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篇:水口探蜆記

日期:2014-07-11,農曆六月十五,星期五
地點:大嶼山水口灣
開始時間:13:00
結束時間:16:30

水口灣的藍天
水口灣的藍天

今天決定和Johnson到大嶼山的水口灣摸蜆,而這種蜆,人稱「 沙白」。

記得小時候,外祖父帶著我們一班老表,在青山別墅對開的海灣游泳。那個海灣的泥踏上去特別黏,偶爾還會踏到一些青口的尖角。水退的時候,泥下的蜆非常多,我們一群孩子不停地掘,不一會已有一大桶,足夠晚上兩圍飯桌的親友吃個痛快。

在東涌東薈城外的11號巴士站,跳上車後,不久便開出。

我們坐在車尾,在手機的Google Map看著車子由東涌駛入南大嶼山。

「這個海灘好美啊!」我說。

「是長沙。」Johnson說。

海灘旁有幾棵好像是棕櫚樹,為這地點增添了一些熱帶味道。

網上說,我們應該在「水口籃球場」下車。

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已到了水口。

「我們下車吧。」我說,看到車頭有些乘客帶著膠桶準備下車,想她們也是為摸蜆而來吧?

「啊,就是這個籃球場。」走了幾步路,看到一個鐵絲網圍著的籃球場。

水口籃球場
水口籃球場

籃球場的對面,是一間士多。

「是否要走一段小路才可到海灘呢?」心裡正想著的時候,抬頭一看,籃球場旁邊的小路前面己經是一個海灘了,這個海灘距離車站真近。

我們選擇退潮時間來。香港天文台的潮汐預報表,選擇「石壁」地點後,便可知水口潮汐漲退時間。今天是農曆十五,早上開始退潮,一直到下午三時才退定反漲。這時是下午一時左右,水位高度大約0.8米,目見海水約在遠遠的三百米外。

水口士多
水口士多

Johnson和我像遊客一樣,興奮地拿起手機不停拍照;藍天,白雲,寬闊的海灣,懷舊感的士多。

陽光熱情地把我們烤著。

「快搽防曬!」我說。

然後,我們走了二百米吧,揀了個位置作為我們的「基地」。在袋中拿出螺絲批,和膠手套,然後各自在附近挖掘。

不一會,Johnson走過來,展示他挖到,手心大的沙白;閃亮的咖啡色外殼,好漂亮好漂亮。

雖然戴著草帽,仍然擋不住陽光那過份的熱情。

半個小時過去了,我們的挖掘效率卻不如想像中高。

忽然,在泥沙中,發現一隻活的花竹蝦。

沙下的花竹
沙下的花竹

「原來退潮的時候,花竹蝦可以在兩三吋深的沙泥下存活,再等潮漲!」心想。對我來說,這真是一個不小的發現。

不過,徒手挖掘愈來愈感吃力了。

「如果有那些鐵耙就好了!」Johnson說。

「士多有啊,我去租!」我說。

在士多租了兩套「摸蜆套裝」,一個鐵耙和一把「膠」椅。

起初我們以為愈近海,蜆會愈多。可是,試了一段時間,發覺收穫不大理想,於是轉位。

各種大小沙白
各種大小沙白

轉了幾次位之後,我們最後走到近岸有薄薄一層水的地方。在這個地點,用耙在沙泥面輕輕一刮,很容易感覺到有小沙白像可般卡著!有時一刮就有幾粒。選對地點真的很重要!

我們不停出汗,經驗告訴我,不要停留太久。

「不如回程吧!」我說,沙灘的蜆永遠挖不完。

在士多,我們洗乾淨充滿泥濘的手腳。有大嬸挖到一個大網袋的沙白。

「這袋有多重啊?」有人問。

「二十斤吧!」老闆娘說。

大嬸的沙白
大嬸的沙白

那袋蜆又大又多。

「蜆怎麼吃好?」我問。

「蒜蓉蒸啦!」大嬸說。

「手掌拿一把,然後用它們炒菜,炒瓜,不用放鹽,也很好吃。」老闆娘說。

忽然想起了回鄉跟祖母吃飯時,桌上常有海產配搭的炒菜。

那種很鮮甜的味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