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篇125之:火石腳踪

日期:2014-09-27,農曆九月初四,星期六
地點:西貢橫洲,火石洲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6:30

筏狂
筏狂

「筏狂,這是鐵人;鐵人,這是筏狂。」我說。

早上八時,在西貢的茶餐廳,兩位釣友第一次碰頭。鐵人有多年磯釣經驗,和筏狂必有一番交流。

「先生,你吃甚麼?」侍應迅速地走過來落單。

「豬扒米粉啦。」筏狂說。

「我也要豬扒米粉。」鐵人說。

原本想點三文治,但看到兩位身型甚佳的釣友也點了這個餐……

「我……,也要豬扒米粉!」我說。

在碼頭上了根叔的艇,直出甕缸群島。

跟鐵人說著這個超級火山的遺址,看著那些古樸的柱狀石,跟筏狂偶爾微笑,打個眼神。

橫洲,我們又來了。

船家在甕缸不記得那個位置試了一會,發覺沒有魚訊之後,便轉位到了橫洲的東北面。

「這個位置跟龍哥帶我們來的一樣!」心想。

記憶所及,這次是第四次出甕缸尋寶。對我來說,這個地點神秘極了,天知道這個超級火山裡藏著甚麼巨物?

不久,筏狂首先中魚,上水是一條石釘。

「卡!」我好像有魚訊,但感覺頗弱;上水原來也是一條石釘,不過是超小的。

「再見了!」把牠交回大海。

橫洲西南
橫洲西南

 

根叔把位置調教了好幾次,魚訊仍是很少。

「沒有魚我們就轉位啦!」根叔輕鬆地說。

於是拐了個彎,在橫洲的西南面近岸處停下。

看著橫洲的另一面,我簡直呆了。

「是高清啊!」我說。其實真是廢話,「高清」即是電子化了的解像度,跟眼球看到的「原像」無可比。

忽然,鐵人中魚!

鐵人和大白頸
鐵人和大白頸

「好漂亮啊!是甚麼魚?」鐵人拿著顏色鮮豔的魚說。

「是白頸,有釣魚手冊稱為白頸鹿。」我說。

不久,鐵人又中魚,是一條手板沙立。

白頸似乎掀開了黃金時段的序幕。

我立即把釣組改成「天地鉤」,用20克鉛,繼續作戰。

「卡卡!」美兒說有魚,一抽之下,一條手板沙立上水了。

美兒似乎開始熱身了。

「卡卡!」再放下餌不久,又有魚訊。

經驗告訴我,用分鉤對船竿來說比較易釣上立魚,因為其子線在鉛之上,較不受鉛重量的阻力。

另一條手板沙立又現身了。

「卡卡!」魚訊實在豐富極,我們都精神起來。

上水是一條白頸。

「卡卡,卡!」忽然又有一個魚訊,而且比較重。

美兒立即還擊,上水有些重,是……

油追
油追

一條體形不大的油追。我嘗試著解開,可是因為沒有厚身的手套,總是拿牠沒法。

「剪斷條線啦!」不記得是誰說,但的確只能如此了。

「再見啦!」

在這個位置,我們上了不少手板沙立,白頸,和一些石狗呀,梳羅之類的。

有艘中型艇駛過,寫著「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相信是導賞團。

「導賞團都只是經過而已,但我們卻在這裡長駐幾個小時啊!」我說。

喝了幾口蒸餾水,一枝1.5公升裝的大概剩下一半。

鐵人說,不要等到很渴的時候才喝,因為到時細胞已經缺水了。在這炎熱的天氣下,要不停地「補水」,否則很容易中暑。

「咕嘟咕嘟…..」既然專業人士這樣說,就再喝多兩口吧!

未到三點,根叔決定轉位,由橫洲直飛火石洲附近。

停下不久,根叔有魚訊!

「嘩,黃腳立呀!」我們驚歎,這條約八兩重的黃腳立著實漂亮,尤其是背鰭!

「給我釣到大黃腳就好了!」我在想。是的,毒王,想想好了。

在橫洲的時候,「天地鉤」多是「天鉤」掛蝦仁,「地鉤」掛生蝦。可是見到船家上黃腳立之後,又看看錶剩下的時間不多,於是決定兩個鉤都用生蝦作釣。

毒王的黃腳
毒王的黃腳

把餌放到底之後,右手握著美兒,輕輕躍動。

感覺到有魚在試餌。

這種試餌有些少「拖」的感覺,不過很難用言詞表達。

美兒繼續輕輕躍動魚餌,不敢大動作。

「卡卡!」忽然,有個較有力的魚訊!美兒立即還擊。

一抽之下,感到中魚後那種重量!

於是立即回絲!

「啊!怎麼輕了?」魚絲忽然輕了,心頭卻忽然重了,感到不妙。

唯有無奈地回絲,準備再下餌。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可是回了兩手絲後,那種重量感又再回來,而且,美兒突然大彎!

漂亮的海黃腳
漂亮的海黃腳

由於美兒說,不好和對手硬碰,故此唯有暫時不回絲,等幾秒時間,在對方不發力時,再回兩手。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忽然,條魚又發力,美兒又再大彎!

噢,天!和美兒拍檔了幾次,這一次才真正看到美兒的臨場表現!

「美兒」跟「誓不」很不一樣。美兒短身,能彎的長度不多,有時只能以幾乎垂直的角度去接力。

「要不要撈箕啊?」不記得是誰問的,實在問得好!

「啊……要啊!」毒王,為何你每次都是這樣猶疑的呢?

清蒸海黃腳
清蒸海黃腳

撈箕一網而起,「嘩!」原來兩門鉤都中了黃腳立!

「釣到大黃腳不出奇,但兩門鉤都中黃腳才少有啊!」根叔說。

天鉤那條重一斤一兩多,地鉤那條比手板還細。

「卡擦!」鐵人替我拍照後,我把小黃腳放回大海。

「真的釣到大黃腳啊!這次有貨返娘家了!」心想。

不多久,根叔再中了一條約十二兩的黃腳立之後,我們要回程了,尋寶行動唯有終止。

「大概十一月吧,我們或會再來。」毒王在想。

是的,十一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