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篇:最弱之環

日期:2014-05-26,農曆四月廿八,星期一
地點:青馬大橋,倒扣灣一帶
開始時間:13:00
結束時間:18:00

今天全船魚獲
今天全船魚獲

阿新逢週一例假,今天跟其岳父(以下簡稱前輩)一同出戰。

在青龍頭上船。

「想去那裡釣魚啊?」船家婆婆問。

「青山灣會太遠嗎?」我問。

「很遠啊。」船家婆婆說。

「那麼你拿主意好了。」我說。

船直出青馬大橋。

今天的蝦在源利自行購買,比西貢龍哥艇那種起碼大了半吋。船家在橋底稍靠岸處停下。

我們紛紛放下魚餌。

天氣酷熱,幸好有個蓬把陽光擋著。

水底下魚訊不多。

「今天可會是石狗的天下?」心想。

青馬橋下
青馬橋下

「撈箕!」船家婆婆忽然說。

只見,瘦小的婆婆忽然站起來,雙手敏捷起操起手絲。那副絲己被魚扯得筆直,婆婆時放手時收手,靈活得像是金庸武俠小說內的隱世高手!

婆婆再收了幾手時,我的撈箕已準備好了!

「我不敢拍照啊!」我跟新說,因為怕魚隨時上水,分了心走了魚就不美。

「我幫你拍!」新說,我把手機快快遞給他,大家都拭目以待。

收啊收,收啊收……

「啊!走了啦!」婆婆忽然說。天啊!天啊!

與其埋怨,不如行動!

我急忙放下魚餌,希望可以「追補」。

「婆婆,條魚如果上得到的話會有多重啊?」阿新問。

「有三斤吧!」婆婆說。

等了不久,忽然有魚訊,不過並不重。上水是一條小牛鰍。

「毒王的兵器專門對付這種魚。」頑童在Whatsapp發訊。

三斤的大魚從此告別不見,偶而只有些小石狗上水。

四時多,船家轉位,拐了個大彎,經過汲水門,再前往倒扣灣。

這裡石狗也不少,只見前輩一條又一條上個不亦樂乎。

而船家婆婆,忽然變了一條八吋的黑沙出來,不過,只此一次。

倒扣灣的躉船
倒扣灣的躉船

五時未到,船家稍向前行,到了一個躉船停泊處。

「這裡可大可小啊。」我說,可能因為這釣點感覺像貨櫃碼頭吧?

用了個兩門釣組:上門是千又鉤,下門是鉛頭鉤。

可是,水底連石狗也好像少了點…為什麼呢?

忽然,一道巨大的力量喚醒了「誓不低頭」!

「來了!」收了幾下絲,己經不能再收!

對方仍然強橫,像是命令著「誓不低頭」說:「放開我!」

對方狂哮著!

「撻!」忽然,最不希望發生的事,又……

魚絲收上來一看,上鉤的子線斷了!但下鉤還有蝦,急忙立即放下去。

「快些再吃,快些再吃!」心焦急地說。

忽然,魚絲一沉,剛才的力度又重現了!

「這次不再讓你走了!」感到魚已離開石區,但強橫地拉扯著,趁有機會,絞上了一手。

「放開我!」對手發惡了,力量忽然倍增!

「撻!」不到五秒,噢!魚絲收上來,下門的子線斷得一塌糊塗!

三號碳絲的子線,只有12磅的承受力的,是最弱之環。

六時未到,船家收隊了。

這條「未釣之魚」,如果用筏狂的桿,或許可以發揮四兩撥千斤的威力。但對「誓不」來說,難道因其「性格」使然,只能打一場硬仗?

「無論如何,下次不會再讓你走的!」毒王想著。

車子逕向旺角方向,一間在白布街的魚具店駛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