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篇:小美二號

日期:2014-09-06,農曆八月十三,星期六
地點:西貢吊鐘洲,糧船灣海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是日全船魚獲
是日全船魚獲

據龍哥說,小美應該是被一條大魚拖下海底的。

那是五月份的事了。(詳見:釣魚篇107之:甕缸尋寶

「小美」是一枝Olympus小船竿,型號Struggle Boat,一米長,碳纖,13磅釣力,長度和硬度都頗合心意。

一星期前,在觀塘的海釣平台,終於按捺不住再次購入同一牌子和型號的竿。

「本週六,小美二號,美兒出場!」我在Whatsapp群組宣布。

把「誓不低頭」上的絞拆除,然後安裝在美兒的絞座上時,好像感到「誓不」在微聲抗議。

勝記碼頭今天陽光普照。

「Eric,你好!我是毒王,這是頑童。」跟在樹蔭下等候我們的新釣友Eric握手時,看到的笑容跟今天的陽光是一樣的。經營僱傭公司的Eric,時間比較靈活,有豐富的船釣經驗。

「你的樣子比相片年輕得多啊!」我說。那天在Whatsapp收到Eric在昂船洲夜釣兩斤黑立的照片,那片銀光,在黑暗中份外耀眼。

「有次在貨櫃碼頭釣上了一條石狗,豈料忽然有芝麻斑游過來咬這條石狗,結果被我釣上了。」Eric興奮地說。

「有多重?」我問。貨櫃碼頭聽說常是大魚出沒的地方。

Eric在吊鐘洲作戰
Eric在吊鐘洲作戰

「一斤十三兩啊。」Eric說。差不多兩斤的本地海芝麻,不容易見到。

上了龍哥的艇,直出水警總部附近。

在魚餌放下的時候,「美兒」的竿身輕得教我有點不慣。更不慣的是,竿頭有少許呈弧形並且上下擺動。對我來說,這個正常現象真不正常。

「是魚嗎?」龍哥問頑童。

這時,頑童的竿有異樣。只見他小心地把魚絲絞上。

水中魚影漸現,顏色漂亮。

「是紅魚!」這條紅魚,差不多斤頭。

頑童今晚跟家人預早做節慶中秋,這條魚,可以說是「定心魚」。

忽然間,龍哥施展龍抓手,另一條斤頭的紅魚又上水了!

開場三十分鐘左右,已有兩條像樣的魚!

之後,龍哥略為調整位置,而我,仍在摸索「美兒」的特性。我感到抽竿的時候,由於其竿頭比「勢不」軟,所以構成了一個「時差」。

忽然,Eric發功了,一條標緻的火點上水。

這時,美兒的竿頭下沈,我順勢一抽,竟然中魚!

龍哥的斤半白花
龍哥的斤半白花

一條八吋芝麻上水了。

之後,龍哥又轉位,到了白沙洲附近。

Eric又中魚!上水是一條良型芝麻斑。

這個時段,也有一些沙立和火點上水,但體型不大。

龍哥決定轉位。

「是龜島!」我說。不過,龜島傳奇不是常常有的,我們釣了一會也沒有人上魚;故此,龍哥再轉位。

快艇向南飛馳,向吊鐘洲方向直出。

「毒王,要蝦餅嗎?」接過頑童遞過來的「四洲蝦餅」時,想起讀小學的日子。

「包,剪,還欠一個揼啊。」在蒲崗村道一邊走,一邊想著「四洲甘大支」的獎品。那些年,買一包「甘大支」隨盒附有一張獎卡,儲齊「包」,「剪」,「揼」三款,便可免費換取一部「甘大支」型的收音機。而「揼」,是最罕有,最關鍵的。

忽然,路上出現一張獎卡,多半是包或剪吧?隨手拾起來看看。

「噢,是揼啊!」簡直不敢相信。

「去那裡換獎品呢?」看看卡背面,原來換領地點就在蒲崗村道近慈雲山的四洲辦事處!

就這樣,開開心心地換了部收音機跑回家。

在吊鐘洲附近,看到有人潛水。

「前面有人潛水啊,會不會是Johnson呢?」我說。Johnson告訴我們,今天會在西貢考潛水牌。

不過太遠了,看不清楚面孔,多半不會這麼巧吧。

「卡卡!」換了分鉤釣組之後不多久,一條小沙立上水。

不久,船上又多了些小沙立。由於沒有大魚,龍哥決定返回內灣,在深篤門停下。

小美二號上黃釘
小美二號上黃釘

我們放下魚餌。

忽然,龍哥一手拿著魚絲,一手拿起撈箕,一條斤半的白花魚就這樣上水了。

「龍哥又變魔術啊!唔,龍哥你一定是預先藏起條魚的!」頑童打趣說。

我們都不敢怠慢,更努力作釣。

不久,龍哥再轉位,到了一個更靜的內灣。

放下魚餌不久,感到有不尋常的魚訊。

「卡卡,卡!」美兒告訴我,抽竿啦!

美兒跟魚較力時,卸力較具優勢。一條長十一吋,重約十一兩的黃釘很快上水了!

「美兒,做得好!」這枝竿,潛力甚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