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篇:隱墨之谷

日期:2014-11-22,農曆十月初一,星期六
地點:西貢大頭洲一帶
開始時間:12:00
結束時間:18:00

16號
16號

「筏狂,你想坐那個位置?」上船的時候,我問。

「我坐船頭右邊啦。」筏狂說。

「我想坐後面,因為未試過。」鐵人說。

坐在船頭,感受著一年之中最舒適的天氣。

「今天我充滿信心。」我說。天知道有甚麼巨物在等待我們?

「我也是!甚麼都可以失,就是信心不可失!」筏狂說,並給我看他今天帶來的筏竿:飛龍。

聽筏狂說,竿要跟人合拍才可發揮最大功效;故此,他已把一些不太合拍的竿,例如「黑武士」,割愛給其他師兄。

而我,今天本想帶「誓不低頭」出戰,但想起「美兒」的戰積甚少,應給她多點學習機會……

「卡卡。」今天的水甚清,美兒捕捉魚訊後順勢一抽!

是一條烏絲斑。

在水警基地再沒有甚麼收穫,龍哥把艇頭一轉,直駛向鹽田梓附近的「高速公路」釣點。龍哥曾說,「高速公路」是所有前往內港的魚必經之地,所以魚種十分多。

忽然,飛龍發出警告訊號,竿腰大彎!

只見筏狂立即站起來,全神貫注地應付這個挑戰訊號!

絞了幾十秒鐘之後…..

「啪!」忽然,魚絲斷了。筏狂望著飛龍,有點無奈。

「中魚之後的二三十秒,不要急於站起來,坐著,慢慢控。」龍哥在旁指導著說。

飛龍似乎是一枝吸引大魚的奇兵。

不多久,飛龍又發出警告訊號!

「好像勾到石。」筏狂嘗試用手去拉魚絲,而且肯定是中了條起碼過斤的魚。

可惜,試了不同的方法都無法解脫這個困局,除非找莊臣潛水幫忙啦!

結果斷絲收場。

「毒王,我這次真是信心全失了!」筏狂說。

「這麼快就失去信心?」我說。

很快地,飛龍再度發出訊號!

這次筏狂比之前更小心,而且也沒有站起來。

不消一分鐘,一條半斤的黃腳立上水了。

筏狂的黃腳
筏狂的黃腳

下午三時多,龍艇一聲怒吼,直驅深篤門和大頭洲一帶,在寨邊停下。

這時,16號水警輪自遠處駛來,龍哥見狀,唯有交出艇的牌照和駕駛執照。

「這艏船有多大馬力呀?」我問。水警輪在龍艇旁顯得極高頭大馬。

「七百多匹啦。」水警說。

「在這船上釣魚不知感覺如何?」毒王在想。

水警離去後,水底魚訊豐富起來。

「卡卡!」忽然,美兒收到挑戰訊號。

上水,是一條七吋的連尖。於是再放下魚絲。

「卡卡!」美兒又再收到挑戰訊號。

上水,是一條石崇。哈哈,好順手啊,愈來愈有自信!

毒王的雞泡
毒王的雞泡

當魚訊再度靜下來時,已經距離收隊只有約半小時多些。

這時,龍哥驅艇,駛進一個非常靜的內灣。

這個釣點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裡水不深。

不過,水底的魚訊相當奇怪,不像一般魚的急速索食,而是有規律地拉拉扯扯。

「是墨魚吧!」龍哥說。

忽然,筏狂中魚;而幾乎同一時間,毒王又中魚!

毒王非常忙碌地把魚絞上,美兒感到對手力度不弱。

上水,原來是一條斤頭的,雞泡魚!

噢,天!毒王拍了照後,把雞泡放流。

那邊廂,只見「飛龍」把魚上到水面時,龍抓手拿起撈箕立即一撲!

上水,是一條斤多的大針墨!

筏狂的大針墨
筏狂的大針墨

「終於上到一條大的!我的信心回來了!」筏狂滿面笑容地說。

忽然,龍哥手上的針墨發射暗器!

「唉呀!」一聲慘叫之下,原來鐵人已被墨噴中!

看著墨汁的痕跡,竟然有四呎長。

好有理由相信,這個釣點,隱藏不少巨物。可惜已經六點,要回程了。

當晚,我們會合在將軍澳玩四匹仔的頑童和白Sir,在附近吃晚飯。

「有次看到龍哥用姣蝦釣墨魚!」不記得席間是誰說的。

「姣蝦!」 我忽然好像醒覺了,望著鐵人,「是啊,姣蝦!我們早應帶姣蝦,今天在那釣點便可立即改變策略了!」

「是啊,姣蝦!」鐵人也睜大眼看著我,點頭同意。

***

「下次帶我出擊吧,毒王!」誓不低頭悶悶地說。

「好啦,這個星期六帶你出南水和大師作戰啦!」毒王說。

和毒王最合拍的竿,究竟是那一枝?

Leave a Reply