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篇:水的界線

日期:2014-06-09,農曆五月十二,星期一
地點:天然氣,南丫,交椅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上半場的空桶子
上半場的空桶子

「不省油的艇」直出天然氣。

白Sir和我揀了船頭的位置坐下,這個位置在夏季是「商務客位」,清爽的海風隨時送上,透過有偏光功能的太陽鏡看到的全海景顯得份外立體;而且,價錢和「經濟客位」一樣,份外覺得超值。

「昨天天文台還說2至3級風,今早已改為4至5級了。」船家說,有點懷疑天文台最近還推出九天天氣預測的意義。

船還是直出天然氣,這個風大魚大的釣點,讓我們有一絲希望。

或者最近的釣況都頗為不濟,心理上開始習慣了天氣好不等於釣獲好這一個經驗之談,故此在航行的時候,沒有去想釣甚麼魚,而只是默然地享受著這個旅程。

「可以下餌了!」是青叔嚮亮的聲音,各人欣然啟動。

不過,海底下幾乎完全沒有生命氣息!

忽然,「商務客位」左面三位師兄中間的一位,用手絲一抽,上了一條小紅杉。

「厲害,這種境況也釣到魚。」心裡暗自讚嘆。

海面呈現白頭浪,船身也開始拋動,魚絲忽上忽落,感到鉛墜時觸地,時吊起。

「小心掛底。」心裡響起警號,於是把絲稍為絞上些少。

由於風浪愈來愈大,船家決定轉位,往南丫方向走。

「卡查…」開了罐青檸味的有氣礦泉水,一股清香散發出來,跟海水味融和著。

南丫一帶比天然氣更死寂,船家決定往交椅洲去碰運氣。

不久,數碼港在眼前出現,再慢慢遠去,然後見到遠方的青馬大橋。

經過數碼港
經過數碼港

船經過西水的青洲時,海面上出現了明顯的分水線。近外海的一面是藍綠色,另一面則是較濁的黃綠色,有點像山東東營黃河入海口的袖珍版。

香港的釣魚界流傳著「西流皮」現像的說法,泛指在夏季(約莫六至八月),西水有些日子海水會特別混濁,而水流也特別急,因而導致魚獲會大減。

按香港的地理環境來看,西水緊靠珠江口。在夏季,大雨過後,珠江口會排出大量淡水到西水的海域。我沒有實地考量過珠江口的淡水是清是濁,不過絕對有理由懷疑它是構成水濁的原因。

至於水流特別急,有說是夏季內陸高溫形成低氣壓,吹西南風而令海水表層出現引「南中國海洋流」;而這股水流因為南來而較暖,微生物較少,卻又阻擋了由北而來帶較豐富生物的水流,所以導致這一帶海域因為食物少了而較少魚。對於這個因素是否影響魚獲,我暫時保留,待自己對海洋流的認識更多才說。

「可以下餌啦!」好的,遵命。

在交椅洲附近,水流明顯急速得多。65g左右的鉛,20呎不到的水也漂得厲害。

小黃釘
小黃釘

「卡卡卡!」忽然有急速魚訊,只見「誓不低頭」好像餓壞了似的,立即撲出回應!

是一條八吋黃釘,身上帶有些非常細小的紅點。

這個釣點似乎很有生命跡象!只見船上的師兄們多有上了石狗呀,小黃釘之類的。

「今天一條大魚也沒有啊,怎麼搞呀?」左邊商務客位的第一位師兄忍不住,打趣地朗聲說。

對了,怎麼搞的?

「都是西流皮的錯!」毒王笑著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