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篇:馴鯊記

日期:2014-10-04,農曆九月十一,星期六
地點:馬灣一帶
開始時間:14:00
結束時間:18:00

深井碼頭的泥鯭釣客
深井碼頭的泥鯭釣客

在深井碼頭看著師兄們在釣泥鯭。釣組是量度準確的浮波,然後下面一個餌鉤,再在底下加一個八爪鉤。海風偶而夾雜一陣陣腥臭氣味,相信是那些爛鯖魚肉作的餌吧?

上船後,船家直出馬灣北面。

約了老表們吃晚飯,曦,頤,和我決定先來一個釣局。

「我知道有一個釣點有好多魚,而且不難捕捉的……」那個不參加釣局,又多多主意的Chung在Whatsapp發出訊息。

「有這樣一個地方嗎?」我邊讀邊想。

「就是…..元朗街市!」Chung說。

哈哈!真是好一個「釣點」!

我們都放下魚餌。

「昂然踏著前路去,追趕理想旅途上……」忽然傳來響亮的歌聲,像是一部古舊但上佳的收音機播出來的。

「聲音好漂亮啊!難道船家最近安裝了音響器材?」我在想。

「人是各有各理想,奔向目標不退讓…..」真的太好聽了,而且終於忍不住望再後面。

「是藍牙的擴音機啊,幾好聲的。」曦說。

曦比我年輕大概十年吧,但揀的「金曲」,都是大家「那個年代」的,非常順耳。

忽然,曦有魚訊,上水是一條䱛。

不知道甚麼原因,最近有些懷念南水,尤其懷念在「不省油的艇」那種悠閒,那種「校園」感覺。在南水,常常釣到䱛,在雙四門,更有很多紅杉。

釣了一會,船家轉位。

前面是汲水門大橋啦
前面是汲水門大橋啦

「前面就是汲水門大橋啦。」我對老表們說。

這裡水流大。我的釣組是中通鉛直出鉛頭鉤。

「卡卡。」水底下傳來魚訊,美兒提高警覺。

「卡卡卡!」抽竿!上水是一條手板沙立。

這個釣點似乎頗有些作為。

「卡卡。」再放下魚餌不久,又開始有些魚訊。

這條魚好像不怎愛追擊,於是美兒輕輕抖動。

「卡卡。」又來了,美兒再抖動一下。

「卡卡卡卡!」明顯的食餌訊號出現了!

「抽竿啦!」美兒忍不著開口了。

一抽之下,感到中魚!回絲的時候,卻感受不到太大的掙扎。

「嘩!鯊魚!」上水的一刻,教人相當意外,而且震撼!

真的是鯊魚!

成年九間鯊
成年九間鯊

這條鯊魚有兩呎長,口部不大。上水前不大掙扎,但上水後卻不停掙扎,而且非常有力。船家立即走過來,幫忙握著魚身,好讓我解鉤。解鉤的時候,留意到牠的咀旁有觸鬚。

擾嚷了一輪,把牠安頓在生倉後,再繼續作釣。

「美兒,你真厲害,連鯊魚也釣到!今晚的日記會有大新聞了!」

「噢!鯊魚?毒王好波!是否很有Feel?」處長傳訊。

其實”Feel”不是想像中大。

「狗尾鯊?」細陳說。

美兒這時候,卻似乎感到水底又有異樣。

有種不急於吃餌的「懶」魚訊又來了。

「卡卡。」

「卡卡。」

「卡卡卡卡!抽啦!」一抽之下,又中!這次上水較有掙扎感。

「是甚麼魚?不會又是鯊魚吧?」我在想。

絞呀,絞呀……上水了!

「天啊!又是鯊魚!」今天真是大新聞之極了!竟然連釣兩條鯊魚!

九間幼鯊
九間幼鯊

這一條比之前那條花紋更明顯,也更漂亮,不過身型也小一點,但也超過一呎。

「第二條又來了!」我立即在群組報訊。

「塊皮像沙紙嗎?」揪哥問。

摸摸魚身,真的有種幼沙紙的感覺。

「是掃鯊行動。」處長說。

說得妙,真的是掃鯊行動。

回程的時候,還是決定不帶走鯊魚,留下了在生倉給船家。

回家後,查找網上資料和圖片,方知道這兩條鯊魚其實是同一品種,叫做「點紋斑竹鯊」或者「褐帶竹鯊」,(英文俗名Brown-banded bamboo shark),中文俗稱「九間鯊」,又有人稱「狗尾鯊」。網上說,成年的九間鯊斑紋會漸退。

「今天的魚我在海洋公園見過,譬如毒王的鯊魚。」處長傳訊。

「唔,這些魚還是留在海裡好了,下次不要給我再釣到。」毒王在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