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篇:衛星站的守護者

日期:2014-10-11,農曆九月十八,星期六
地點:大潭,蒲台,狗䠋一帶
開始時間:08:30
結束時間:17:00

衛星站腳下
衛星站腳下

「很久沒有見面了!」師兄見面就說。上了「不省油的艇」,又重遇「同班同學」。

「是啊!近來多釣些甚麼?」我問。

「近來魚少。上星期每人只有斤多雜魚。」師兄說。

坐在船頭,放好冰箱,看著船慢慢退後。

「今天比平常少人。平常有二十多人,今天只有十五個。」師兄說。

「甚麼原因呢?」

「大概是因為佔中吧?有些住九龍甚至新界的師兄回程可能要兩三個小時,時間太長了。」師兄說。

心裡算了一下,少了起碼三成的生意額,希望這情況不要持續太久就好了。

「這套東西真的不錯!35元物有所值。」忽然聽到船家跟一位釣船側的師兄說。

加分的工具盒
加分的工具盒

於是走過去湊熱鬧,原來在討論師兄的釣具盒。

「是啊,右面可放鉛,左面的小圓盒可放鉤。」我說。

「在家用品店買的,更可放入剪刀,下雨也不怕弄濕鉤。」師兄也忍不住「讚花香」。

「連校長也讚,真是要加分啊!」我笑說。

「哈哈,要加分,加分!」船家滿面笑容地說。

船在大潭外海停下。這個釣點,有人叫做「大排」。

「美兒」第一次跟我上船家馬生的艇,一切都顯得很新奇。今天船上有不少是用竿的師兄,特別有一種親切感。

「放餌!」船家說。

用了70克的中通鉛,縛了個「天地鉤」,放下魚餌。

魚訊不多。

「卡!」美兒感到有些不對勁,因為水很深,對水底的感覺跟在西貢和馬灣都不同。

原來這個「卡」是卡住了石,掛底了!

用力拉了幾下,終於拉斷了。

「Bye bye!」美兒跟鉛和鉤說再見。

船家調整位置,師兄們再下餌。

在縛鉤的時候,忽然聽到船頭嘩然,原來有師兄中了一條斤多的青斑。

「卡卡!」久違了的魚訊又來了。

只見美兒略微點頭,示意可抽竿。

上水是一條䱛仔。

整體魚訊不多,船家決定轉戰蒲台。因為掛底次數頗多,決定轉用輕一點的鉛,大約35克。

「放餌!」船家在蒲台和螺洲中間停下,這個位置比大潭更深水。

可是差不多一個小時過去了,雖然船家已經很落力在蒲台沿岸試位,但仍然沒有甚麼魚訊。

我嘗試把竿垂直,好像日本那種甚麼「超前打」的釣法,其實我只是想儘量捕捉輕微魚訊。

「卡!」美兒告訴我,又有魚訊了。

「香港岸釣指南」說,有時竿尖的魚訊不明顯,不能確定魚是否已大口咬著魚餌,就要採用「寧遲勿早」的原則…

「卡!」我又等。

「卡卡卡!」抽竿!感到中魚!

馬友郎
馬友郎

上水,是一條馬友郎。

中午時份,船家轉位到狗䠋洲時,我打開膠袋,拿出茶餐廳買來的腸仔包吃。

看著海,感覺一下生命的美好,想著下一刻會否有大魚來臨。

在同一條船上,總有人會釣到大魚。看到別人的大魚,能夠替別人高興,沒有一點兒妒忌的話,也是一種修為。

「放餌……」船家說。

不過狗䠋洲今天很靜,一點魚訊也沒有。

下午時份,船家回到大潭,看到附近好多帆船。

大潭外海的帆船
大潭外海的帆船

看著船跟衛星站愈來愈近。

是的,這次船家竟然在衛星站的崖壁下停下!

「從來未試過如此靠近衛星站!」心想。想起米哥在青衣教釣火點的「魔法」,立刻向崖壁拋出魚絲……

「卡卡!卡!」忽然有魚訊,而且漸強。

抽竿!美兒感到有些份量。

上水,是一條兩呎長的魚,白色,咀巴像號角!

馬鞭魚
馬鞭魚

「是馬鞭魚!」師兄說。

對馬鞭魚不抗拒,因為其外貌不像油追那樣兇悍; 不過太長,放不下水桶,唯有立即放入冰箱。

之後,再放下魚餌。

「卡卡!卡!」忽然又有魚訊,而且頗強。

可惜這次抽不中,走了。

「馬鞭多一對,」夢人來訊,「因我在淺水釣過一次,另一條一直徘徊附近。」

維基網站說,馬鞭魚英文是Trumpet Fish,因為這種魚的咀長得特別長,像枝號角,專門吸食海草裡的小魚。

「這種吹著號角的魚,可會是衛星站的守護者?」毒王在想,腦海裡出現一座堡壘,城牆站著士兵。有些拿著劍,有些舉起號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