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篇:摘A小子


日期:2014-08-16,農曆七月廿一,星期六
地點:大潭港外海,螺洲,蒲台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毒王的黃立倉
毒王的黃立倉

「友叔,你今天不出擊嗎?」看到友叔跟大船的釣友揮手,我好奇地問。

「不出了,最近這兒有點不適。」友叔邊笑著,邊做手勢,大概是腰骨痛之類吧?

不記得說了甚麼安慰的話,上船前跟友叔告別時,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膊頭。

大師,處長,米克和我跳上了「不省油二號」。我們揀了船的左側就位。

船向東行,天氣極佳。

米克是「毒王的日記」讀者,仍然在學,主修「電子通訊」。有岸釣經驗的他,帶著新竿第一次船釣。

「米克,你會暈船嗎?」我問。其實之前已經問過,所以這毒王真是頗煩氣的。

米克搖搖頭,面容極有信心。

船在大潭港外海停下來。這裡清清楚楚看到赤柱衛星站。

大潭外海
大潭外海

「卡卡。」魚訊不太差,原來是扯旗兵團。隨手把牠放走了。

不多久,處長中魚!是一條紅杉。

「卡卡。」我又中魚,上水仍然是扯旗兵團,這個帝國真龐大。不過不打算保留扯旗立,於是又放了。

這時,大師中魚!是一條體形甚佳的䱛,南水果然是大師的地域!

米克的天線竿超過六呎長,在船上極為不便。只見米克在操控時有點吃力。

轉位的時候,大師過來跟米克交談,大概是技術交流吧?

船在螺洲近岸停下。這時,我己經轉了用仕掛,而且把生蝦剪粒,勾在仕掛上。

這裡水流比較急,看著釣組慢慢漂到船底。

「卡卡。」忽然,有魚訊,我放了些絲給牠。只感到對手又再搶絲。

「誓不低頭」等不及了,於是收回,這時候,一股跟之前兩小時截然不同的力度由船底傳來。

「好戲來了!」這時,對面大船上的釣友也隔著海看。

這一度力,似乎不讓誓不低頭有鬆懈的機會。我小心地把魚絲穩定地絞上。

魚身漸現,第一眼看到的水中的銀光時,心裡有著按捺不住的興奮!

「黃立倉呀!」是一條半斤的黃立倉,上水時咬著仕掛由底數上第三個鉤的蝦粒。

「晚餐有條不錯的魚了!」心想。黃立倉我很少遇上,翻看日記,對上一次釣到這種魚是兩年前的同一個月份,地點在大潭港內。(見「釣魚篇4之:第一條黃立倉」)

中午時份,船家再轉位。跟大師交流釣況時,始知大師喜愛扯旗立,於是答應之後釣到留給他。這種扯旗立本身體形細小,成年的魚也不過手板大。

到了蒲台沿岸,這裡水底的魚訊豐富極了。

「卡卡。」我把魚絲放鬆時,很快便有魚接餌。上水是一條䱛。

「用蝦仁,或者用毛鉤都行。」這時,青叔朗聲地給船上的師兄們一個「技術建議」。青叔說的「毛鉤」,就是仕掛。

「哈哈,我已經在用仕掛啦!」心想,忽然覺得自己「明智極了」。

不多久,處長也上了䱛。

「䱛時代呀!」處長興奮地說。

不久,米克也上了䱛。看來,「䱛時代」的確在播放了!

船掃著岸向前,隔一小段停一停。

「卡卡。」上水,竟是一條小「大眼雞」。

大眼雞
大眼雞

忽然,米克拿著竿,顯得有點吃力。

「米克,要撈箕嗎?」我問。在不省油的艇,似乎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未夠斤頭的魚,通常不會叫撈箕。甚至許多時候,一斤多的魚也是直接釣上艇就算。

這時,船上的工作人員也看到這個情境,立即走過來,拿著撈箕準備。

只見米克吃力地絞,有時還要停一停。眾人都拭目以待。

魚身漸現,撈箕立即網上,原來是一條十二兩左右的雞魚!這條魚也可真好力!

米克的雞魚
米克的雞魚

「好累啊!」米克說。只見他把竿放在一旁,好像要休息一會。

「甚麼?累啊?快工作啊!」我笑著說。這個毒王,好像一個甚麼甚麼教練似的。

米克再拿起竿作戰。

不多久,米克又再中魚,仍是有些吃力,但這次已經不用撈箕了。

上水,也是一條雞魚,比剛才那條略細。

之後,船家再轉位,回到大潭外海。

「卡卡。」又重遇扯旗兵團了,而且數量頗多。這次一一被我扣留了,放在冰箱內留給大師。

忽然,處長中了一條長長的,銀光閃閃的「劍」。

「是牙帶!」處長花了些時間才制服牠,因為牙帶上水後不停擺動,而且牙齒鋒利。

四時多,船開始回航了。

今天個人魚獲
今天個人魚獲

「釣到雞魚的感覺如何?」我問。

「難以回頭了,以後也要出海。在碼頭頂多釣到手板大的魚。」米克說。

上岸後,大師,處長和我到翠華開「檢討會」,而米克則要趕回家。

晚上,給米克發了短訊。

「你今天第一次船釣,PASSED with Distinction!」我說。的確,船上釣到雞魚的人不多,米克的雞魚,應是今天船上最大的。所以給他一個A。

「找天出去,換過批釣具。」米克說。

「米克說要換過批釣具啊,呵呵!」我跟內子說。

「人家仍在讀書,不要讓他中毒呀!」內子認真地說。

「米克,你修讀的這個課程,也要努力拿個Distinction回來啊!」毒王在想,也寫給正在讀這日記的米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