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篇124之:午捕晚嘗

日期:2014-09-20,農曆八月廿七,星期六
地點:西貢橋咀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筏狂的紅魚
筏狂的紅魚

最近「金美爆釣團」的Whatsapp群組增至20人,釣局也愈來愈多。每個人都可以是搞手,只要說出一個日期,有兩三人有反應的話,一個釣局就湊成了。

今天獅王,筏狂和我出戰西貢(東水),而頑童,莊臣和白Sir則出戰大潭(南水)。

天氣極好,我們在第一釣點停下。

船比以往更靠近岸,看著浪拍擊出浪花,寫意非常。

「你枝新竿叫甚麼名字?」我看著筏狂手中的竿。

「飛龍,是Daiwa的,這型號已出了很久。」筏狂笑著說,並展示竿上印著「飛龍」兩個字。

釣了一段時間,龍哥正準備轉位時,恰巧有水警經過要查牌照。

「這裡有魚釣嗎?」年輕的水警哥兒問。

「時有一些,但不多。」我說,這種答案雖有些敷衍,不過相信對方也只是想緩和氣氛吧。

大概十分鐘左右,查牌手續完成了,我們繼續前行。

飛龍筏竿
飛龍筏竿

第二個釣點,水比較深,流也比較大。

我換上了3號的子彈鉛,在其上縛個分鉤,再放下餌。

忽然,魚訊來了,我握著美兒順勢一抽,感到中魚!

絞上來的時候,有一度飄忽的力對抗著。

上水,是一條細鱗,體形不大,約七兩左右。

「是細細。」我說,即是細條的細鱗。

幾分鐘後,筏狂中魚,是一條手板沙立。

之後,海底只有小魚,龍哥決定轉位。

「龍怒吼,直奔向……龜島!」在強力的引擊聲中,我緊握手機,向群組報導。

船停下,我換上兩粒較輕的鉛,每粒10克。

「卡卡!」不久,海底有魚吃餌,一抽之下,竟也力度不弱。

上水是一條火點。

火點出現之後,「飛龍」的潛力開始被激發了!很快地,筏狂上了一條手板黑沙。

龍哥看到這情況,再也按捺不住了,於是使出龍抓手第七式之:「突魚其來」!

一條斤頭黑沙就這樣被抓了上水!

不到十分鐘,「飛龍」又有動靜;筏狂絞了一會之後,一條漂亮的黃尾池現身了。

「如果有多幾條就好了!」我說。池魚,簡簡單單地煎香了是非常可口的。

水底的魚訊頗豐富。

「好重啊!」獅王說,只見她小心地一手手拉起魚絲。

「哎呀,鬆了!」眼看著獅王拉了幾手後,忽然嘆氣說。

這種情況旁人看著也感可惜。

「又有魚啦,快抽!」不久,美兒發出訊號,於是我快快抽竿。

一抽之下,感覺到那條魚頗有旺盛的精力!

毒王的GT
毒王的GT

「是GT!」魚上水時,筏狂跟我說,GT,即是牛廣,樣子有點像倉魚。這條GT相對較細小。筏狂說,南油的GT可以有一個人那麼高。

不久,「飛龍」又吼叫了,上水是一條芝麻斑,大約五兩。

魚訊停下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時二十分。

龍哥再轉位,到了滘西洲附近,遠望「定海神針」。

船停下不久,筏狂已有異樣,不,是飛龍有異樣才是!

只見飛龍大彎,筏狂站起來,小心地控著竿;這時,我悄悄地拿起撈箕,走到船頭。

魚漸漸現身,「天啊!好漂亮啊!」看到魚時那一刻相當興奮。

撈起的是一條一斤四兩的紅魚!

拍照時,筏狂笑得相當燦爛,那條紅魚看上去像有兩斤。

20分鐘後,獅王又有動靜。只見她一手手拉起筆直的魚絲……

上水的是一條一斤二兩的大黑沙!

「獅王厲害呀!」處長發訊。

「那麼就今晚權記,八點!」頑童在大潭傳來訊息。

忽然,龍抓手又按捺不住,再度發威,使出第十式「雙龍取魚」,冷不提防地又捕了一條斤頭紅魚上船!

「龍哥真是複製高手!你釣到甚麼,他也釣一條一樣的給你。」我說,對於龍抓手的厲害,我無話可說。

獅王和斤頭黑沙
獅王和斤頭黑沙

在上岸之前,「飛龍」再為筏狂進賬了一條良形白立和黑沙,為今天東水劃上一個美好的句號。

晚上,南水的戰士們跟東水的戰士們在西環市政大樓的熟食檔「權記」集合。

豉油王煎封黑沙
豉油王煎封黑沙

南水戰士們貢獻了兩斤的魚做海鮮湯,這兩斤裡有黃釘,沙立,釘公,牛鰍,骨鱔等各種魚類,美味非常。

東水戰士們貢獻了一條紅魚和一條黑沙。紅魚清蒸;至於黑沙……

「豉油王煎封啦!」獅王說。

在海魚渴求的年代,這晚我們竟吃著香港不同水域的海產,而且午捕晚嘗。

想起來也是另一種奢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