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篇:大潭筏狂

日期:2014-09-13,農曆八月二十,星期六
地點:大潭港
開始時間:08:15
結束時間:12:45

漂亮的大潭
漂亮的大潭

今早,我們兵分兩路。

大師,處長,和揪哥出戰南水的散團;而筏狂,莊臣,我和另一位釣友出戰大潭港。

「希望毒王今天不要給我拍照,日記用細陳這個名就好了。」這位釣友說。

好啦,細陳。

好一陣子沒有來大潭了;大潭依舊漂亮,不覺歲月的痕跡。

筏狂跟莊臣是老拍檔,合作划一艇。

「細陳,如果累了就讓我划啊!」我說。

雖如是說,但想著細陳應該比我年輕二十年,除非去「大紅泡」吧,否則「老釣點」呀,「立位」呀那麼近的地點對他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吧?(註一)

不多久,只見筏狂莊臣的艇已划得老遠了!可能因為常來大潭,已練成一手好艇技!

細陳和我的艇則在「立位」附近停下。

今天帶來的魚餌不多:三十元的街市急凍赤米,且已分了大半給筏狂。

「美兒」今天是第二次出海。縛上蝦仁之後,放下魚絲。

這時開始漲潮,水不到十呎深。

「卡卡,卡!」忽然,有魚訊,而且頗強烈。

「美兒」雖然比「誓不」敏感,但抽竿時「誓不」因為較硬故反而更直接。所以除非對魚訊很有把握,否則不敢「輕舉妄動」。

於是輕輕把餌稍微收一收。這時,對手似乎甚不高興,忽地猛烈追擊!

一度強勁的拉力自竿尖突然傳來。

「抽竿啦!」美兒說。

一抽之下,竟然中魚,只見竿身彎得相當厲害!

絞回魚絲時,竟也有幾手絞不到。

小紅杉
小紅杉

這時,唯有握住美兒,小心地就著魚,然後再回絲。

細陳在旁看著,對手終於現身了!

「嘩!好大條油追呀!」天啊,竟有手臂那樣粗,至少兩呎半長的油追上水了。

「噢,油追!」看到這傢伙的一刻,我竟猶疑:一來不喜歡這種魚,二來讓牠上了船的話甚難制伏。

說時遲,那時快,細陳拿著船槳,對著油追……

「啪!」一聲巨響,魚絲竟被擊斷,油追也被送回大海去,拍照也來不及。

「美兒好勇敢,竟可應付這條起碼斤半的東西!」我想。

 

「油追超好吃!」佐治看到我們在群組發出的訊息後說。

佐治是舊同事,也曾跟頑童和揪哥共事,最近才加入「金美爆釣團」的Whatsapp群組。

「佐治,下次上到送給你,你要嗎?」我問。

「Patrick,要呀!」好的,我記著了。

之後,轉了幾次位也沒有甚麼收穫。在最後半個小時,在最篤的古井附近,細陳上了三條手板大的黃腳立,不過也放流了。

細陳的小黃腳
細陳的小黃腳

下午一點,細陳和我先行回程。在路上,我們都留意著戰況……

「剛才不用餌上了條泥猛,現在只釣剩兩隻蝦餌,釣完就走。」仍在大潭的筏狂發出訊息。

「CP!」在另一邊廂,在南水散團作業的處長發出訊息,似乎釣況不太好。

「Oh No!」忽然,夢人發出訊息,再看,原來有突發新聞!

「最後一口餌,山吹老師中了條斤二三的橙點芝麻!」筏狂說。(註二)

原來,筏狂最後的一隻蝦餌竟中了條大芝麻!

「Well done!」夢人說,「這就是釣魚吸引我的地方。」

「好波!」白Sir呼應。

「勁!真是街市食用裝!這麼大條我在大潭也未上過!」頑童說。

「好想現在就去大潭!」獅王說。(獅王,本稱手絲王,最近說改綽號。)

後來,筏狂回家,證實條芝麻重斤半。

至於南水分隊,約在下午四時半回程,揪哥說釣到十多條小沙立。

「今天真是遊船河!」處長說。

「非常惡劣!」大師說。

「這一局大潭勝!」白Sir說。

「大潭筏狂(註三),果然名不虛傳!」毒王在想。

 

註一:見釣魚篇7之:晚黃大潭釣
註二:「山吹老師」是筏狂其中一枝竿的名字。
註三:見釣魚篇68之:各派現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