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篇126之:不准點火

日期:2014-10-03,農曆九月初十,星期五
地點:昂船洲,西九龍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6:30

昂船夜景
昂船夜景,莊臣身影

原來昂船洲的英文名稱是Stonecutters Island。

維基說,昂船洲原本是一個島,島上住著硫冠鳳頭鸚鵡,多種蛇類如金腳帶,眼鏡蛇,和青竹蛇等;「蛇島」常有黑鳶在島上盤旋,相信是想找蛇開餐吧?

不過那是許多年以前的事了。

後來,這個島被用作存放火藥,而且聘請印度錫克教的人看守,因為傳統上他們不煙不酒,這一點對管理這類危險物品極之重要。

「筏狂,有沒有魚訊?」我問。這晚我們又來到昂船洲一帶。

「沒有啊。」筏狂說。這晚我們全用手絲,包括莊臣和獅王。

「條梳羅很大啊!」不久,獅王上了一條梳羅。

ICC泳客
ICC泳客

遠望維港,ICC的外牆,播映著一個泳者由頂層游到底層的動畫。這一晚,在沿岸燈火般的商業大廈的背後,有群眾正為生活,利益,權力,理念,不同層次的訴求而角力。法律和秩序,這一刻卻像舞台劇的配角,在後台等候出場。

「卡卡,卡卡!」忽然間,有東西挑戰我那副8號絲。

8號?是的,32磅拉力而已。

大咬的一刻,立即抽絲!上水是一條六兩的火點。

忽然一陣海風吹過,涼爽非常。

「再過多一個月會非常涼啊!」我說。

毒王的火點
毒王的火點

晚上的釣局,大家都很靜。等了良久,忽見莊臣神情有異。

只見他一手一手地抓起魚絲,一條大約半斤的細鱗輕易地上水了,這條魚銀中暗帶紫色。

「莊臣,你可以收工啦,你說只需要一條魚說夠了。」我笑著說。(見釣魚篇111之:給我一條魚

不過這兩條魚出現之後,就沒有甚麼魚訊。

新光顧的艇家不走遠,也不常轉位,不過也終於起動了。

到了西九龍文化中心一帶。這個釣點可以看到整個西九龍文化中心的地盤。

我們再放下魚餌,但魚訊仍是不多。

忽然,莊臣又中魚,上水是一條火點,也是約六兩。

然後整個海的魚又躲起來了。

十一點半左右,有水警靠近船隻,準備查証。

「發生甚麼事?」船家忽然加速,讓我們嚇了一跳!但最後都在水警輪前面不遠處停下。

我們紛紛交出身份証,放在船家的防水袋,再用撈箕搋給水警。

「原來撈箕另有用途。」我想。

上岸後,我們到佐敦的翠華開檢討會。莊臣和我點了「紫菜四寶」。

莊臣的細鱗
莊臣的細鱗

這一局,巨物仍未出現,我的8號絲也未能發揮功效。

不過我們也加增了點滴夜釣經驗,即使遇到不合意的船家。

「下次我們四個,找另一個船家,再來一局!」

想著更好下一局,這個晚上,我們這「手絲四人組」(簡稱C4),就這樣約定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