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篇:亢龍有悔

日期:2014-11-14,農曆閏九月廿二,星期五
地點:青衣一帶
開始時間:19:00
結束時間:00:00

日期:2014-11-15,農曆閏九月廿三,星期六
地點:西貢橋咀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昂船洲大橋之下
昂船洲大橋之下

昨晚的釣局,好像發了一場夢。

早上起床,已經是九點半了。立即跳下床梳洗。

「十點出門口的話,應該趕得及十點半在九龍塘站會合丹尼和阿超吧。」心想。丹尼和阿超都是我在現時H銀行工作的同事。

十時左右出門,跳上毒王號。

「連續趕兩場釣局,第一局的日記未開始寫,第二局又來了。」心想。是有些苦惱,因為釣局之後的日記工作,是一種思考沈澱,也是另一種享受過程。太倉卒的話,怕忘記了細節。

昨晚去了那裡?

***

「米哥,你架新船去過幾遠?」我問。是第二次上米哥艇了。

「65海浬,凌晨三點出發,行三個半鐘。」米哥說。

米哥的新船二百幾匹,非常之靜。不多久,我們已經在青衣油庫附近。

這幾天氣溫驟降,是釣不到魚的最佳藉口。

「儘量向樁柱拋過去。」到了油庫碼頭底時,米哥說。

四週漆黑,筏狂,獅王,莊臣,奧廚(原名Odin,廚師,日記內尊稱為「奧廚」)和我立即鉤上蝦拋出……

***

「早晨呀,丹尼,阿超。大家都很準時啊!」今早十點半準時在集合地點接了戰友。

「去玩一定準時的。」丹尼笑說。丹尼在H公司工作多年,非常資深。我因為「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常常得到丹尼的指點,著實感激。

阿超比丹尼和我都年青得多,一路上,我們都開懷大笑,証明我們仍擁有年青的心。

***

樁柱下沒有動靜。米哥轉位。船停下不久,米哥的魚絲忽然直了。

「是大尤魚。」米哥說。這時,米哥小心地就著魚。

「噢,走了。」忽然,米哥說。

釣魚總有意外。

等了一會,船頭的筏狂又有動靜。

***

「如果看到有五個人被縳在一起,附近有一個陌生人,你只要選擇犧牲他,就可以救這五人的話,你會怎樣做?」在龍哥的船上,丹尼問。

「我當然不會犧牲那陌生人啦,況且我怎知道那五個人為什麼會被縛呢?」阿超答。

「如果這五個人是你的父母和妻兒呢?」丹尼再問。

「唔,即使是道德標準極高的人,碰到這種處境時也會想一想吧?這是人性,談何容易。」我說。

***

筏狂的手絲,被拉直了。筏狂就魚的手法,有點像……

是的,像在用筏竿!

不多久,一條半斤的細鱗上水了!

這晚的生倉
這晚的生倉

之後,米哥轉位,到了昂船洲大橋之下。

***

龍哥直出滘西洲,然後在「重慶大慶」門口停下。(見釣魚篇130之:雙筏大戰龍抓手

「今天的天氣實在好極了!」我說。晴空沒有雲,水清,浪不大。

我們都放下魚絲。

「嘩!好多魚!」忽然間,海面跳出幾百條手板大的魚,一時在船的左面出現,一時又在右面出現,蔚為奇觀。

「美兒,怒吼!」看到這情境,相信必有大魚在附近。於是把竿一揮,儘量讓魚絲拋出遠些,再拉回來,希望引到大魚注意。

這時,龍哥的姿態似有點異樣。

美好的藍天
美好的藍天

「這條好大!」龍哥靜靜地說。這句說話,跟龍哥出海以來,還是頭一次聽到。

龍哥手執一副2號絲,只有8磅的拉力。只見龍哥手微曲,似乎暗中發出一些陰力,一方面不讓對手的強勢弄斷魚絲,另一方面卻不能讓對手愈扯愈遠。這一招式,應該是……

對了,就是龍抓手的第一式,「亢龍有悔」!

「亢龍有悔」的妙處,在於力去到將盡時便收回,「有悔」就是關鍵。

慢慢地,對手現身了。第一眼看上去,好像是一條超過三呎長的鯊魚。

我拿著直徑兩呎的大撈箕,準備著。

「這條有十幾斤!」龍哥說。

當魚已接近水面時,我們都看得很清楚,是一條懞仔魚!

「撈啦!」龍哥說。

當撈箕放下水時,懞仔忽然發力…..

「唉,走了啦!」龍哥失望地說。「應該對著牠的頭撈啊!」

就這樣,一條在西貢內灣極少踫到,南油級數的魚,就在我的手中,溜走了!

***

昂船洲大橋之下,感覺份外冷清。我們放下魚絲良久,也沒有甚麼動靜,米哥唯有再轉位。

「去這個位有很多人都會罵我的。」米哥說。

船在大角咀潤發碼頭附近停下。

這晚除了筏狂之外,都沒有一條「像樣」的魚。

忽然,莊臣有動靜了,只見他的魚絲筆直!

拉呀拉,不一會,一條呎長的牛鰍被請了上水!

莊臣,做得好!

大約午夜十二點,我們上岸了。這夜,我們仍未碰到傳說中的怪獸。

***

「今晚我一定睡不著覺了,走了這條南油級的魚!」我說,實在不知再說些甚麼好。

「這種魚好吃嗎?」不記得是丹尼還是阿超問。

「當然好吃啦!愈大條愈好吃,而且有一種香味!這種魚去到六十斤都有!這條魚啊,三圍桌也吃不完。」龍哥說。

維基說,懞仔屬海鱺科,英文Cobia。成年魚可達68公斤。

「唉,連相片也拍不到!」我說。想到在「毒王的日記」只能用文字記載,非常嘆息。

回程的時候,有兩條手板大的黃腳,和一條九吋的芝麻斑,與及幾條再小一點的魚仔,給了阿超跟他的朋友共享。

「1122還有機會啊,毒王!我們和鐵人誓要起幾條大物!」筏狂傳來短訊。

「下次帶我出擊吧,毒王!」誓不低頭說。

大約午夜十二點,我已入睡了。這天,我竟在沒有想過的地點,和傳說中的怪獸,

擦身而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