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篇:甕缸尋寶

日期:2014-05-30,農曆五月初二,星期五
地點:西貢橫洲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30

橫洲和它的海蝕洞
橫洲和它的海蝕洞

「高生,今天要去遠些嗎?」龍哥問。

「好啊!」蔚藍的天空,燦爛的陽光,沒有比經典的形容詞更貼切的了。

今天教會的弟兄阿倫及其公子(小釣手)跟我一道出海。船經過滘西洲的東面,越過雞洲,在糧船灣海飛馳之際,我們笑得跟陽光一樣。忽然飄來一片白雲,稍稍為我們調節了光度,讓我們更感舒適。 船越過沙橋,一直往前走。沙橋停泊著好幾艘遊艇,遊人在水中暢泳。

伙頭墳洲
伙頭墳洲

經過伙頭墳洲,一個白色,編號201的燈塔出現在眼前。記得70年代,曾跟阿姨到浪茄灣參觀晨㬢會的福音戒毒所。後來這戒毒所搬了去伙頭墳洲,叫做晨㬢島。

穿過萬宜水庫與伙頭墳洲之間的陝道,船向右轉往東南行,駛去橫洲。 伙頭墳洲、橫洲、火石洲、和沙塘口山等多個島嶼統稱為甕缸群島。這幾個島屬於一個古代的超級火山,叫做糧船灣超級火山。在遠古時期,這個超級火山爆發,火山灰冷卻後,形成了今天見到,島上獨特結構的石塊。

不多久,橫洲出現在眼前了。

「橫洲遠看有點像條大蜥蜴。」我跟阿倫說。 船在一個壯麗的海蝕穴附近停下。

左橫洲,右伙頭墳洲
左橫洲,右伙頭墳洲

海底充滿著生機。 今天帶來了一支新桿借給小釣手用。這支國產桿超短,Olympus牌子,型號Struggle Boat,碳纖,因為只有一米長,靈敏度比「誓不低頭」好,所以我為它起了一個名字,叫「小米」。看上了這桿許多個月,最後決定在觀塘「海釣」購入。

「小米已登記,不能用。」夢人在Whatsapp幽默地說。

「又說得有道理,那麼,叫小美啦。」我打趣說。

「小美」握上手輕巧,跟誓不低頭的感覺完全不同。 忽然,坐在後排的小釣手不停地絞著魚絲,一條石狗輕巧地上了水。

「好厲害啊!」我讚道,全船第一條魚給小釣手上了。

龍哥的雞魚
龍哥的雞魚

不多久,龍哥拖了一條十一吋的雞魚上船。這條雞魚顏色鮮且深,非常活躍。

忽然,有一口明顯的魚訊,回絲時竟頗有阻力!原來是一條六吋的石狗,顏魚鮮棗紅。

不時有微浪打著船身,船在左右搖晃。

「卡卡!」海底又傳來猛烈魚訊,「誓不低頭」立即回敬,海底頓時出現一道頗大的對抗力! 今天的前導魚絲雖然已換上了6號碳絲,但我還是小心奕奕的,生怕走了魚。 魚快到水面時,仍然強橫對抗;轉眼間,一條磅頭的沙立出現在眼前了!

我的沙立
我的沙立

這個時候,小釣手出現了暈船的訊號。為了安全起見,我們決定回航。

離開了甕缸,在西貢碼頭跟阿倫和小釣手告別後,龍哥和我繼續在內灣作戰。

「今天的水質不佳,海水氧氣不夠,魚不開口。」龍哥說。

的確,今天內灣的魚訊不大好。為了增加機會,我把「小美」和「誓不」分別縛上餌;「小美」放在我的左邊,手握著右邊的「誓不」。

望著遠海,正想得出神。

「桿呀!」龍哥忽然高呼。

噢!眼看「小美」被拖落大海!正想拿撈箕時,卻已經趕不及了,只能看著它下沉,快速地在海中消失。

「是大魚把它拖下水的,應該比我剛才釣到的這條還大!」龍哥說,並展示著生倉內的一條斤頭大䱛。

冰箱內的大䱛
冰箱內的大䱛

失去了「小美」,心裡很不暢快,因為未曾真正和它出戰,就要告別,怱忙得連再見也沒有時間說。龍哥也許體會我的心情,悄悄地加了半小時給我方回程。

「再見了。」我心裡說。

「毒王,你會不會考慮買條失手繩?」筏狂在Whatsapp傳來訊息。

「會,」我說,「我要再戰橫洲!」

心想,在這甕缸一定藏著不少珍寶。

One thought on “第107篇:甕缸尋寶”

  1. 小美 RIP ……. 我覺得一切安慰的話對您都沒有用,都是枉然。可是我仍然要代表你的魚竿為之犧牲的艇釣精神對您表示感激,願您以它為榮。我祈求仁慈的天父減輕您喪竿之痛,只留下你對已故愛竿的珍貴回憶,並讓你在神聖的釣魚祭壇前得享榮譽與莊嚴。

    毒王係唔係第一次飛竿?

    我都未試過,炸就炸過三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