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篇:給我一條魚

日期:2014-06-21,農曆五月廿四(夏至),星期六
地點:交椅洲,深井一帶
開始時間:13:00
結束時間:18:00

Johnson和他的斤頭沙立
Johnson和他的斤頭沙立

「早晨,揪哥哥!」我在Whatspp群組發訊。昨天,揪哥因工作需要,終於換了部可以Whatsapp的手機。

「Like!」白Sir簡簡單單一個歡迎符號。

「Hi!揪哥,早,我是手絲王!」同一分鐘,手絲王發訊。

「Hi!」大師也在Whatsapp揮手。

「揪哥,Smartphone!」夢人放煙花歡迎。

「揪哥,明天狂揪大牙點!」筏狂發訊說。

「明天我的目標也是大牙點!」我發訊說。

最近聽筏狂說,西水開始出現牙點。牙點跟火點不同,雖然樣子相似同樣近尾部有一大黑點,但牙點之魚鱗中心有黑點而火點沒有,而且體形可以達十多斤。

今早一場黃色暴雨過後,天氣漸好,我們慶幸終於可成行。

「給我一條魚,甚麼魚也好,就夠了。」在車內,Johnson微笑著說。

不久,處長,揪哥,頑童也上了車,我們直驅青龍頭,會合筏狂。而東爺則直接在馬灣上船,方便得很。

兩艘艇飛越廸士尼,我們對望,互相揮手,作戰感比單艇更強。最後兩艇在小交椅附近停下。

「我要大牙點!」跟筏狂微笑著,然後放下魚餌。筏狂的赤武士最近意外損壞了,今天以手絲出戰。

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艇上四人竟沒有魚!而頑童,揪哥,處長的艇則上了一些立仔。

不久,頑童發出Whatsapp,是一條小牛鳅。

「我們到深井去。」兩個半小時在交椅洲也沒甚收獲,船家決定轉位。

船經過青馬大橋,然後嘉頓廠房就在眼前出現。

放下魚絲後,感到海底流水頗急,但有生命氣息。

「換過生猛的生蝦。」心裡有聲音說,於是重新鉤上一隻生蝦。

流水再把魚絲拖長,於是略略拉回,讓魚絲較為垂直。

「卡卡卡!」忽然,一個重魚訊在扣門,「誓不低頭」立即飛撲回應。一抽之下,一股蠻力開始跟「誓不」較勁了!

「這種拉力不弱啊!」心裡暗喜,因為對上幾次出擊也沒有這種感覺。

上水,是一條跳繃繃的細鱗,十四兩重。

毒王的細鱗
毒王的細鱗

「噢,細鱗!」看著這條魚,笑容不由自主地釋放出來。

之後過了二十分鐘,抬起頭看看Johnson,似乎有些不尋常。

「Johnson,你條魚絲拉得筆直的,要不要撈箕呀?」我問。

Johnson站起來,全神貫注,示意不需要;一手接一手地繼續上絲。

海面開始見魚影了!

Johnson忽然一抽,一條斤頭魚上水了!

Johnson的斤頭沙立
Johnson的斤頭沙立

魚身帶紅,中間有藍色星星的,不是沙立是甚麼!

「可以幫我拍照嗎?」Johnson非常興奮。

「當然可以啦!我立即拍,你等我放下漁具。」我說,連忙把魚絲絞上,放在一旁,再拿起iPhone。

「擦!」,Johnson拿著斤頭沙立,滿有自信地笑著的照片,給拍下了。

「我第一次釣到這麼大的魚。」Johnson說。

毒王在磅魚
毒王在磅魚

回程時,我們在青龍頭碼頭,用頑童的電子磅把魚準確地磅重,一絲不苟。

而細鱗和沙立,晚上在深井的飯桌上出現,可惜筏狂,東爺,Johnson有事不能參加;而白Sir則下班後趕來赴會。

蒸雙魚
蒸雙魚

席間,揪哥談起他家的一隻易哭,不容易接近人,但感情豐富的貓「戇戇」。「戇戇」聽到行雷時會打震,躲起來哭,需要熟人抱起來呵護。白Sir也談起自幼養大愛清潔的狗,如果帶牠到室外有狗糞的草地,別的狗可能會四處聞味,但這小狗卻會單起一隻腳,不肯走動,真是有個性極了。

揪哥的「戇戇」
揪哥的「戇戇」

細味生活,有時候已教人很快樂。

「給我一條魚,甚麼魚也好,就夠了。」想起Johnson今早說的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