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篇:定海神針

日期:2014-08-02,農曆七月初七,星期六
地點:西貢橋咀島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龍哥的兩斤六兩青斑
龍哥的兩斤六兩青斑

早上接了筏狂和手絲王之後,駕著「毒王號」直飛西貢。

週六的西貢,非常擠擁,在「蕭邦冰車」附近稍停,卻因為未見職員在附近,筏狂唯有跑到西貢街市的魚檔買冰。

然後,我們一致決定去「皇冠餐廳」吃午飯。這間餐廳光顧過數次,喜歡它的原因是地方整潔,而且碟飯上桌的時候,總是整整齊齊的;對於廚房背後這種好手勢,我默然欣賞。

大約十二點半,我們上了龍哥的艇。

水警總部附近試了一會,幾乎完全沒有魚訊,於是轉位。

「1水,0,CP。」我在Whatsapp快速地報告釣況。

在「金美爆釣團」的群組,我們似乎慢慢發展了一套語言,簡單的幾隻字,就能表達釣況。

「第一釣點水警基地零收穫,轉位。」頑童在Whatsapp細心地發短訊替我「翻譯」,大概因為昨天「史丹尼的風光」的博主Jerry加入了群組,怕他看了不明所以。

「歡迎釣友Jerry入谷!」頑童在群組宣布。

「一同爆呀!」夢人說。

「Hi Jerry,歡迎你,我是毒王。」我說。

「Hi Jerry,我是筏狂!得意武器是筏仔,可惜不小心自己弄斷了。現在玩手絲!」筏狂說。

「Jerry的綽號會是甚麼呢?」我在想。

在水警總部磨鍊了約一個小時,龍哥轉位,直出大岩口一帶。

「頑童和我就在這裡上過連尖,把絲向著那個尖角位拋,拉回來時就立即有連尖搶餌。」難得龍哥來這個位置,我興奮地告訴筏狂。

不過,這個位置也沒有魚。

今天是農曆初七,死流,在西水還好,因為一向大流; 但在東水……

「轉位。」龍哥說,然後直奔橋咀島。

「是龜島啊!」我說。

龜島不停站
龜島不停站

「我們的希望在這裡!」筏狂相信仍記得,他在這裡上了斤半青斑。

不過,當龍哥的艇經過這個釣點時,竟然「不停站」,筏狂跟我眼巴巴望著那個釣點遠去!

「龍哥一定有更好的釣點。」我們都說,對龍哥有信心。

船在橋咀東面停下。

我們都感到這個釣點有生命氣息。

第一條梳羅,是手絲王上的!

然後不久,手絲王和筏狂再上了一些烏絲斑和石狗,還有一條蠔妹。

這時,我拿出仕掛,在中段剪開,然後縛好。

「卡卡!」換上仕掛不久,魚訊似乎明顯了。上水,是一條體形不錯的石狗。

大約三點半,一個微弱的魚訊,上水竟然是一條小丑魚!拍照後,立即放回大海。

「Finding Nemo!」筏狂說。

毒王的小丑魚
毒王的小丑魚

「原來跟毒王的衣服好match!」處長說。

「Like!Nemo也有!」Jerry說。

下午四時多,海底又靜了下來。

這時,船已經漸漸漂向北,清楚見到海中有一座像巨型釣竿手柄的建築物,相信是燈塔之類的,警示船隻不要觸礁。

「上星期六在這裡釣到七條紅魚,最大的有斤半。」龍哥說。

聽到這個消息,精神為之一振!我們都決定,在這個釣點等多一會。

「我已回家,如有飯局早些告訴我,好預時間出來。」白Sir發出短訊。

不過,海底沒有甚麼魚訊啊,這個飯局,恐怕……

忽然,看到龍哥的魚絲筆直的!

「龍哥,要撈箕嗎?」大家都緊張起來。

「暫時不需要。」龍哥淡定地說,仍然單手操控著魚絲。

由於龍哥中了魚的魚絲跟手絲王的魚絲交纏,只見龍哥漸漸把手絲王的絲帶上水面,然後解開放在一旁,繼續應付大魚。

我拿著撈箕等候。

魚上水了!我立即撈起!(這個動作其實有些壓力,撈得不準走了魚的話可說是「責任重大」。)

筏狂注視著定海神針
筏狂注視著定海神針

是一條足兩斤六兩的青斑!

「今晚八點軍記,現接受報名!」我立即發出短訊。

青斑穩妥地放進了魚倉。

「卡卡!」不久,誓不捕捉了一個稍強魚訊,上水是一條黃釘,大約四兩吧?

忽然,筏狂的黑武士也捕捉了一個強魚訊,我們拭目以待。

上水是一條體形不錯的狗棍,好像有些彩色幼橫間,相信是花狗棍。這條狗棍的力度讓筏狂感到非常意外。

不久,龍哥又中魚,而且似乎也不是小魚。

「是黃腳立。」龍哥在魚未上水時,跟我們說。

龍哥的黃腳立
龍哥的黃腳立

上水果然是黃腳立,大約十兩。

不一會,在同樣位置,「龍抓手」再度發功!

「是黑立。」龍哥預告說。

上水,果然是一條黑沙立!

「真是神人。」筏狂讚嘆地說。

跟龍哥告別後,我們直出佐敦軍記。是晚我們有五人,包括白Sir和頑童。

「我們跟龍哥用的是一樣的小蝦餌,他的輕鉛頭鉤在水流靜時發揮很大作用。有時我懷疑,東水的魚是否特別愛鉛頭鉤。」我說。記得,上次我釣到青斑也是鉛頭鉤。

「龍哥很勤力地抖動魚絲的。」手絲王說。真觀察入微。

由於在大潭我們發掘了一個已被命名為「神魔之塔」的釣點,故此西貢像竿柄又像塔的釣點不好再用相同的名稱。

「有沒有更好的名稱?」毒王問。

「西魔之塔,大潭的就叫神魔之塔,因為它先被命名。」手絲王說。

「幾好!」毒王說。

「龍哥是唐僧,每次帶三個徒弟出龍宮,那支就是老孫在龍宮會回來的定海神針了!」頑童說。

「叫定海神針又幾妙!因為像棍多過像塔!」毒王說,「日記就用這個名稱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