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篇:龍潭虎穴

日期:2014-06-28,農曆六月初二,星期六
地點:西貢橫洲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三朵白雲
三朵白雲

酷熱的日子,天空似乎特別藍。

「 Johnson,你穿著黑色衣服怕很熱吧!」筏狂說。

「不如在附近看看有沒有淺色的衣服買?」我說。

在西貢市中心海傍,都是一些雜貨店,便利店,有機食品店,餐廳,寵物用品店等等,找不到一件淺色的上衣。

「算了吧,不要緊的。」Johnson說。

「唔,那要喝多些水。」我說。在冰車買了一包大冰,注滿了筏狂和我的冰箱; 冰箱內有水,茶,電解飲品,筏狂自家製作的薏米栗米水,西瓜和哈蜜瓜。這種天氣,少些水份也不行。

龍哥的艇直出橫洲。

「一,二,三」,三朵大小相若的厚雲浮在遠方的山上,好像在數算:「毒王第三次出橫洲了!」

在網上討論區,曾聽說有船家在橫洲,用十兩黃腳立釣到38斤石斑。那是2013年5月的事了。

「筏狂,這枝就是黑武士嗎?」我留意到筏狂正準備開竿了。

「是啊,毒王,要試試嗎?」筏狂把「黑武士」遞給我。

「黑武士」相當輕巧,沉實。據筏狂說,這一枝筏竿是特別板。

「毒王跟黑武士握手。」右手拿竿,左手拍照,然後在Whatsapp發訊。

和黑武士握手
和黑武士握手

經過伙頭墳洲時,看到遠處的小山有個十字架,岸邊有些白身深紅色瓦頂小屋,還有一座白白的牆,牆上隱約看到幾隻字「福音戒毒所」。

「原來浪茄真的搬了來這裡!」上次經過這裡,以為是原居民的村屋。這次終於看清楚了。

然後,沉睡了的大蜥蜴又出現在眼前,仍是一樣壯美的橫洲。

海底下,魚訊倒是有些,但不如想像中興奮。

忽然,筏狂有魚訊,我們都留意著。上水,是一條梳羅。

不久,誓不低頭也捕捉了一個魚訊!

上水,又是一條梳羅。

「這裡如果找對了位置可不是鬧著玩的。」龍哥說。這個龍潭虎穴,充滿挑戰。

忽然,筏狂又有魚訊了!上水,是一條顏色鮮豔的石狗。筏狂在解魚時,不小心指頭給刺出血來。

「筏狂,消毒要緊。」我拿出消毒紗布和膠布。海水有食肉菌,一個小傷口也絕不能輕視。

幾個小時下來,我們上了好些石狗,梳羅,小沙立,小烏絲;沒有大魚。

「喝薏米水啦!」筏狂說。

冰箱內一枝枝薏米水是獨立入樽的。我拿起一樽,狼吞虎嚥地倒入口中,讓久渴了的喉嚨先得到薏米水的灌溉,然後再咀嚼逐粒沈澱下來的薏米;這飲品,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

誓不低頭和黑武士並肩作戰
誓不低頭和黑武士並肩作戰

太陽仍然無情地散發著熱力。

下午三時多,忽然有強烈魚訊,「誓不低頭」一抽之下,對方開始發力!

回絲的時候,感到對手完全沒有倦意。

「要撈箕嗎?」龍哥問。

這個問題問得好!感覺上,這條魚份量不輕,但又似乎可以直接扯上水……

「要!」忽然魚又發力了,還是謹慎些好。

上水,是一條約十二兩的沙立。

十二兩沙立
十二兩沙立

之後,我們釣上了很多小石釘,由於太細小了,我們把牠們放回大海。

「我們要見家長!」龍哥打趣說。

五時未到,船身轉向至我這邊側向大海。於是,我握緊「誓不」,姆指貼住線圈,用力向橫一揮,魚絲瀟瀟灑灑地飛出二十呎之外。

待鉛沈定後,忽然有些古怪的魚訊,「誓不」一抽之下,頗像樣的力度又出現了。

不過這種力度比之前的沙立弱,會是甚麼魚呢?眾人都留意著。

上水,原來是雞魚一條,大概有七兩。

雞魚
雞魚

差不多下午六時,龍哥仍未捨得離開橫洲,似乎在等待些甚麼似的。

忽然,我們看到龍哥的絲被拉得畢直!

「龍哥,要撈箕嗎?」這次輪到我發問了。

龍哥聚精會神地應付對手,作表情表示暫不需要。龍哥的絲只有8磅負重,只見他一時俯身,又一時挺腰,忽然間,一條魚被「龍抓手」請了上艇!

「是杜仲。」龍哥說。

龍哥的煙仔虎
龍哥的煙仔虎

網上說,這種魚叫煙仔虎,又叫小杜仲,跟吞拿魚同類。這條魚大概有十四兩,魚身圓滑,在水裡有著像「炮彈」般的威力。

「誓不低頭」看著這條魚看得出神。

「差點忘了,你天生是一支JIG竿,專釣這類魚啊!」毒王在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