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篇:雙筏大戰龍抓手

日期:2014-11-08,農曆閏九月十六,星期六
地點:西貢橋咀一帶
開始時間:12:30
結束時間:18:30

毒王的螃蟹
毒王的螃蟹

自從兩年多前被內子吊銷了單獨海釣的牌照之後,便開始廣結釣友。發展至今時今日,毒王的釣局已經排滿了兩個月。

「我今次會帶筏仔。」九月的時候,阿力說。阿力,英文名Eric,因為姓蘇,毒王稱他為「力蘇」,因為覺得讀起來順口,響亮。(見釣魚篇121之:小美二號)跟阿力是第二次出海。

「好!以筏會友。」筏狂說。

「不過你要教一教我啊!」阿力謙遜說。

「不敢當!大家切磋一下,我的筏技普普通通而已。」筏狂也是謙遜地答。

這一局「雙筏記」就這樣定了下來。

「今天我要跟兩位筏大哥學習了。」美兒說。美兒是一枝小船竿,竿頭相對較硬,跟筏竿那種幼且靈敏的特性不同。

「筏竿,船竿,和龍抓手比試會是如何?」毒王在想。

天下起微雨。立冬之後,清爽的感覺之中,隱隱帶些寒冷。

龍哥的艇直出水警總部的近岸處。

放下餌之後,美兒感到有些怪魚訊。

「那個傢伙,拖拖拉拉,但又不肯吃餌啊!」美兒有點不高興地向我投訴。

於是,我決定等待再有些微動靜時抽竿一試。

「卡。」有些少動靜了,抽竿!

上水只感到有些少重量,原來是一隻螃蟹!

雨愈來愈大。我立刻披上雨衣。

龍哥決定轉位,直出「龜島」。

「毒王和我有次跟龍哥在這個釣點上了許多斤頭大魚……」筏狂跟阿力說。

是的,那是我們常常談起,在本年初非常奇妙的一局。(見釣魚篇88之:龜島傳奇。)

這時,水底下有些少魚訊,但相當精口。

忽然,龍哥使出龍抓手第七式之「突魚其來」!這一式的特別之處,就是在你想不到會有魚的時候,能夠變出一條大魚!

龍哥的石蚌
龍哥的石蚌

只見,一條鮮黃色的斤頭魚立即被請了上水!

「嘩!是石蚌啊!」是的,石蚌的魚體近後上方有一明顯的白點。魚上水後,不停地擺動尾巴。

很快地,阿力的筏竿也動起來了!

上水,是一條約六兩的連尖。這種連尖,龍哥稱為「泥黃」。

「連尖終於出現了! 」心想。第一次釣到連尖,正是上年的同月同日。那天的連尖比今天的大一倍。

「轉釣組吧! 」心想。看到「龍派」和「筏派」都已經上不錯的魚,也想快點有魚上。於是在原本波子壓底的釣組縛個分鉤。然後再次放下魚絲。

連尖出現了
連尖出現了

「卡!卡卡! 」水底下出現不尋常的魚訊。

「抽竿啦!」美兒說。一抽之下,感到對手相當飄忽。

上水,是一條約五兩的火點,怪不得。

不久,龍哥又使出第十式「雙龍取魚」,這一式的奧妙之處,就是你釣到甚麼,他也釣一條一樣的上來,湊齊一雙,而且許多時比你的那條更大。

果然,一條標緻的火點又上水了。

這時,筏狂的絞好像出了狀況。

「筏狂,你有帶多隻絞嗎?」我問。

「有,很多絞!」筏狂說著,並且開始換絞。看來,筏狂這局的確準備充足。

不久,筏狂中魚,上水是沙立一條。雖然體形不大,總算打破僵局。

「卡卡!」魚訊突襲!美兒捕捉這黃金一刻,立即還擊。

上水是一條連尖,跟阿力那條差不多。

「好極了!」心想。不過結終希望碰上斤頭的。

之後,魚訊漸稀,龍哥轉位,到了滘西洲附近。

「上次就在這釣點上到紅魚!」筏狂說。

「是啊,我也在這個釣點上過青斑!」我說。

其實這個釣點平平無奇,只是一個平靜的內灣,真的「看不出」有甚麼特別。

「這裡是重慶大廈。」龍哥幽默地接著說。

即是說,這裡甚麼魚也有!

我們立即專心工作。

不久,阿力的竿彎得厲害,只見阿力小心翼翼地起魚。

上水,竟然是一條近斤頭的白立,立魚的體形是相當好看的!

阿力的白立
阿力的白立

龍哥見狀,再使出「雙龍取魚」,不過這次上水卻是一條半斤左右的黑沙立。但這一招已經教兩枝筏竿暗暗吃驚,美兒更顯得相當佩服。

之後,龍哥和筏狂各自上了些池魚之後,便決定轉位,去龍哥稱為「高速公路」的鹽田梓附近。可是由於太大流,龍哥再轉位。

船在斬竹灣內停下。

這個內灣相當溫暖,比任何釣點都要平靜。

「噢,噢,有魚訊!」筏狂下餌不久,便叫著。

這時,看到他那枝「黑武士限定」彎得非常自然,而且弧度相當大!

在這個釣場,筏竿開始表現出顯著的優勢!

忽然,筏狂一抽,一條手板黃腳立便被請上水了!

「噢,又有魚訊!」筏狂再放下魚絲不久後說。

筏狂再抽,一條手板火點又給捕上了。

阿力的筏竿也不甘示弱,很快也釣上了一條良型三鬚。

「毒王,為什麼兩位筏大哥有魚訊,我沒有啊?」美兒問我。

生倉內的景象
生倉內的景象

「或者因為鉛太重,絲太粗,加上其他因素讓魚感到頂口吧?」我告訴美兒。之後,動手改釣組,換上更輕的鉛,並且把蝦剪成細顆的蝦仁。

「卡卡。」果然,魚訊開始來了,不過只是輕輕碰觸,仍不整口餌吞下,精口非常。

「好了,玩夠了,這裡的魚太細,我們出外面去。」龍哥說。

原來斬竹灣是我們的「練習場」,讓我們再拾「釣感」。

之後,到了Outward Bound。這裡永遠是龍哥的摯愛。

筏狂的細鱗
筏狂的細鱗

「這個釣點,我曾經被一條大魚扯斷我的16磅絲!」我說。

權記
權記

「這個釣點嗎,高生是最有印象的了。」龍哥幽默地說。

龍哥所說的「最有印象」,相信是指小美那次事件。

這時,17號水警輪駛過來,龍哥乖乖交出証件讓他們檢查。大約十分鐘後,水警便離去了。

很奇怪,水警離去之後,海底的魚訊忽然豐富起來。

不久,筏狂中魚,只見他絞著絞著……

上水是一條八兩細鱗!

晚上,白Sir,頑童,夢人,筏狂和我在西環士美菲路市政街市的權記吃飯。

石蚌是清蒸的,黑沙立必定是豉油王煎封的。

「這次釣局,筏派是亞軍。」我說。

至於冠軍,自然是那套出神入化的龍抓手啦。

(後記:權記的價錢相宜,服務殷勤,實值一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