,阿新再發功,上水是一條…樣子有點怪怪的……

「別碰牠!」龍哥說。

「是老虎魚!」我記起了,畢竟龍哥反應最快,如果阿新被牠刺到的話,相信我們現在已在趕去醫院途中。龍哥隨即把線剪掉。

不多久,阿新又上魚,這次是一條標緻的頭鱸;然後十五分鐘左右,第二條更大的頭鱸又被新釣上了。

五時十五分,風雲醞釀變色,我們跟龍哥道謝和告別,提早下課。

「天氣真的好。」感謝那位讓我碰上今天這個時機的造物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